簡單介紹:
    一段段簡短故事,半連貫的故事,每篇視角人物不盡相同。
    
    角色目前出場,森野明、宮知荻生、上遠原、安藤伊琴

 

 

 

 

  輕盈得……像可以飛得遠遠的。
  
  風吹得好舒服。 

  如此舒緩的風居然喚醒了他的感官──是對這陣子來說。

  拿出所有誠意向公司上層道歉,換來的是觀察期,用這段時期來和前輩和解,就算公司再來不雇用他,他還是要換來前輩的原諒。森野仍然在努力拿毅力去換一句原諒,不得清閒的日子。


  「嗯……今天就放假一下午吧……」
  森野覺得心神疲憊,似乎有某種東西已經乾涸的感覺,這是一種警訊,他也很明白,所以需要的就是暫時拋開一切。

  我難道是勞碌命嗎?為什麼會這樣呢……嗯,不行,我需要放空……森野搖搖頭,繼續清空繁雜的思緒。


  希望輕鬆到像發呆的狀態能持續一段時間,但是閒不下來的腦袋卻不大習慣這種空滯。

  光想到希望能夠發呆,腦內有如被風吹動的玩具風車開始一連串的思維:老是不能休息,不是在想著吉他與音樂,不然就是想待會要幹麻,或是未來大概需要什麼趕快先準備……

  還有,總是在想什麼時候才能夠休息一下。


  裝不了其他事的他因此到了23歲也無法交到一名女朋友,荻生大概已經身經百戰了吧,看起來就是那副樣子。

  要是跟荻生說,他一定會嘲笑他:你這個國寶處男!
  好吧,如果跟原說他大概會淺淺笑一下。


  真要命,難道是長得不體面,又老是不顧形象的怒吼荻生,所以沒人要嗎?
  這可不行,我下次要克制點,荻生雖然欠扁,但是我的面子更重要。

  擔心之餘,森野停止腳步,停在店家擦得發亮的玻璃窗,調起最帥氣的角度,嘴角上揚幾分,然後擺出V的手勢。


  「…………」

  「……」


  然後,他看見玻璃窗映著伊琴愕然的臉。


  「……,我想說這樣打招呼很新鮮。」
  「……,是這樣啊。」

  「……」


  莫慌,這不過是人生的必經道路。森野努力按捺拔腿就跑的窩囊想法。


  「為什麼要照鏡子?你感覺不像會注意那些的人,難道說你要去約會?」伊琴面露惶恐。
  「沒有,呃………我沒有那種對象。」
  「我知道啊,所以你打算去買酒紅色的美麗吉他──我的意思是這樣的。」


  好傷人……!

  他許久沒聽見類似的評論了,印象最深的大概是來自二十歲生日,友人的醉言醉語,『森野明──不是不結婚,是還找不到一把好吉他嫁啦!』


  「要不要去喝個下午茶?」伊琴指著不遠處的一家下午茶店,笑說。
  「我比較想去公園坐一下午。」森野想到還要放空的這件事。

  「你是老人嗎?走啦,我正愁沒人陪我喝下午茶、散散心呢。」

  伊琴說著,就拉著森野進擁有如鏡窗面的店家,隨意找了兩人桌座一坐,相當有格調的翹起腿拿起menu,當服務生過來時她迅速劃上幾撇交給服務生,此舉讓店員愣了半晌才意會過來。

  「啊……呃,請問是兩杯咖啡和一片奶酥吐司嗎?」
  「是,麻煩你了。」

  「妳點餐也太快了吧,都不用問我嗎?」森野不敢置信,目光尾隨服務生的離開。
  「難道我點錯了嗎?」伊琴打趣的問。
  「…………是沒有。」

  伊琴相當高興的笑了幾聲,沒有為她的神算多解釋幾句,森野只好默默揣測可能以往的習性讓她很介懷吧,畢竟有些時候他會不吃她拿到荻生家的東西。

  「你心情不好嗎?」伊琴看向他的臉,直盯著他說話,眼神有些許銳利的光芒,似乎想藉由雙眼看進內心。
  這應該是伊琴的關心方式。

  「工作上有點困境,還熬不過去,就想去放空一下。」
  「嗯……荻生應該才能幫上你的忙吧,對不起啊。」伊琴苦惱地抓著頭髮。

  「妳成功幫我轉移焦點,就幫上我很多忙了,謝謝妳的關心。」森野笑了笑。

  聽完,伊琴才安心地重回笑容,「那就交給我吧。」

  「那妳呢?剛剛說沒人陪妳散心,荻生呢?還有是要散什麼心?」森野端看伊琴笑容滿面,實在不大瞭解究竟是發生什麼事。

  「荻生和女朋友在家裡,我怎麼去打擾他?」伊琴拿起菜單研究,雖然已經點單完了。
  「唉,那傢伙……如果妳需要有人聽妳說話,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替代一下。」

  「不提那個,會讓我心情變差。」伊琴闔上菜單,換上一張好奇的面孔,「你剛才照鏡子,為什麼?是想交女朋友嗎?」

  「我只是有一點好奇。」


  追問起來的伊琴,荻生說過,那小心點,她大概準備抓你當小說題材的人設。


  「沒接觸過女生嗎?真珍稀的處男啊。」
  「伊琴,妳讓我想到荻生。」一樣欠打。此話不言自明。


  「那要不要考慮我?我可以借你熟知一下。」伊琴雙肘抵著桌面,弓起身,湊近他,柔白膚質、朱紅的唇,雙眼迷離,近至微熱呼吸撲點臉龐。


  森野不否認心臟跳動的頻率多了一些。
  伊琴這顯眼的舉動讓周圍的氣氛凝了幾分,人們聲音低了些許,估略是在竊聽他們對話,這行為還是過於大膽。


  「不,我倒是沒這麼缺,我不覺得妳會對我有這種情感。」
  「是嗎?是你不把我當女性看待吧?」伊琴坐回原位,被回了個停止,不大在乎的捲著頭髮。


  「也不是……我想是妳不把妳當女性看待,這樣跟荻生……和我相處起來會輕鬆許多。」森野回想到他們三人在荻生的公寓時的情形,「妳總是看起來大喇喇的、對什麼都不在乎,但我覺得妳應該不是這樣……妳應該,是個很羞澀的女性。」


  不大好意思直接說因為是荻生的關係。森野不想干涉這種事,只是,對於眼前的女孩子,可能是看久了,有點於心不忍,提出一點看法。


  「森野先生,這就是你始終交不到女友的關係!」伊琴嘆了口氣,重回座位後撇開視線,卻掩飾不住綁了馬尾因而露出耳朵的潤紅,臉頰也有著不自然的酡紅。


  我果然轉得有點硬嗎?森野對此懊悔。
 

  「既然如此,那我要請森野先生,講講心儀的對象?過去也好、現在也好。」
  「……沒有這種對象,我說過了啊。」


  「騙人。」
  「沒騙妳。」


  「收過情人節巧克力嗎?」
  「……巧克力的話,吃過粉絲送的。」


  「拐彎抹角逃避問題的男人,那說說為什麼突然想交女友?」
  「我是正面回答問題的好嗎?只是突然想到23歲了,以及想到不時跟女友混在家裡的荻生,才萌生這種想法。」


  「……真骯髒的想法耶,森野。」


  啊,糟糕,踩到地雷。
  而且還毀了他的人格,他沒有那個意思。


  伊琴埋首吃著已經送上的奶酥吐司,已不再多話。


  對了……荻生真的喜歡他的女友嗎?看著陷入沉默的伊琴,他突然湧現這樣的想法。

  荻生動不動把小他三四歲的女友帶到家裡,所謂理想的愛情就是這樣嗎?充滿慾望的交纏,而不是像對伊琴的呵護。
  荻生對伊琴真的很好,明明就能感覺伊琴喜歡荻生,卻無法知曉荻生在想什麼。相信荻生也不會輕易透露半字。


  「妳想跟荻生做男女朋友嗎?」
  「老實說,我不太能想像。」
  「那想幹麻?為什麼要喜歡他?」


  「因為他夠笨,所以我喜歡他。」伊琴喝了一口咖啡,因此苦得皺了眉頭,鎖得相當深。


  「……不大懂。」


  懂得,大概只有一件事。
  她的心裡一定在哭泣,吶喊,她受不了這樣的灰暗地帶。
  枯槁的心願,她只能對著沒有人的地方謾罵,接著責備自己。


  「有沒有成功轉移焦點啦?」伊琴突然換上笑容,試著化解灰色氛圍。
  「……妳講出來不就害我又想起來了嗎?」森野無奈地跟隨她想轉換話題的腳步。


  森野不懂得……被愛情灼傷的這種痛,要怎樣面對才能露出這樣的笑容。
  無法瞭解究竟喜歡與愛,能帶給一個人什麼感覺。


  看著伊琴,他想起某個女人,心突然抽痛不止。



fin.


五月重新翻修過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