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介紹:
    一段段簡短故事,半連貫的故事,每篇視角人物不盡相同。
    
    角色目前出場,森野明、宮知荻生、上遠原、安藤伊琴

 

 

 

 

  荻生的肩頭相當酸痛,歸究於工作時段過長外加沒休息。

  uni-ball 0.38青藍色口味的原子筆不停在姆指與食指間旋轉,習慣成自然的轉筆過程,卻偶爾會失敗。面對轉筆失誤,掉落紙堆中的原子筆,荻生乾脆聳聳肩頭,往椅背靠上,這麼靜下來,才發覺屁股已經坐到發麻,於是站起稍作休息。

  荻生摘下眼鏡,便會很習慣地看向窗外,就算知道會這樣做,卻還是想改也改不了。


  「啊,哈哈……真是的。」他想起了一個人,因此無奈笑了笑。


  「她」總是會這樣子站起,然後看向天空──這行為就像刻意沾染孤寂一樣,卻怎麼改不了,明明只要看完,低下頭,就會覺得悲傷得不能自我。

  明明知道,卻還是忍不住這樣做。他漸漸也感染上這個惡習。

  他無法去瞭解她心裡的缺口,只能像這樣子學習她的習慣,感覺她的難受。這樣做,她的目光還是只能看著飄浮不定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好像眼中還有淚水似的。

  他看著就會悲傷,悲傷不一定只有哭,他的,則是始終如一的,苦笑。


  他總是想好好體貼她,但依照他的立場是失格的,他有著他的女友,但是他並不那麼深愛她,他們雙方都知道這只是一種感覺在牽著彼此,例如咀嚼年齡差距的新鮮感,例如只是為了某種難以言明的「你懂我、我懂你」。很卑劣的交往不是嗎?他會感到自卑,但也只是有時候,因為這樣的關係是合理的,沒有什麼不對。

  女友也相當明白他的心中有一位女孩是跑錯席位,女友對他也是沒有濃度的愛。正因為如此,他才能接受她,成為互補關係。



  無法觸及,卻又放不下,盡是做著心意相反的事,我根本是自虐狂。荻生拍拍不再發疼的屁股,看了看雜亂的桌面。


  門鈴響了,荻生想到可能是森野來訪,森野好像說過今天要再去跟前輩道歉,心情一定會很糟,所以要來這裡喝酒。這種事他們都做過,當寄人籬下舒壓時,都會帶來幾瓶啤酒一同醉飲。

  森野最近相當不好過,這個月喝了很多次酒,肚子都長厚了,荻生怎麼不會介意?當然是等森野困境一過,就抓他一起減肥。



  「來了。」
  荻生越過重重障礙物,下拉門把,向外一推,「叩」的一聲與接下來的「痛」,讓恍神的荻生驚醒,來訪者撞到門了。


  「森野先生抱歉……咦?伊琴?」荻生是完全驚醒了。

  「什麼『咦?伊琴?』,你開門都是這樣嗎?我要求你把鑰匙給我,下次我自己開就好。」伊琴不悅地提著一袋便利超商的袋子走進,荻生也相當自然的等她走入後,才將門關上並鎖好。


  「妳今天怎麼這麼乖,幫我買早午餐?」

  「你果然沒吃,拜託去買點東西吃好嗎?工作也需要有體力的。」伊琴一屁股坐在木板上,將袋子裡的東西全都拿出來,國民便當、優格、涼麵和兩瓶小紅茶,她露出適當的殺意與笑容,「不好意思,我不是森野,所以沒有買啤酒。」

  「再多喝幾次,我大概就得去健身減肥了,其實妳也不用帶東西來啊,妳來我就很高興了。」

  「……什麼話!我們是好朋友啊。」伊琴酡紅的雙頰讓荻生相當開心,她彆扭的個性這點就很好玩。


  她挖了一口優格,露出不知怎麼形容的複雜表情,接著再挖了一口,表情舒緩許多,漸漸地就露出這個好像還不錯嘛,下次再買的表情。

  荻生打趣的看著她的百變神態,國民便當有意無意的吃了幾口。


  這裡算是狼窟,她這樣讓他這個色狼會好想親吻她。她穿著上次替他們送餐的那件寬鬆長板T,若隱若現,她有著均勻好看的身形。沒有套上絲襪,坐下來時白皙的腿顯露得更多。好吧,他就承認他愛死女人穿寬鬆的一件式,露出隱隱香肩。
 

  「幹麻啦?你這個眼神不軌。」伊琴白了一眼。

  「被你發現了,畢竟我是男人啊。」他站起來,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伊琴的肩頭震了一下。他繞過他的背後,從掛衣架上拿下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所以回去時就穿上吧。」


  「為什麼啊?我會熱耶。」

  「妳問為什麼……」他向著窗戶,低空飛行的飛機經過的聲音騷擾著他的耳膜,他的嘴唇似乎喃喃了些什麼,回過頭來,伊琴困惑的眨了幾次眼。

  「怎麼?我剛才說了什麼嗎?」


  「你說『我很擔心,真的很擔心妳。』」伊琴不敢置信的挪移,近了他幾步,大大的茶眸眼睛觀察他的不對勁。


  原來人無意識真的會講些真心話呢,下次要注意一點。他搔搔臉頰。



  「喂喂,我這麼說也不對嗎?我是個體貼又色情的男人喔。」
  補上沒頭沒腦的一句,當然是因為伊琴低姿態的探望,使寬鬆的布料無法緊貼皮膚,隱隱能看見女性獨有的胸部曲線。他推開她。


  「我當然知道,你這變態,但是咱們哥倆好,我相信你。」

  荻生大概顏面失調,哥倆好是一回事,男人的野性本能是另一回事,一直在挑逗男人可不是好事啊!





  「唉唉……………」



  真希望森野先生快過來,替他解個圍,起碼能有個人能壓制他的獸性。荻生對於下半身衝動感到非常想哭,為什麼本能與慾望不能隨心隨欲呢?




fin.


五月重新翻修過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