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過微00再繼續閱讀

》兒女四只的故事

》連商青  x  柳

 周安胡  x  孤挺

 

 

 

  既是相信,又是不相信。

  不過些微變化,便足以翻轉。

  怕得就是微不足道。

 

 

03.

  

  一桌佳餚,碗筷三副整齊擺放於圓桌,並估量了一定距離,食物擺盤美觀典雅,使用的餐具是孤挺私下收藏的,看得出她相當有心要答謝連商青。

 

  上好菜後,孤挺微笑著,替連商青夾了塊牛肉,「答謝救命之恩。」

 

  連商青盯著碗內半晌,現在還不到中午,若是現在吃了,等會回去時會不會有人準備了他的飯菜?一日三餐,偶爾吃些零嘴,肚子飽不過八分,以往習慣讓他猶豫究竟該不該吃,但是不吃會壞禮,幾經思量,他終於捧起碗,打算意思一下即可。

 

  「不吃,妳會困擾。」

 

  「孤挺小姐感覺很喜歡連商青呢,但是他可是有個未婚妻喔!」安胡扇子指著連商青,後者一臉認真的點頭。

 

  孤挺輕哼,好似哼唱音樂般愉悅輕快,「不管有沒有妻子,只問喜不喜歡,我可是有自信搶到想要的男人喔,安胡少爺自然也能手到擒來呢。」

 

  周安胡回以大笑,拍手叫好,「周家小少爺涉世未深,加上正值失戀期,孤挺小姐這般戲弄他可是會當真喔。」

 

  「當真極好,錢財滾滾,歡迎再光臨,孤挺在此恭候大駕。」

 

  連商青見他們一來一往對話,聊得暢快愉悅,他雖然不懂笑意何在,卻喜歡這種輕鬆的笑聲,也許是對青樓的定義過於狹隘,還是有像孤挺的女子存在。

 

  「糟糟糟,顧著自己開心,連先生被晾在一邊了。」孤挺斂斂笑聲,轉往向商青說話,「連先生,聊聊你如何搶走安胡少爺的心上人吧?」

 

  「孤挺姐,這種話私下問的吧?當場揭我瘡疤實在太令人傷心了。」

  「放心,安胡少爺還有我呢,不怕。」

  「就算如此也不要讓失戀的人回想起那種畫面啊──」

 

  「嗯……其實是因為不見你有什麼不甘願呢,就想連先生究竟是有什麼特質,才追走柳小姐的呢……」孤挺真的是認為周安胡已經不把心上人被娶走這件事放在心上,因為周安胡言語行為並沒有真的怨憤連商青的意思。

 

  頂多就是小家子的抱怨而已,那應該也可以稱做友人間的嘮叨。

 

  「咦!孤挺小姐怎麼知道是柳小姐……!」

  「哎,你這件事不是挺有名的嗎?」

 

  「……好吧好吧,我丟臉丟到沒地方丟了!不過問連商青是沒用的,他連想也沒想就求婚成功了。」

 

  「嗯……並不清楚。」

 

  連商青點頭表示肯定,周安胡無奈地聳聳肩。

 

  「……我真的不知道!」

 

  「這有什麼好訝異的啊!」

 

  連商青好似想通什麼,浮現驚訝的神色,他抓起周安胡的手,感激地握住,「謝謝您,您真的是我的老師,總是會替我解開困惑。」

 

  「嗚啊,噁心死啦!你不要像對柳小姐一樣對我!」周安胡邊亂叫著邊扯出手。

 

  「什麼困惑啊?您看起來好像什麼開竅了呢?」

 

  連商青頷首,直率地回答孤挺的問題:

  「因為我有很多會讓柳受傷的想法,想觸碰她又怕她受傷,想佔有她又怕她無法接受……我很怕她受不了而離開,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剛才周少爺的話讓我想到,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柳會選擇我……」

 

  孤挺用心聆聽著,周安胡則不時露出各種表情來呈現他的心境。

 

  「不過,我真的不知道……那……」

 

  連商青難得表露一絲惶然,周安胡敲了他的頭一下,讓他清醒過來。

 

  「──你只是不安吧,不要搞得像明天就要死了一樣。」

 

  「不安……」連商青呢喃琢磨兩個字。

  「沒錯!」

  「是這樣子啊……」

  「沒錯!」

 

  「嗯,我明白了,謝謝您的解釋,豁然開朗,不過提醒您一下,『不安』是不會死人的,這是常識,怕您不知道,請您務必要記住。

 

  「……」

 

  周安胡,周家的小兒子,若是往後的日子要再和連商青對話,得先具體強大的精神力來控制身體做出傷人之舉,例如想用筷子戳瞎對方的眼睛等等。

 

  「連先生應該從今天起會以為青樓是個可以純泡茶聊天的地方呢。」孤挺笑著。

 

  「嗯,不過還是只有孤挺小姐這裡可以這麼自在,剛才的氣氛很融洽,對青樓的觀感也改變了些許。」商青踏實地講述心中所想。

 

  孤挺聽得嘴角細細上揚,「直白的話聽來倒也挺好,謝謝你的讚美。」

 

  「哼,每次聽這傢伙講這些老實話,我都想到心上人被他搶走的事啊!」

  周安胡聊天下來飽受怨氣,直接展開他小家子氣的抱怨攻擊,「柳小姐就是被他這莫名其妙的話給勾了魂,好好的柳小姐不就要成為連夫人了。」

 

  「連夫人……周少爺這麼喚她,我聽了很高興,若她允許,你以後可以這麼喚她嗎?」連商青莞爾一笑。

 

  「夠啦你!直球多到都打到我臉上了!你自己去問她允不允許!答應了再叫!」

  「若是我問了,她答應了,請周少爺務必實現諾言。」

  「你也太執著了吧!」

  「講求誠信,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

 

  「啊呀呀……」孤挺笑個不停,這下不就換成她晾在一邊,還笑個沒完呢。

 

 

  +

 

 

  柳坐立難安。

 

  她不停想找事情做,卻滿腦子想個沒完,走來走去,站了又坐,坐了又站,手頭上的家務事卻一個也沒做得完美,洗碗打破盤子、曬棉被卻跌個滿身土,最後還讓臺/灣親自捲袖攬走所有家務,她卻只能尷尬地坐在椅上胡思亂想。

 

  例如,連商青,連商青,連商青等等。

 

  為什麼早上叫不出他的名字呢?

  為什麼我沒有把握他會為了我而停下腳步呢?

  為什麼我得為了一個連商青胡思亂想到給灣小姐添麻煩呢?

 

  不過就是一個連商青嘛!

  柳又開始周旋在迴圈裡,最後總是以「區區一個連商青」做結論,然後又重新回想早上發生的種種。

 

  比想像中的更加介意那傢伙,柳深深感受自己已經慘敗的屈辱。

 

  「柳,妳要不要去找商青啊?」

  從廚房出來的臺/灣,手拿著染血的菜刀,身上有些血跡,這駭人又引人想像的畫面讓柳嚇了一跳,臺/灣邊苦笑邊收起菜刀,「這是蕃茄汁啦,不是我差點宰了誰之類的。」

 

  妳和柯克蘭先生吵架了什麼時候吵起來的……不管是什麼爭吵,跟誰吵架,柳全然支持臺/灣,她就是權威。

 

  「我、我……他自己會回來!」

  「噢,是這樣啊,我想說他在國外生活了一段時間,可能會迷路之類的。」

  「唔!」

 

  糟糕,她誤會了,還以為臺/灣看透她的心思,才說出剛才那番話。

 

  臺/灣淺淺一笑,「就幫我去找一下商青,問問他要不要吃午飯,好嗎?」

 

  「唔……嗯,灣、灣小姐交代的事我都會照做的。」柳低下頭,看來臺/灣還是知道她在想什麼,才會這麼溫柔地替她找些理由去找連商青。

 

  「謝、謝謝妳,灣小姐……」

  「咦──為什……」

  「請您不要問啦!我、我出門了!」柳打斷臺/灣的話,慌張地逃出門外。

 

  她所喜愛的灣小姐雖然溫柔體貼,卻也經常使壞,讓認識她的人哭笑不得,當中感受最深的或許就是亞瑟柯克蘭了。

 

  雖然有了個理由來找連商青,但是離他出門也一段時間了,來街上找人哪有這麼容易?柳漫無目地到處亂走,她走路歸走路,也很怕遇到昨日連商青求婚時,那堆圍觀的民眾,婆婆媽媽的少不了來八卦一下。

 

  想想真是太丟臉了,為什麼連商青能夠不顧場合和面子,突然做出這種事呢?

  柳苦惱地搖頭嘆氣,接著,她的全身因剛才的想法而僵住了。

 

  對、對了,他是這麼突然來求婚,說不準是反悔了!但是又開不了口,啊……說不定是在昨晚反悔,認為她沒有魅力,才……

 

  「嗯……」

  柳揪著胸口,隱隱作痛,且益發疼痛,她用力甩甩頭,深呼吸,身體雖然還是有點僵硬,她一堆壞念頭也多少消除了,並再激勵自己:

 

  「應、應該不會這樣啦!那傢伙可是個傻蛋啊!」

 

  打起精神的柳,冷不防被後面的路人狠狠撞了一下,對方似乎沒有在意差點跌倒的柳,她正想罵人時,路人拍著另一位路人的肩膀,應該是朋友。

 

  「喂!聽說那間孤挺待的青樓有人打架耶!」撞到柳的路人興致高昂說著剛獲得的情報,柳聆聽著他的話,當然也有不少人似乎也正在聽。

 

  ──因為是那位孤挺,連柳也聽聞過她的事情。

 

  「咦!真的假的?」

  「好像跟洪老爺的兒子打起來了呢!」

  「天啊,孤挺不是沒人能敢要嗎?」

  「我就想不透啊──怎麼有人這麼沒腦袋──」

  「是誰啊?我們去看看吧!」

 

  「是那個啦,柯克蘭帶來的連商青啦!」

 

 

  ……居然這麼快就背著我亂來了?

  柳臉色慘白,不敢置信。

 

 

Tbc.

 

昨日與今日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搬家心情整理到了,突然很想填商柳的坑。

然後又再度把前面翻修過。

這篇大概七回結束,目前寫到第四回,替自己鼓掌(打臉)。

 

雖然一開始打著商柳的靶,我卻覺得越來越有周安胡和孤挺的戲份在,只好偷偷的在上面多加個兒女CP。

說是這麼說,大概會再出現一個角色。

 

──區區一個衍生自我滿足文,居然給它增加這麼多兒女。

以柳的感覺差不多會這樣講(笑爛)。

 

怎麼辦,我越來越私心周安胡了,這傢伙根本我的菜(喂)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