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名:「去死」

注意:黑暗向。

   內容物可能挾雜一些會令人不愉快的字詞,請小心閱讀。

 

 

 

 

11. 心甘情願

 

 

 

 

  我站在任直隱家的頂樓,只要再踏一步我就會墜樓而亡,然而我卻一點也不害怕,反而相當享受此刻一陣陣微風,挾雜著雨氣溼黏的氣味讓人非常舒服。

  我回想著他對我說的每句話,每個笑容。

 

  如此溫柔。

 

  如此卑鄙。

 

  如此邪惡。

 

  如此真心。

 

  如此誠實。

 

 

  所以,我才會成為他的俘虜。

 

 

  我不能克制地想要為他去死。

 

 

  「──卓季虹!妳幹麻突然離開!快跟我一起回去!」

  站在門口的道桓平氣喘噓噓的,該不會一直在找我?真是異常正經的人。

 

  我淡淡瞅他一眼,便不再看他,若是他就將我推下去,我應該會很高興,至於實際情況會怎樣,就等他真的把我推下去才知道吧。

 

  但是怎麼可能,道桓平可是正義感極大的人,才剛救了我,怎麼會殺我呢?

 

  真遺憾。

 

  「妳該不會想自殺吧?」

 

  「我不會讓他如願的。」

  我淡淡笑著,被他玩弄成這副德性,但是只要想到任直隱,我還是不禁微笑,到底在笑什麼,我也不是很明白。

 

  我的影子曾居住著任直隱,他被消滅後似乎有一點、一點的心緒滲進了我的心中,讓我搞不清楚我的內心。

 

 

  「妳想做什麼?我覺得妳好像變了個人。」

 

  「不知道。」

 

  「……」

  道桓平扯住我的手,將我拉離低矮的圍牆,我沒有抵抗,任由他。他什麼話都沒有再說,被他緊抓住的手腕很痛,像是硬要把我扯到他的勢立範圍似的,我還是不坑一聲。

 

  反正他也做不到什麼。

 

  我看著道桓平的背影,忽然想到我似乎沒有仔細看過任直隱的背影是如何,有點可惜又好笑。我總是正對著他,明知道背後有心思,卻沒認真看過。

 

 

  我欠任直隱一條命,我沒有真正為他去死,那麼我要怎麼還債?

  我問著已經不在的任直隱,閉上眼,莞爾一笑。

 

 

  即使我沒說,你一定也猜到了吧?

 

 

  你為我這麼高興地去死,一定知道的啊。

 

 

  我睜開眼,世界突然變得相當寬廣。

 

  好像也覺得什麼也無所謂了。

 

 

 

  任直隱,你的眼中也是這種樣子嗎?

 

  難怪你會變成這樣子。

 

 

 

 

 

 

 

  你為我高興地去死,我心甘情願地為你放棄做人。

 

 

 

 

Fin.

 

 

後記:

 

因為是自己的blog,想再寫多一點有的沒的。

我就是很愛閒扯蛋嘛(挖鼻孔)。

 

會產生這篇,是因為一個夢:一個擁有五百億的男生。

(收自噗內:http://www.plurk.com/p/ikk8a2

 

居然是在我極度灰心喪志的那一天(5/7)夢見,5/7實在太慘忍了,心情不好還要被同學火力言語攻擊,實在是沮喪萬分。

早上起床後,雖然覺得這個夢真的很恐佈(我是指真的夢見時),不過醒來後也覺得很有意思。

 

想把這個夢寫下來,我腦中馬上浮現了一個想法:

  我昨天被別人的話傷得這麼重,他們就沒想過言靈的力量很強大嗎?就算說者無意,只要聽者有意,最後會造成什麼後果,他們一定沒想過。

  那個後果,要是某個人就因你的話去死了,你還活得下去嗎?

 

於是就開始寫了。

 

一開始寫只是稍微打了幾百字大綱,以為大概兩~三萬字就可以完結了。

很草率的開始,但是十分勤奮且很快的寫完,或許是第一人稱的關係啦,寫得非常神速。

 

寫的過程也十分享受,因為老實講,我也只是把一些地方想好然後串起來,其餘的就是順著寫下來了。

(後來再看看,的確是發現了不少奇怪的小地方)

 

那個五百億男生太懸且具有人設力量,任直隱大概就是整篇最具有魅力的部份了(個人認為)。

對於任直隱,一開始就設定他根本就是壞蛋,但是這樣不行,一般的壞蛋我不喜歡,就讓他看起來好像白白又黑黑的好了。

至於他這麼變態又邪惡,是我當時有點始料未及的(笑),我還想要不要讓他和卓季虹有段地獄相會的約定,後來不知不覺又把卓季虹帶壞了。

 

我對任直隱說是十分有愛,忍不住投射了許許多多的設定,反之其他人就、我不是故意的──(撞牆)

 

提到一點,寫到一半,我因為有點害怕,所以就拿給老哥看。

老哥從一開始就超級討厭任直隱,說他懦弱、沒用、自己愛去死又要纏著別人,實在是超討厭。

他一直在說如果任直隱怎樣做他才會對他有好感點,他一直把任直隱洗白,講了一大堆跟結局完全相反的支線。

後來受不了,直接捏他全部。

他所要的就是:任直隱認為生死沒有意義,他是在卓季虹叫他去死,他才發現這件事。

我花了整整一個晚上跟他辯論,最後才把任直隱的形象從-100升到100,他真的是很煩啊XD


不過多虧了那場晚上的辯論,在一些地方又讓他變得更加邪惡了。

 

道家父子的結局,噗浪裡有親友提到。

我用任直隱灰飛煙滅的寫法,以及道家父子來到現場到來來呈現。

卓季虹將契約內容告訴道家父子,故,道家父子就能很輕易的把任直隱消滅,任直隱就很高興地為卓季虹去死了。

對任直隱來說,生和死真的沒有意義,他之前就說過:為妳去死,樂意致極。

只能說,他就像在遊戲人間似的,自從他開始了他的興趣,每一次就像在賭博,他在和卓季虹這場就算是輸了。

「算是」,因為卓季虹和任直隱有了些共識(?)。

 

得知了任直隱的目的後,老實講,真的只能怪自己太笨太蠢,實在怨不得誰。

卓季虹原本就神經敏感又容易受傷,在任直隱用這種方式對待她後,以及不斷灌輸給她各種不正常的觀念,她漸漸的失去「正常」的部份。

 

最後,就像是壞掉了。

 

雖然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道桓平,但其實我還滿喜歡他的,傲嬌、沒用、弱點一堆、愛罵人(好像一堆缺點)。

突然有點想看看道桓平和卓季虹的發展。

(不要再挖坑給自己跳了)

 

雖然一開始我讓任直隱和卓季虹好像有點看頭,不過我想到最後,總覺得這對應該不會有什麼好結局,也不會一起去死,也不會在一起。
甚至,任直隱根本不會喜歡她,他只想把人踩在腳下而已。
我倒是比較喜歡任直隱和女鬼的發展,一起下地獄互相勾心鬥角去吧。

 

卓季虹和道桓平嘛...

雖然我也覺得沒戲,嗯,不過寫到結局,我突然有點好奇。

看之後有沒有機會來繼續寫吧(燦)。

 

感謝你看完了整篇: )

任何感想十分歡迎ˇ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