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名:「去死」

注意:黑暗向。

   內容物可能挾雜一些會令人不愉快的字詞,請小心閱讀。

 

 

 

 

10.對話

 

 

 

  你還敢回來啊?真不知道你這小鬼在想什麼。

 

  這是我家啊,我沒必要另尋他處吧?呼……這幾天可折騰我了,那幾位好心又熱情的警察終於肯把我放回來了。

 

  因為你長得很可愛嘛,又很可憐,就像可憐兮兮又被人上過的髒狗。

 

  雖然我一直對警察阿姨伯伯們說沒關係,但是一個未成年小孩所說的話,實在是沒有什麼公信力,不過我可是實話實說。

 

  不理會我的辱罵啊,你這臭小鬼!算了,歡迎回來,我很高興能再跟你共處喔……幹麻一直亂看,不就你家嗎?

 

  因為這個家不管什麼時候回來,都是一樣的光景,好像少了爸爸媽媽也一樣。

 

  噁心的小鬼。

 

  如果我不是這副德性,妳就不會跟我交朋友了吧?

 

  說得也是,噁心歸噁心,你是我遇過最能打發時間的人類了。

 

  妳也是,就第一次遇到鬼的經驗來講,真的是最能讓我每天都開心得要命的女鬼了。

 

  即使是我間接害死了你家人也這麼想?

 

  嗯,不過不是妳殺了他們,是強盜,而妳只是長得太過妖豔,那些人,包括我爸,被妳的外貌迷惑了心志,我認為是無可奈何的。

 

  居然把我當人看待啊你……

 

  我把妳當朋友看待。

 

  哼。你明天就要去上學了是嗎?真可憐啊,不知道會被欺負還是被排擠呢,畢竟還被男人上過了,我想問問你感想。

 

  妳講話真的該修飾一下,還特地講了兩次,我有點受傷喔。

 

  真抱歉啊,我忘了怎麼捏分寸,反正,你也不介意吧。

 

  我實在不該縱容妳啊,算了,我是不介意。

 

  那學校呢?去不去?不去也好啦,在家裡陪我打發時間吧。

 

  妳想讓我當尼特族,我是不會讓妳如願的,我當然要去學校,一定會很有趣。

 

  哎啊,不要跟我說,是我教壞了你。

 

  妳只是讓我知道,這世上還有很多令我更感興趣的人事物而已。

 

 

──一年前 任直隱 和 女鬼 的對話──

 

 

 

  要去打球嗎?

 

  嗯……有點熱呢,不、不過你們想去的話,我會在一邊看。

 

  那不然……還是要去合作社?我肚子有點餓了,怕撐不到午餐時間啦!

 

  好啊,我都可以……

 

  你會不會不舒服啊?

 

  ……為什麼問這個?

 

  呃……

 

  嗯?

 

  ……啊,我突然肚子痛,抱歉,你就先找藍谷招陪你去合作社吧!我去廁所大便!

 

  咦!肚爛鴻小心你菊花爛掉!

 

  ……

 

  呃……

 

  嗯?

 

  沒、沒事!你、你不是要去合作社?我陪你去吧!

 

 

──一年前 任直隱 和 藍古招、言育鴻 的對話──

 

 

 

  你們覺不覺得講話老是要顧忌任直隱很煩啊?

 

  當然會啊!

 

  光看到他的臉就會想到他家人被強盜殺了,媽媽還被強姦……連他也被男人……

 

  那些強盜是有什麼毛病啊?

 

  我聽說那些強盜原本沒打算殺人又劫色的,原本單純只是為了錢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完他家的畫,突然色心就起了。

 

  畫?

 

  我也不知道啊,我媽說那一定是有鬼。

 

  呃……

 

  不是吧!任直隱還住在裡面耶!

 

  誰知道……好恐佈……

 

  喂,我可不想也像那些強盜一樣對男人起色心!我愛的是女人!

 

  我們都是好嗎!

 

  不知道再跟任直隱相處下去,會不會怎樣……

 

  老實說,我也不想再和他說話了……

 

  同意……

  而且好累喔……

 

  ……

 

  …………

 

  ………………喂,我想到一個主意,可以排解一下我們一直以來容忍他,說不定我們就因此釋懷了嘛。

 

  什麼東西?

 

  惡作劇一下,就一點點就好,我們撕下他的筆記本一頁。

 

  好像……

 

  嗯……

 

  還不錯……………

 

 

──約三個月前 偷聽的任直隱 和 打算欺負任直隱的同學們 的對話──

 

 

 

  我就把一張張紙撕下來交給他們,一張、一張地交給想對我惡作劇的人,然後對他們說:你們缺紙的話,這裡還有喔。我又不介意,你們可以跟我說一下啊!我還有很多本的。

 

  真是美味的晚餐啊,嘻,若能親眼看見該有多好。

 

  嗯,他們的表情非常好,很害怕、驚懼,只要這樣一點動作,他們就感受到「被看穿了」,然後畏懼得表情扭曲。

 

  會生氣喔,會開始欺負你喔。

 

  他們是好人。

 

  是啊,但是還是會被欺負。

 

  嗯……他們希望欺負我,那麼,我就故意做出害怕的樣子好了。

 

  為什麼?你應該強勢一點吧?要我,一定吃了他們。

 

  我對吃人肉沒興趣。

 

  不然呢?

 

  好人露出壞人般的表情讓我特別喜歡呢,欺不欺負忍一忍就好了,反正我只是享受他們飽受上癮後的禁斷症狀的樣貌,若是我表現得越懦弱,他們事後的罪惡感就更重,可說是極度滑稽。

 

  簡直比我還要惡劣呢,變態,記得要跟我講心得。

 

  我不否認變態這個形容,但不能說我比妳惡劣,我沒像妳一樣直接殺人。

 

  你可以試試啊。

 

  不要,我的興趣不包含殺人。

 

  那麼如果為了配合你那變態的興趣,必須要殺人,你會不會去殺?

 

  會啊,我只說沒有這種興趣,沒說不會做。

 

  那我告訴你,直到你殺人的那一天,你就會成為一個世上無法容忍的鬼。

 

  那麼我就只好借刀殺人,讓自己於現世保有一席之地。

 

  沒有用的,我是活了很久的女鬼,很明白的。

 

  ……

 

  你只要起了殺的念頭,絕對,會活不下去。

 

  那我只好成為鬼了。

 

  不,我的意思是你連當鬼也『活』不下去。

 

  妳今天對我特別嚴厲呢。

 

  突然心血來潮吧。

 

  明明連心和血都沒有,真是狂妄啊。

 

 

──約三個月前 任直隱 和 女鬼 的對話──

 

 

 

  今天該怎麼惡作劇啦!

 

  讓他當柱子,拿藍谷招去阿魯巴!

 

  這樣是在欺負我!

 

  不然就叫他去替我們撿撿球好了?

 

  不要,我不想跟他太近。

 

  ……我可以用丟的,給你們。

 

  !

 

  !!

 

  喂、任、任直隱!不要突然講話!

 

  看了真煩……

 

  算啦,我們去那邊打排球啦!

 

  ……我、我幫你們撿球吧。

 

  愛跟耶!

 

  煩!

 

  隨便你啦!

 

  別亂靠近我們!

 

 

──約略十幾天前 星期五下午 任直隱 和 欺負任直隱的同學們 的對話──

 

 

 

  喂……砸到她了耶……

 

  嗚啊……她哭了耶……

 

  是誰啊……

 

  靠北,是三班的那個卓季虹!

 

  你去啦……

 

  快去啦任直隱!

 

  嗯……

 

  那個……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

 

  ……

 

  很痛嗎……

 

  ……

 

  對不起……

 

  ……

 

  …………

 

  ……

 

  …………………你怎麼不去死啊……

 

 

──約略十幾天前 星期五下午 任直隱 和 同學們、卓季虹 的對話──

 

 

 

  我沒想過這種事耶。

 

  第一次注意到,原來我還可以這樣選擇。

 

  剛好,這種情況持續了快一年,我覺得有點膩了,他們的表情越來越沒有變化。

 

  人是會習慣的生物。

 

  習慣了,就不會覺得這種行為是壞的。

 

  習慣了,就不會有任何感覺。

 

  真是無聊透了。

 

  我早就想要改變一下,如何讓他們的臉更加扭曲呢?

 

  那個女生叫我去死

 

  雖然我每天和「死」去的女鬼對話,和「死」如此接近,我卻「習慣」了。

 

  不知不覺,我都忘了生和死是有點不同的。

 

  人類活在世上,鬼也以另一種形式「活」在世上。

 

  遇見女鬼後,我就分不清楚生與死,那條界線區隔著什麼呢?

 

  我想,人死後變鬼,鬼死後,下了地獄繼續活著(不過聽女鬼說,那裡只有痛苦和痛苦,聽完實在不有趣),去區分這些實在沒什麼意義。

 

  雖然不知道沒有去過地獄的女鬼為什麼會知道地獄的情況,不過我也只有這位鬼朋友可以詢問真實情況,暫且先信她。

 

  那個女生,那個女生說的話讓我豁然開朗啊!

 

  原來啊……

 

  真是太感謝那個女生了,我記得好像是姓卓,好像很多男生很怕她。

 

  我要大聲說謝謝啊!

 

  謝謝妳,叫我去死。

 

  我實在太高興了。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我就去死吧。

 

 

──叫他去死之下一刻 任直隱 和 自己 的對話──

 

 

 

  我說你啊,為什麼偏偏就要無聊到去死啊?

 

  我就是無聊得想死嘛。

 

  真是無聊。

 

  妳別再跟我鬼打牆了。

 

  很多鬼都打不了牆喔。

 

  我變成鬼後也會打不了牆嗎?

 

  當然。

 

  女鬼,我去死後,妳會不會就不跟我聊天了?

 

  哪知道,我看你是不是跟以前一樣有趣啊,不有趣的話,我就把你吃了。

 

  噢──女鬼,妳之前說鬼是為了滿足自己而行動,妳是為了「有趣」而行動嗎?妳待在我家感到很有趣嗎?

 

  我對有趣的人事物特別感興趣,你家有趣得很啊!之前沒有你時,你爸爸對我癡迷的樣子很好笑,不過有趣的是你媽媽,從氣得不斷找道士來收我,結果都被我弄到瘋癲,你媽最後也無可奈何,什麼也不管,就像會走路的屍塊,看她這樣很有趣喔。嗯,再告訴你一件事,她被殺死後變鬼,趁你被警察伯伯阿姨玩弄時,我把她吃掉了,還有你爸。

 

  妳居然這樣玩弄我媽媽,還吃了我爸媽!

 

  生氣了吧!

 

  當然啊!我雖然是敗類,好歹也是我爸媽!

 

  那你要怎麼辦?也要對付我嗎?

 

  哼,我要變成比妳還要厲害的鬼,然後蹂躪妳。

 

  你沒辦法的。

 

  妳倒是口氣很大喔?

 

  這是實話。

 

  所以,我去死後,至少妳不會馬上把我吃掉,我可以安然無憂的去死了嗎?

 

  隨你便,我還不覺得你無聊,但是跟鬼打交道,我沒這種興致,你去死後,最後大概有九成機率會被我吃掉。

 

  真多耶,那剩下一成呢?

 

  我被你吃掉或跟你成功當成朋友。

 

  我會推翻掉妳的機率推論的。

 

  那就等你啦!

 

  妳真的很狂妄耶……

 

  我狂妄歸狂妄,也是有怕的事,不好意思我要走了。你既然要去死了,我不能大發慈悲看著你去死,因為鬼差會來,我再強也躲不過鬼差,那你加油吧。

 

  我大概會一兩天才會死,妳可以多待一天陪我聊天,不然我很無聊。

 

  喂!你在幹麻啊!神經病喔!沒有人自虐到要用這麼自虐又惡趣味的死法,居然把自己關在棺木內,氧氣用盡自殺。

 

  我要去死囉──

 

  不要口氣那麼開心的去死。

 

 

──約略十幾天前 星期五晚上 任直隱 和 女鬼 的對話──

 

 

 

  任直隱,小鬼,我居然出不了你家,你做了什麼事?

 

  居然沒回應,該不會正在生與死的交換時間?

 

  ……

 

  哼,你以為我跟你交情變好,就沒辦法吃你了嗎?

 

  我不管你做什麼,若你再不打算讓我出去的話,我必定先吃了你,其它再說。

 

  ……!

 

  什麼東西?

 

  我的手……好痛……!

 

  你在棺木裡貼了什麼!

 

  喂!

 

  ……

 

  …………有……其它……鬼……

 

  嘖,鬼差來得也太快了吧。

 

  ……抓…………抓……起……來……

 

  抓我?你們抓了我上百年都沒抓成,還不放棄啊!

 

  抓……鬼……下……地……獄……見……閻……王……

 

  你們到底是被虐待成怎樣啊?真噁心,地獄刑罰是不是很喜歡把鬼的腦攪爛成一團?一堆鬼差全沒個腦袋似的,那根頭上插著的東西看了就作嘔。

 

  抓……鬼……妳……

 

  嘖,沒腦歸沒腦,我還真的拿這種沒腦的傢伙沒辦法。

 

  …………哼,沒想到,你除了看人痛苦的興趣外,連看鬼痛苦也是興趣之一,真是被你的表面給矇騙到我想要給你大聲鼓掌。

 

  辛苦妳了,我很希望妳能躲過追擊喔。

 

  唷,終於肯說話了,哈哈!被抓走前先告訴你,就算我被抓到地獄,你也不會逃過一劫喔。

 

  ……

 

  那麼,我就先去地獄等你了,再會。

 

 

──約略十幾天前 星期六晚上 任直隱 和 女鬼、鬼差 的對話──

 

 

 

  碰……不……到……任……直……隱……

 

  ……還真的回來找我了,真是盡責的鬼差啊。

 

  碰……不……到……

 

  當然啊,我也是費了一番心力才找到這方法,只能讓我進來的棺木上貼著符,裡頭也有我的屍體,沒有我的允許,你們是動不了的。

 

  ……方……法……

 

  你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啊?

 

  ……裡……面……有……人……

 

  這是屍體,已經死掉的人。

 

  ……我……要……害……人……

 

  女鬼真是不擅長和鬼差打交道,明明勉勉強強也是能夠溝通對話的。

  那個啊,鬼差?你想害人對吧,是這樣的,我也是非常喜歡看人類痛苦,我和你也算有志一同。

 

  ……

 

  就行行好,我不想被你抓到地獄交差,你有沒有辦法幫幫我?

 

  ……救……我……頭……很……痛……有……刺……

 

  頭上有什麼刺?

 

  ……是……刺……

 

  好吧,我可以幫你拔掉,但是你是不是該先跟我說點什麼來交換一下?

 

  …………

 

  就先說說,我要怎麼不去地獄受刑?

 

  …………找……人……契……約……躲……

 

  找人做契約是嗎?嗯……女鬼之前有說過關於契約的事,好像要提出一個條件,然後人類答應後,就做到交換契約了,且必須履行契約內容。

 

  ……拔……刺……

 

  好、好──

 

 

──約略十幾天前 星期六晚上 任直隱 和 鬼差 的對話──

 

 

 

  我手中能運用且條件十分充足的只有五百億,現代人這麼貪財,要找契約者挺容易的,和同個人訂契約的條件只能有一個,我得視情況而定。

 

  不過若是可以的話,我不太想和人類做契約協定,感覺被綁住了,還很容易被背叛、被道士殲滅,我不喜歡。

 

  目前我在這裡家中,除了害女鬼出不去而被抓走外,我自己也是出不去的狀況。我沒料想到女鬼還有事情沒說出來,以為鬼差一次只會捉一隻鬼下去。

 

  算了,她也沒對我說謊,只是我沒問,責怪她有違我的原則。

 

  反正只要有誰破壞了這個家的一點點原貌,意思是,只要有誰把東西丟進這裡便可出去。

 

  幸好我在身為人類時,就先訂好在星期一早上,要送報人員直接將報紙丟進我家裡。

 

  雖然已經有辦法逃出來,但是必須等到星期一,而我還有今晚得渡過。

 

  連女鬼都被抓走了,我實在沒信心躲得過鬼差。

 

  我棺木上的符雖然能保護我不受到傷害,但是躲進去後時間不長,不能老是躲在裡面跟鬼差玩大眼瞪小眼。

 

  我得思考一下對策才行。

 

  鬼是為了滿足自己而行動的東西。

 

  鬼差也是鬼的一類,雖然我不清楚鬼是如何成為鬼差,不過看它連說都說不好話,我實在不想去地獄。那邊的東西看起來很痛苦,但只剩下痛苦,我對這個沒興趣。

 

  既然是鬼,那就有它做喜歡做的事。

 

  雖然有點驚險,不如一試。

 

 

──正在試著拔鬼差頭上的刺時 任直隱 和 自己 的對話──

 

 

 

  吶,我問你,你怎麼當鬼差的啊?

 

  ……?……

 

  你原本不是鬼嗎?而且一心只想害人,我看鬼差是很正義的職業呢,你是棄暗投明嗎?

 

  ……他們……擅自……我……不想……刺……很痛……

 

  噢,看來你是不願意當鬼差,被強迫著當,為了避免你害人,就用手段讓你痛苦,讓你沒辦法亂想。

 

  ……

 

  哎唷,你的刺有點難拔呢。

 

  ……我……要……跟你……一起……害……人……

 

  是這樣啊,等我先拔起你的刺再說吧,我呢,非常喜歡看人或鬼痛苦的樣子。

 

  ……是……的……

 

  呵呵。

 

  ……呵……

 

  不要學我笑,唉……你們鬼差這麼強大,還得忍受這種痛苦,若是沒有這種刺,一定會天下無敵。

 

  ……當……然……

 

  那世上還有什麼是不怕你們的?

 

  ……地下……大人……們……

 

  喔?也難怪,是他們自做主張,不顧你們的意願就讓你們當正義的鬼差。

 

  ……對……刺……很……痛……

 

  鬼很害怕這種刺嗎?

 

  ……鬼……會……怕……刺進……就……痛……

 

  呃,我還幫你徒手拔刺,真危險,算了,幸好地下大人們設計良好,還留有把柄部份。

 

  ……拔……好……?……

 

  好─嘿──!

 

  ……?

 

  …………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刺──

 

  騙──

 

  居然──

 

  痛──

 

  你──

 

  撕了你──

 

  撕了你──

 

  唔啊!刺了這麼多次了居然還沒事!?該死,那東西被搶走了!喂喂,當鬼後失算的機率也太大了吧!我真不適合賭博嗎?

 

  撕了你──

 

  任──直──隱──

 

  騙──

 

  鬼差,那個,我們冷靜下來談談好嗎?

 

  撕了你──

 

  撕了你──

 

  哎────發瘋了嗎?連對話都不行了啦!我就只有這張嘴,對方沒有理性,我是要怎麼辦才好呢?

 

  哎,太可悲了,我居然覺得看鬼差發瘋很有趣。

 

  總之,先逃再說吧。

 

 

──拔完刺後 任直隱 和 鬼差 的對話──

 

 

 

  哎,那邊居然有人耶。

 

  嗯……是那個叫我去死的女生,卓同學,啊,難道她這兩天一直在想著我的事,無意間就從夢中連結過來了?

 

  女鬼說過這種情況,那叫靈魂出竅,是不可多得的機會,還是人類,卻又不是人類,吃下肚的味道讓人至今忘不掉云云。

 

  沒想到卓同學深懷罪惡感呢,真是個性梗直的人。

 

  好吧,就先把五百億給你,你就為了我留下來吧,畢竟我不想殺人呢。

 

 

  ──我給妳五百億,妳要不要留下來?

 

 

──被鬼差追殺 任直隱 和 自己 的對話──

 

 

 

  卓同學真是個大好人,我喜歡。

 

  五百億無法收買她,難道是我看起來信用不足嗎?

 

  卓同學似乎是個只要認識對方後,就會毫無保留地信任對方的個性,這倒是挺有趣。

 

  讓她為了我留下來真有點可惜啊,不過算了,要是她真的收下五百億,每天就看她被鬼差追得痛不欲生,這點樂趣也不錯啦。

 

  既然她想認識我,不如再和跟她多聊聊些。

 

  她因罪惡感來到我這裡,知道我是任直隱後,表情非常扭曲又有趣。

 

  妳很痛苦吧?妳想知道我是怎麼死的吧?她都不問,我都想反問她了!


  不過不要,我要等她開口問我,她經過一番糾結、痛苦,然後說出口:

 

 

  你是因為我叫你去死,就去死嗎?

 

  光想像就覺得美味無比。

 

 

────卓季虹來任直隱家後 任直隱 和 自己 的對話──

 

 

 

  很好,她說她要考慮一下,代表我和她之間有了契約,雖然不是正式契約,不過我和她應該能夠相處一段日子。

 

  卓同學是個大好人,責任心又很重,我需要對她多多瞭解點。

 

  我想想,最保險的方式就是先不說太多話,從她說出什麼話來判斷。

 

  嘛,至少女孩子都是喜歡男人溫柔一點,就先溫柔、禮貌一點吧。

 

  以這種方式來存於現世,這真是讓我太意外了,不過是意外的驚喜。

 

  我原本只想看看藍谷招他們聽到我死後的各種表情,以及後續可能會做出的行為,會不會有人受不了就去死呢?

 

  哎呀,待在卓同學的影子裡,除了白天可以現身,還多了層保障,至少那些道士不能輕易的對我怎樣。

 

  嗯,說起來,我的弱點真的就是卓同學呢。

 

  就先取得她的信任為優先項目吧。

 

 

──那場夢結束後 星期一早上 任直隱 和 自己 的對話──

 

 

 

  卓同學到處打聽我的事,聽完後還跟藍谷招兩人一副噁心致極的樣子,她真的很有趣耶,責任感還很重。

 

  難道她就沒想過,怎麼會有人因為陌生人一句『去死』就真的去死嗎?也太沒用了吧?

 

  哎,好像矛盾還罵到我自己了。

 

  好吧,我真是沒用,真的因為她說去死,我還很高興的去死。

 

  沒錯,死後還當了鬼,當了鬼後每天都開心得要命,藉由卓同學的影子前往學校,上課時間去教室看看,滿足地觀賞藍谷招他們痛苦不已的樣子。

 

  但是,現在有了一堆意外驚喜,藍谷招他們已經是打發時間用的娛樂了。

 

  卓同學是我的契約者,是我目前十分鍾意的玩具。

 

  為了我的安全著想,要取得卓同學的信任,我決定以「不說謊」與「待她溫柔」當做籌碼。

 

  我是不曉得她發生過什麼事,老實講也沒什麼興趣,但是我光是觀察了一天就感覺到,雖然她有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卻好像不怎麼信得過她,雖然對方並沒有查覺。

 

  「不說謊」是件有點挑戰性的事。

 

  然而,卓同學對我有極大的罪惡感,她一直認為是因為她的原因我才去死,事實雖然沒錯,但如果她知道更深一層的緣由,就知道並不是她所想的那樣。

 

  反正,就是和她說實話嘛,只看把實話說到哪種地步罷了。

 

  對於當鬼後一連串的意外,我是驚喜到覺得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和卓季虹相處第一天 星期一下午 任直隱 和 自己的對話──

 

 

 

  我第一次看到女生呼人巴掌。

 

  ……不要和我講話。

 

  我應該沒有惹到你吧?不用這麼警戒我啊,我現在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

 

  你也沒有餘力了吧?晚上被鬼差追得很辛苦吧?

 

  ……嗯,是啊,每晚都得回到家中跟那隻鬼差躲貓貓,幸好它沒有理智和腦袋出我家。

 

  你這種鬼絕對不會存留太久。

 

  噢?我以為我會長命百歲。

 

  你是很聰明沒錯,不過聰明過頭了,哼,你少得意了,過幾天準備下地獄報到吧。

 

  你開始和我對話了你知道嗎?講得口沫橫飛呢。

 

  ……

 

  我不會介意啊,我除了卓同學外,已經沒有其他朋友了。

 

  我,絕,對,不,會,是,你,的,朋,友。

 

  真殘忍的拒絕耶,好歹我也曾經是人喔。

 

  不,就我看來,你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人類。

 

  怎麼知道呢?我的屍體也有血有肉,樣樣不缺。

 

  哼……跟你說再多,也沒有用。

 

  你是不是曾經遇過像我這樣的鬼?是吧?被騙得很慘吧!哈,所以才如此憤世嫉俗,把氣都出到其它鬼身上,甚至把過去投射到我身上,對我憎恨非凡。

 

  ……

 

  你太無聊了,一點也不有趣。

 

  ……

 

  我是任直隱,不是用來給你投影過去的東西。

 

 

──初遇道士 任直隱 和 道桓平 的對話──

 

 

 

  遇到道士不是奇怪的事,雖然道桓平不足為懼,不過他的父親有點麻煩,不過卓同學不會背叛我,大致上也不用太擔心,只要躲起來就好。

 

  倒是這鎮上出現不少鬼,準備要有鬼差來捉鬼了。

 

  這是我比較擔心的事。

 

  我在這鎮上現身過久,不知不覺積了不少陰氣,又不像女鬼當時是透過我爸隱藏於我家,沒有輕易地現身。

 

  女鬼存於現世而行動的原因是『我家很有趣』,我不一樣,我是為了看到這些人痛苦才行動。

  要我憋著不動,比去死還要痛苦。

 

  沒想到鬼是這麼沒辦法忍耐慾望的東西。

 

  算了,無所謂,反正我有後路,到最後會讓卓同學替我留下來,擔任『任直隱』,然後被鬼差不斷地刺了又刺,最後能替我進地獄也不錯,就再說吧。

 

  讓她留下來的理由越來越充份了。

 

  卓同學雖然對我半信半疑,但是最終都會選擇相信我,我當初的籌碼真是下對了。

 

  一方面又對我信任,一方面又被我的實話所刺傷而有所懷疑,矛盾下的糾葛,最後掙扎著選擇我,明明知道我是要殺她,我認識的人或鬼當中只有卓同學能做出如此精彩的演出。

 

  妳讓我太高興了,我的契約對象是妳真的太棒了。

 

  妳也是我的恩人,讓我想起生和死其實是有區隔的,做人太無聊,只要去死就能當鬼,能體會到更新鮮的事物。

 

  這現世精彩得讓我不想下地獄啊。

 

  我想『活』下去。

 

  卓同學,請妳幫幫我吧。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妳。

 

  鬼所做的行為都是為了滿足自己,我就是想看妳痛苦掙扎的樣子,才做了這麼多,妳認為我溫柔、誠實,都是為了妳而做喔!

 

  請妳一定要好好的痛不欲生。

 

  嘛,對於卓同學,我覺得無法理解的地方就是我說了這麼多,雖然全都是實話,明明知道我不安好心,還這麼信任我,把我當朋友,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

 

  就是這一點,我就算是人是鬼,都無法理解呢。

 

 

──遇到道士後 任直隱 和 自己 的對話──

 

 

 

  一場賭博遊戲,我下得步步驚心。

 

  為了得到卓同學的信任,我連鬼的命都要賠上了,真是,卓同學,妳不止奪走我身為人的性命,連鬼的身份也差點因妳喪失。

 

  我可是還想『活』下去的喔。

 

  快點踏進我家吧。

 

  快點答應我的條件吧。

 

  快點把五百億收下吧。

 

  快點讓我替妳解開所有疑惑吧。

 

  快點露出扭曲致極的表情吧。

 

  快點答應我去死吧。

 

 

────卓季虹踏入任家大門前 任直隱 和 自己 的對話──

 

 

 

  為什……麼……去…………死……?

 

  我是因為妳叫我去死,我就去死,沒有其他人的因素存在。

 

  ……為什麼?

 

  這都是因為『我想要這麼做』,『我想讓妳釋懷,敞開心房去相信』。

 

  我都沒有對妳說謊,都是實話。

 

 

──答應留下後 任直隱 和 卓季虹 的對話──

 

 

 

  你真的沒有對我說謊,你做得很成功。

 

  謝謝妳的讚美。

 

  你沒有一句話是在欺騙我,你只是有所保留,都是我自己誤解。

 

  是這樣沒錯呢。

 

  既然我全都知道了,那你會對我說謊了嗎?

 

  不會,因為我答應妳了,這無關妳知不知情。

 

  你很有原則呢。

 

  當然,我認為這是個人美學。

 

  是啊,的確非常符合你的作風。

 

  雖然我很瞭解妳,不過妳也很瞭解我。

 

  ……

 

  我之前就對妳說過,妳越來越不像人類,妳被我影響得太深,那可是不斷地證實中喔,妳甚至不顧妳的家人、妳的朋友,就輕易地為我去死。

 

  ……

 

  妳也認為生和死的界線很模糊吧?呵,死後變成鬼,還是存於現世,還是能待在誰的身邊,妳是這麼以為的。

 

  ……沒有,這樣卓媽媽會傷心。

 

  但是妳仍然輕易地為我去死了

 

  ……

 

  妳因為太相信我,愚昧地相信,以為我會以前一樣對妳溫柔、拯救妳。

 

  是我太笨了沒錯。

 

  對,所以我才特別喜歡待在妳身邊,真的很高興喔,我打自心底的感謝妳。

 

  我也是,雖然你很噁心,我還是很高興你待在我身邊。

 

  謝謝。

 

  嗯,也謝謝你。

 

  我因為妳的話去死。

 

  我因為你話語的保留而去死。

 

  好像一筆勾銷了?

 

  可是我沒有死,我還欠你一命。

 

  那妳要救我嗎?

 

  不,不會。

 

  那妳打算怎麼還我債?

 

  你覺得呢?

 

  哎唷,妳真的很壞耶,不要學我啊!

 

  只是當初的立場對調而已。

 

  真是抱歉喔。

 

  沒關係。

 

  我好像快『死』了,哎──我現在才想起來女鬼當初對我說的警告:當我起了『殺』的念頭,絕對,會『活』不下去,連當鬼都活不下去。

 

  你在想殺鬼差時,就注定會是這條路了。

 

  嗯。

 

  還有話要對我說嗎?

 

  是啊,我想想……你是從什麼時候發現自己不是人的?

 

  要是以前的妳,一定不會問這種問題,吶,我跟妳說,我是從遇到女鬼後就開始認為自己越來越不像人,後來在妳叫我去死時,我才意會到……

 

  ……

 

  原來我早就不是人類了。

 

  ……至始至終的惡鬼。

 

  謝謝讚美。

 

  那準備要去死了沒?

 

  好,為妳去死,樂意致極。

 

  謝謝你從沒對我說謊,我會記得你很高興地為我去死。

 

 

──任直隱灰飛煙滅前 任直隱 和 卓季虹 的對話──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