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介紹:
    一段段簡短故事,半連貫的故事,每篇視角人物不盡相同。
    
    角色目前出場,森野明、宮知荻生、上遠原、安藤伊琴、沈赧安、日下實時子、店長、中川賀瀨

 

 

 

 

  聽著森野明有如媽媽不斷碎言碎語,不,或許比母親還要厲害,一連串沒完且沒有重覆的各種抱怨,荻生終於從假寐中醒來,並睜著眼細數森野嬤嬤叨唸中到底有多少怨念話題。

  約略持續半小時,荻生承受不住這般強大的執念,終於從沙發坐起,指向拿著一大包垃圾袋的森野,「為什麼要來我家大掃除!」

  森野全身一震,眼神不自然的游移,「我……靜不下來啊。」

  「………………啊?」荻生腦袋停止運作了幾秒,才終於擠出一個困惑兼不耐煩的語助詞。

  「……我靜不下來啦!」森野拋下垃圾袋,拉開簾子,打開窗戶,戶外晨光方起,霧氣仍濃,清新的空氣令他禁不住深深吐納,「好舒服!」

  簡單說就是有人因為「靜不下來」,天都還沒亮就跑來他家,一句「來幫你大掃除」便逕自開始了打掃工作,鏗鏗鏘鏘不說,還邊掃邊唸住戶主人的是非。

  為了什麼?就是一句「我靜不下來」!?

  「……你現在開始哭哭啼啼的說對不起我錯了,我還可以拍拍你的頭把你趕出去喔!」荻生緊握雙拳發出骨頭連響的喀喀聲。

  「唔!」森野全身一僵,他怎麼不曉得原來宮知荻生有如此恐佈的起床氣?平常不是都他鬧他鬧到火大的嗎?立場相反,相反了!

  難道真的生氣了?以為這傢伙不會生氣的,我的錯就該認錯吧。森野的個性原來就較認真嚴肅,好友突然生起氣來,他也只好省思一番。

  雖然很丟臉……不過……
  森野緊閉雙眼,雙手舉起投降,「停止,抱歉,我因為被求婚,所以靜不下來。

  「……」全身散發怨氣的荻生頓時停止運轉,愣怔原地,「被求婚……靜不下來?」

  「……也不怕你笑了啦!你就笑死好了!為什麼店長會講那種話?我……我可是被嚇到連自尊心都蕩然無存了。」

  「……唉。」荻生搔搔臉頰,像顆洩了氣的皮球弓著身子去廚房倒了兩杯水,一杯遞給森野。

  「謝啦,你居然沒笑我?」森野大口飲完溫水,也好冷靜一下。
  「你也不去照照鏡子,臉紅成那樣,還可以講這種沮喪話,我可不好意思笑你。」

  「是、是嗎……那真是謝謝你……」森野看著電視機的兩人倒影,「我有點失了冷靜,這感覺有點像第一次上台演奏,吉它弦卻突然斷掉的高中時期,亂了調,無法控制的狀況,包括混亂又焦躁的心情,明明大多事情,就算再亂再煩都能夠平靜處理,真是不喜歡無法掌握在己的感覺。」

  「森野先生原來不是有『盡人事,聽天命』的信念的人啊。」荻生戛戛笑著。
  「什麼?我都努力了,還得聽天命?不不,我堅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也相信『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嗎……」
  「什麼?」
  「沒什麼~」


  「我要喝牛奶,你要嗎?」森野語調平穩許多,剛才灰心喪志的情緒消了大半,恢復平日沉穩的感覺。

  荻生恬淡一笑,「要!話說森野先生你還真隨意的就翻我家的冰箱耶。」

  「那是我來的時候買的好嗎?而且你可沒資格跟我講這種話。」森野白了他一眼,將裝滿牛奶的馬克杯給荻生。


  「嘿……那麼就來聊聊店長吧。」荻生露出賊笑,當事者立即噴了一口牛奶,一張桌子與地板淪為祭品。「……等會擦乾淨喔。」

  「還不是都你突然跳話題!」

  「一開始你不就是為這話題而來嗎?我只是想好好引導你的害羞罷了。」話完,森野懷疑地瞅著他,荻生回以一記燦爛笑容。

  「跟你對話,話題才會永遠進行不下去。」森野原本懷疑的目光頓時換為漠然。


  「好啦,對不起嘛。」荻生乾咳幾聲,「那麼我就單刀直入的問你了,到底喜歡不喜歡店長呢?」


  「也太單刀直入的問了吧!」森野全身僵直,臉色發白,直見這問題對於他而言,震撼性是如此之高。

  「請回答,森野太太,不然宮知情聖也無法幫您解答。」

  什麼宮知情聖……連伊琴的心意都不明白了你。森野投以懷疑目光。


  「我對店長沒有喜不喜歡的想法過。」森野無奈的嘆息。


  「什麼?可是她跟你告白過耶?」荻生睜大了眼,對方這句足足敲醒了還有幾分睡意的他。

  「……我從以前到現在,只覺得她是我的天敵。」森野直冒冷汗,「從認識她後,也只有常常在害怕她接下來要說什麼直球來打我臉了,我沒有辦法再仔細思考她話裡的含義……真的很恐佈!」

  荻生已然不知道要用怎樣的話語與表情來傳達他此刻複雜的心情了,他應該選擇睡覺嗎?

  「所以她真的是喜歡我嗎……原來兩年前的告白還持續至今嗎……畢竟我在她面前超窩囊的,什麼窩囊的東西都給她看光了……」森野摀著通紅的臉頰。
 

  嗚啊──好少女的森野明大人啊,嗚啊──太耀眼了。荻生被一股純情的璀璨光芒給擊敗了。


  「嗯?兩年前?店長兩年前跟你告白的?」荻生突然抓到他話語中令人介懷的關鍵字。

  「對啊,之後多多少少都會表達,像情人節或聖誕節會送點東西,我都跟粉絲的禮物一同接受了……」森野回憶過往,話完,荻生突然攫住他的頭,「嗚啊!你幹什麼啊!」

  「你居然把店長的心意當做粉絲的心意!根本該抬去種一種了!」

  「咦?我……我應該沒有那樣想……應該。」森野心虛得真認為自己該被拿去當肥料才對,「就像剛才說的……我就是對店長沒輒啊,哪會想東想西的啊。」

  「唉,算了,我倒是很好奇你為什麼這次反應這麼大?雖然我不知道你當時狀況,但你以前被告白過,之後也多少收到表達心意的東西,也沒反應這麼大吧?」
  
  森野愣住了,接著露出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深邃表情,苦惱至他五官都快凝結成一塊了,不過三分鐘,他放棄探究原因,攤在沙發上。


  「我只知道我有點怕她,也覺得她真的很厲害,打敗了我一生的宿敵……雖、雖然她是我的天敵,但是也可能可以稱為是我的……英雄吧。」


  荻生無奈地苦笑,「再這樣下去,你真的就要嫁給你的英雄了喔,美人。」


  「……別開玩笑!要也是我娶她吧!……啊!」森野瞬間鑽到他的床上,用棉被裹成一個大饅頭。

  「真的是國寶處男耶,森野先生。」荻生開懷大笑。




  至於丟不丟臉是一回事,能像你這樣坦率的說出苦惱的事,面對自我,同時拯救了我,你擁有我許多羨慕的特點。






  對於我來說,你永遠是我的英雄。



fin.*

好久沒寫淺嘗了喔──真是高興!
散步散到終於有點扯到主軸的地方了,居然是因為店長才扯出來嗎?我也稍稍有點意外了。
店長雖然一直沒寫出本名和當做故事篇文來描寫,但她是個挺重要的人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反而不好寫她,初登場時就認定:啊啊……我沒辦法寫這傢伙啦。
於是就一直用他人視角來看待店長了。

森野也不是想像中淡定的人(笑),就像文章中所寫。

希望接下來能慢慢(?)寫出荻生的故事,森野的部份有可能被我擱在一旁了。
或許當這些人的故事都寫完時,這篇就突然完結了也不一定(理想狀況),我也很想看到這篇完結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