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介紹:
    一段段簡短故事,半連貫的故事,每篇視角人物不盡相同。
    
    角色目前出場,森野明、宮知荻生、上遠原、安藤伊琴

 

 

 

  就假日來說,伊琴總是待在月租萬五(三人共租)的套房內,位於九樓,窗戶佔了四分之一面牆,並非落地窗,所以也只有一半閒情雅致。倘若打開窗戶想看天空,卻有張紗窗擋住了,打開紗窗,就會發現有個礙眼的對棟大廈,在視景上大扣幾分。

  今日天空相當明朗清澈,絲雲燦白,頂著熾陽的光輝,在微風吹動下緩緩飄移。


  伊琴摘下酒色框架的眼鏡,心情稍稍浮躁,長吁,闔下筆電。

  走在平庸路線的小說創作家,不靠打工,靠著一些稿費,與室友兩人住在同間套房生活過得很不錯,偶爾還會跟她們一起出門逛夜市、shopping。


  室友兩人分別是酒店經理與只打晚班工的年輕大學生。
  至於為什麼房租這麼便宜,又可以租給學生與上班族,只能說是三個八字重的女生不顧一切住了進來,經理室友則出了較多費用。

  兩人的個性都相當有趣,也常常以她們的特質置入小說中,這點挺受歡迎的。


  伊琴目前著手於戀愛系小說,無奈她是在這個領域的失格者,她在心裡不停嘆息,她從小到大也只有一次初戀,但也就是單戀最後失敗。因為她沒有想過什麼男友或更進一步的。她就是難以理解互通心意之後的發展,要跟著小女人一樣被摟著肩?她緊擰眉頭,認為這點實在難以接受。

  為什麼轉往戀愛小說?伊琴只是想換換口味罷了,該不該再走回頭路?編輯貌似想等她遭受打擊再說明一切吧。

  雖然有著「伊琴」這個女性化的名字,她卻不太像女孩子,很多事都相當隨便,所以她轉換跑道去寫戀愛小說,有那麼七八分的不搭調。



  手機在桌上微微震動後不久,鈴聲響起,殼上顯示螢幕跑出「荻生」兩字。

  伊琴腦袋轉著這人不曉得又因為什麼事打電話過來,實時子(荻生的女朋友)跑去上課了啊,想叫她傳話?不會以為打給她,她就會乖乖替他傳話嗎?不,幹麻這麼麻煩,實時子也有手機啊。

  她接起電話,她的聲音有一點乾啞,彷彿尚未變聲的小男孩,她不禁於心中哀嘆半晌,使得對話的口氣變得不耐煩。


  『我和兩位男人都餓了,妳能不能替我們買個急救糧食過來啊?』
  「總共三位男人,你要我入狼窟嗎?」
  『咦?這個狼窟可以有四隻狼喔!』


  伊琴用力按下通話終止鍵,就知道這傢伙沒什麼把她當做女性看待。
  手機又再度震動,不過是簡訊,嫌惡地看了發信者一眼,再度打開手機。



  『拜託了,我們想要我家附近那家羹麵三碗,另外請幫我們買個三瓶啤酒吧!』



  這樣的簡訊。

  伊琴覺得目前顏面可能有損壞了。既然就在附近幹麻不自己去買?更何況要買啤酒,他家騎樓下方一排也有間便利商店可以買啊。

  用力跺了地板一下,抓起扔在桌上的錢包與掛在椅子上的連帽外套,踩過膚色絲襪與窄裙,僅僅穿著寬鬆長板T,套上外套,穿上包鞋,用力鎖上門。



  「嗯……?」當她抬頭望向天空時,咤異得說不出話來。



  由於待在室內沒有真正注意到天空的樣貌,竟是與室內觀看有如此大的差異,踏出家門,微風能拂了滿面,不熱亦不涼,沒了那棟礙眼的大廈,視野霍然寬敞,隨著雲朵飄動的方向,她一頭栗色的長髮一同飄動著。


  口袋內的手機再度震動了一次,伊琴打開手機一看,又是荻生的簡訊。


  『偶爾出來也不錯吧^^
   今天天氣很不賴,你那個密閉空間才不會有什麼好靈感。
   另外請幫我們叫個下酒菜吧。』


  「什麼嘛,白癡!」

  心情似乎好一點了,會不會是因為屋內氧氣不足呢?
  伊琴跨上機車座,輕鬆扭了車把便騎走了。


  考慮太多反而窒礙,伊琴不願再多想下去。
  只想去了荻生的住處,打他一拳,還有在他屋內的那兩個男人。

  她一定要這麼對他們大喊:





  當她是一個女人好嘛!大白癡!




fin.

五月重新翻修過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