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閱讀之前的話

  親友們應該很知道這個是怎麼回事,這就像總集篇的意思(乾)。

  這是真實故事改編,真的大概70%、假的大概30%!

  總之,不要太認真,這是個腦子有洞的故事。

 

  「妹,我覺得BL挺有趣的,這對我來說是個神秘的世界!」


  這位身材高大、讀書考試只是一片蛋糕、從小以家中頂梁柱培養的現任T大資工研究生──我的大哥。
  這位大哥突然撞開我的房門,手裡舉著一本我尚且不敢閱讀但偏偏又很喜歡的繪師所畫的腐向同人本。
  明明我就不是腐女,怎麼現在像是秘密被發現似的令我莫名難堪呢?
  我心裡亂成一團,但沒有衝動以一米六的身高去挑戰一米八五。


  「我不是腐女!話說你什麼時候拿走我的書的!」我裝作冷靜,坐在電腦椅上,雙手抱胸,擺出氣勢。
  「這本裡面兩個男生的小清新與小糾結……」大哥緩緩闔上雙眼,彷若登仙極樂,吸夠一大口仙氣,又回人間,「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啊!」
  「你是有沒有聽到你妹我不是腐女啊?」我有種數數字被跳過的感覺。
  「那不是重點。妹,妳在ACG同人界打滾多年,以後要多教教我啊!妳的聖書,先還妳了。」大哥謹慎地將同人本交至我手裡。
  「慢,我是打滾多年,但是我跌BG向的,BL向我真的沒怎麼看過好嗎!請你務必相信我!」我想把同人本往他臉上砸,但心愛繪師的也就是我的愛,因此忍住衝動。
  「妳有著先天上的優勢,還有後天上的各個天使腐女夥伴的薰陶,妳還在等待什麼?」大哥語氣認真,真有不懂我在幹什麼的疑惑。


  我有種莫名被說服的心虛,道:「那我先介紹幾個腐女朋友給你認識?」
  大哥臉色一變,連忙擺手:「這不行,我的膽子跟倉鼠一樣小。」
  「啊?為何?平時就不見你多膽小!」
  「我對腐女是抱持著敬畏的!」
  「……」
  「尊敬和畏懼。我怕你不懂,解釋得更清楚點。」
  「Shut up!」


  「總之,妳以後要多多運用自身優勢教導我,做為我的啟蒙導師,教材要由淺入深,妳要好好盡責。」然後,大哥轉身回自己房間,用破嗓子唱著歌。


  與你分享的快樂
  勝過獨自擁有
  至今我仍深深感動
  阿妹如同一扇窗
  能讓視野不同~


  ──WTF!

 

  +

 

  「妹,我覺得乙女向遊戲很不錯。」
  大哥悄悄開啟我的房門一小縫,露出一只眼睛。


  「為什麼?」我瞅了他一眼,這人哪根筋又抽到了?
  「男角很多啊!男角多不就有各種化學反應!」大哥將門大開,手裡舉著遊戲機,螢幕顯示薄櫻鬼的齋藤一。
  「我也挺喜歡齋藤一的。」我本想冷處理這傢伙的,但齋藤一也是我喜歡的角色,不由得提起興趣。
  「阿一很棒(❤),薄櫻鬼男角都很萌。」
  「……」我到底該不該跟老哥一起少女地喊:對啊對啊阿一最棒惹❤~


  「我最近練成男女角都能萌起來的能力,跨越了性別的障壁,很有成就感。」
  那你有沒有看到老妹三觀毀滅的內心世界?
  大哥不知想到什麼,臉上燦笑收了幾分,多了幾分嚴肅:「不知道是不是女角看多了還是怎樣,總覺得男角有獨特的萌點,我說不上來,但每次都想要為男角尖叫,很能體會你們的心情。」
  「你這路怎麼越走越奇怪了?」
  「不,我是在進化,男女角都萌的話,能看的東西就會無限寬廣。」
  「啊,那恭喜你啊。」給你海獺鼓掌好不好呀?


  「是的,我辛苦至今終於升了一等……!我從來沒有覺得什麼事情難以達成,沒想到真理是那麼的難……」大哥發出嗚咽聲。
  「……」
  「雖然要達到接受過激BL,我還差得遠……」
  「哎,沒事,我也無法呢。」頂多就清水。
  「我會努力的,達到百合偽娘GLBLBG全都沒問題的程度,相信真理之大門就會為我打開。」
  「其實我一直不懂那個真理大門是什麼耶?」聽他說了好幾回,不懂他到底想看什麼,我納悶不已。
  大哥擺了個見著智商堪憂的後生的表情,嘆道:「就是不懂才要追求啊。」


  「……」
  虧吃多了,就想著反擊。
  我想到最近和幾位腐女朋友說了這位大哥的事,他們可是樂觀其成,像是看待剛進門派且前途光明的小徒弟似的。
  「我的幾個腐女朋友說可以給你指點,讓您更早見著真理。」
  大哥表情凝重,語重心長地說:「哥知道妳學習不好,無法理解為什麼我敬畏腐女,舉例來說,這就像資工系學生跑去美術系上課時,周圍的人都不認識,上課內容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聽得懂的心情。」
  「你真的很欠扁耶!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舉例!舉啥例子還那麼生動!」我想拿辭海砸他的大腦袋瓜。


  「所以你要理解,我敬畏……尊敬和畏懼真正的腐女,我這點小技倆在她們面前根本就不敢拿出來。」
  「齁,難得認輸啊!」最好輸一輩子!
  「沒事,總有一天我會贏的。」大哥不以為意地擺擺手。
  我給他一點無語的表情,同時給他拍起零零碎碎的掌聲。


  好棒棒唷我的大哥。


  嘖。

 

  +

 

  「妹,鬼畜眼鏡……我光是聽到這名詞就會發抖!」
  大哥將一本小說小心翼翼地推到我書桌上。


  小說用紅布包得死緊,上頭還捆了好幾圈黃膠帶,搞得像封印什麼似的。
  這是腐女朋友借大哥的,她覺得大哥很有潛力,推薦一本讓我轉交給他,我自己手賤翻了一下,被這本精美跨頁H彩圖嚇了一跳,不敢想像繪師是怎麼邊參考圖檔邊繪製的,竟畫得如此精緻。
  反正我是嚇了一跳的。
  對於有這樣不老實又愛說我是他的BL啟蒙老師的大哥,一定很難相信我是個只敢看清水BL的小慫慫。


  我看這本小說被包成這副德性,不由得起疑:「你打開看過了?」
  「完全不行啊──這真的沒辦法──可見我的等級遠遠溝不上──」大哥甚是悲慟。
  「所以到底是有沒有看過?」
  「其實我想著,慢慢來吧,總有一天能成為接受一切的王者。」大哥拍著胸口,鼓勵自己。
  不說,就當你看過!行啊,老哥!
  「噢,所以你打算接受鬼畜眼鏡的洗禮?」
  「是啊,雖然現在還不能想像,但要看我的器量能夠走到哪一步,如果真的攻略不了鬼畜眼鏡,那……就算了……代表我,也就到那為止了……」
  大哥你夠了,不要擺選手難受絕望的模樣!


  「如果別人不知道你在講的是對BL的宣言,還以為你是個認真上進的青年。」我淡定戳破他的戲。
  「我一直都是以認真上進的態度來面對事情的,從功課到BL都是,OK?不然你以為我是怎麼跨過少年向與少女向這道宏偉的高牆?」大哥理直氣壯地哼哼。
  「……哎,其實我跟老媽老爸委婉提過他們的長子很奇怪,結果不相信我,還罵我!」我想到那天告狀的事就氣悶。
  大哥得意地鼻孔哼氣,「很簡單,我的態度是一致的,從功課的角度來看,我是無比正常,但是從ACG角度來看,我可能就不是很正常,這就是所謂看事情的角度不同,評價就會不一樣,再加上我是很會做形象的人,懂不懂?只有妳覺得我不太正常,OK?」
  是的,是的,你是才子你熱愛形象,偶像包袱背得緊緊的。


  大哥一手插腰,嫌子不成氣候地一手指著我:「你就是連BL都不認真去學才會變成現在這樣!你要是肯好好地把該學的東西學好,老媽他們也會覺得你超級正常的啊!」
  「噢,對不起喔,連BL都學不好。」我對於大哥的胡言亂語甚是習慣,將視線轉回電腦螢幕。
  「不要半途而廢啊!要展現出霸氣,就像魯夫的那句『我要成為,海賊王!』」
  我懶得理他,一興奮起來就沒完美了。
  反正大哥也不是個會受到冷落就沉寂的孩子。


  「我想到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征服世界,當王旁邊的軍師,幫助王成就霸業!」
  「喔……出師表?」我漫不經心地回應他。
  「沒智慧!我指得是諸葛孔明!國中時,我有了敵人,他說『我要阻止你征服世界』,我說『我還沒找到心目中的王呢呵呵』,然後我們展開一學期的成績比拼,最後,我──全勝,果然軍師的成績再怎樣都比想當王的人好──我就是為了諸葛孔明才認真唸書的。」
  被大哥當目標,我怎麼有點可憐孔明先生呢?


  「雖然我心目中的王還沒出現,這點很悲傷……不過算了,孔明二八歲出茅廬,我想我也不用急,我先想辦法征服ACG各大領域。」
  「你怎麼知道你家的王沒出現?」
  「我心目中的王要三顧茅廬,沒人來過三次啊。」大哥很是無奈。
  「……」你一輩子別想等來了。


  「我先跟你講好,那個王來的時候,你要出去跟他說:『先生出門遠遊,尚未歸來』,或是說『先生尚在午寐』,一定要記得啊。」
  「你很囂張耶!」
  「怎麼這麼說?我是要在屋裡把正經的書擺出來,輕小說跟海報都收起來,再悠閒地開動畫起來看。」
  「……請你有點誠意好嗎?」
  「不然你要我怎麼辦?我總不能一直等吧!而且孔明說不定不是在午睡啊,就算是好了,睡覺都可以了,我看個動畫也沒差吧!」


  我覺得很難過,為什麼這種胡謅的話,我居然覺得有幾分道理呢?


  
  +

 

  「妹,我房間有一個男的,超帥的喔!」
  即便大哥語帶歧義,我膝蓋想也知道這傢伙說的是他房間四面牆的海報們,大概是扯了張男生的海報回來,偏偏要扯些五四三二一。睨了他一眼,啃著蘋果看輕小說。


  「你要的話,也不是不能給你。真的很帥喔~」大哥繼續言語誘惑。
  我沒看他,哼道:「有齋藤帥?」
  「我房間那位男的是帥又酷,齋藤比較無口而嬌柔……嗯!真想看他被推倒的樣子!」
  「誰?是要被誰推倒?推倒就BL啦?你是多想看BL出現啊?」我耳邊響起為齋藤的貞操護航的號角聲。
  「就是那個……那個誰!另一個很帥的是誰!天啊,我想不起來!」
  我想他應該要說的是沖田總司。


  「我忘記了!天啊……那個大猩猩……新八機……還有誰……」想必大哥的腦中開始緊急搜尋,不過竟然是從銀魂開始聯想。
  「沖田……啊!沖田總受!」
  「……」我撫額,「沖田總司。」
  「所以攻受是怎麼分?」
  「自己琢磨,莫問我。」
  「啊,是沖田X齋藤啦!因為你說齋藤被推倒就是BL!」
  「……」造口業啊!智商低害死人啊!我痛恨自己的口不擇言。


  「原來,你早就暗示我了,真是厲害,賢者都是這樣,他們的話語總是藏著無數玄機,細細品味,收獲良多。」
  「我不想當什麼BL的賢者……」
  「BLの賢者──比較有RPG的感覺,拿到本稱號,只要隊伍有兩個男人以上,魔力就會增加一倍。」
  「……」我真心佩服這位大哥扯淡功力。


  「唉,妹我有時真擔心你的智商,再給你舉個例吧。」大哥把小妹的鄙視視為疑惑求解。
  我尋著周圍的兇器,他在旁教育:「妳看,滑頭鬼之孫,百鬼夜行的男人越多,少爺不是就越強嗎?」
  「哪有啊!百鬼夜行有女孩子啊!」這話破綻太大!
  「那是看的角度的問題,來,現在先不看女的,只看男的……」
  我打斷他未盡的話:「要看請你要看好嗎!你就是不看角度才會歪好嗎!」
  「……好吧,我就看一下。」大哥極其無奈又委屈。
  「……」


  「安倍晴明X滑頭鬼之孫,我期待他們決戰的日子!」
  「好好的決戰為何被你說成CP了!?」
  「你把X改成VS就好了啊,那個X是未知數的X。」
  「打自一開始就該是VS好嗎!不要再強詞奪理!」
  「X=VS,X=攻。」
  「前因後果沒道理好嗎?」我翻了一記白眼給他。
  「來,妹,才子哥教你數學。」大哥搖搖頭,拿了日曆紙和筆寫下。


  X = VS
  VS = 對抗、打
  對抗、打 = 攻擊 = 攻
  因此,X = 攻


  「……」行!你是才子X!

 

  +

 

  「妹,我今天看到實驗室兩個學長口試完,他們!他們抱在一起!」
  大哥從隔壁自家房間急衝到我房間,因為前車之鑒所以我把房門給鎖了,他則掀開門簾,臉貼在門上的馬賽克玻璃。
  這畫面實在可怕,我不想晚上做惡夢,默默地放下word檔,前去開門。


  「好萌啊──!」一衝進來的大哥就十分興奮。
  「……」
  「還有還有,我們學校樓下有個自修室,自修室裡還有一個小小的自習室……」
  「I am ready.」我雙手抱胸,洗耳恭聽,等著時機轟他出去。
  大哥很是滿意我的態度,連連點頭:「裡面有兩個男生會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一起讀書,我每天中午都去看他們,實在很萌啊!」
  「你是去當電燈泡嗎?」
  「沒有,我是去欣賞的,偷偷地坐在另一個角落。」
  我想像那個畫面,覺得應該要事前備禮,等著哪天兩位男生找上門要讓大哥致歉時就能即時送出了。


  「你一定打擾到他們了。」作為唯一得知長兄真實性子的小妹,得適時控制他的行為舉止。
  「我也這麼想呢。」大哥聞言一嘆,不過轉眼又笑了起來,「我這兩個禮拜就被萌殺了!」
  「好端端地坐在那裡就被你萌了……」其實仔細想想,他們也沒幹什麼事啊?到底怎麼譜出漫天小花搭個小情歌BGM的?
  「原來三次元這麼萌──我看到兩個女生坐在一起還沒有感覺,但兩個男的就覺得看到了一段戀曲。」
  「為啥?」
  「大概是我一步一步地在覺醒。」
  「嗯,說得也是,我不應該問你。」我將注意力轉回螢幕,想要打同人稿,無奈旁邊有個累贅,於是轉開同人誌中心繼續筆記待買清單。


  「這網站是什麼?」大哥看了電腦螢幕,問道。
  「同人誌中心,裡面有滿多本子的,所以我要記著一些下次CWT想買的本子。」
  「哪天啊?」
  「X月X日……等等。」我心頭一驚,掃出行事曆,臉色大變,那天早上居然有期中考試!萬惡的教授!萬惡的調課!偏偏在假日期中考試是怎樣!
  有幾個本子我是很想要的……怎麼辦呢……
  我看著在掃描同人本資訊的大哥,靈機一動,覺得方案可行度很高,畢竟他的學校就在附近。


  「哥,拜託你一件事。」有求於人,低聲下氣,甚至把房間內唯一的椅子都讓了出來。
  「說。」大哥沒有客氣地落座,也很自覺地擺起高傲姿態。
  「幫我去同人場買本。」
  「……」大哥面部表情沒變,只是沒有說話。
  「我會以我的暱稱盧小小預購,你就去跟攤主報名字拿本回來就好了。」


  「我聽說這是戰場,沒想到妳這麼早就要讓我體驗戰爭的殘酷,我還是個孩子呢。」大哥臉色凝重。
  我順從他的腦洞,道:「孩子,你總要出去闖一闖。」
  「你要我一個小男孩跑進CWT!?你怎麼忍心呢!」
  這話聽不下去了,我皺眉指責他:「你以前明明就幹過這種事!別講得突然有羞恥心!」
  「現在這個我很有羞恥心啊!好吧……看來瞞不下去了。」
  「……瞞什麼瞞,根本就沒有羞恥心好嗎?」
  「其實我有七個人格,有兩個人格會去逛CWT。」
  What?你腦洞怎麼開的可以給我一個序章嗎?


  「我不想知道你的人格分裂。我只是要你幫我買本好嗎!」我好氣沒氣地導回原話題。
  「買BL本嗎?太可怕了,我以前只逛過男性向和一般向的攤位……不過我遲早得經歷這一關,唉!我先建立心理準備。」
  「我是讓你買BG本。」
  「啊?我可以拒絕那種沒有挑戰性的東西嗎?」大哥煩悶地抖腿。
  「……」到底想要怎樣!


  「所以是要讓我再找BL本讓你買,才肯進去是吧?」我氣道。
  「是啊,妳也不用害羞不敢講,我都把妳藏在櫃子裡的N本BL本給看完了,其中戰國BASARA的蒼紅本──我給予聖書地位。」
  我印象中好像一開始老哥就是捧著這本喊著BL很有趣。
  「那是我喜歡的繪師的關係,請糾正你對我是腐女的印象。」我覺得這個說法有種時間越長越沉重的感覺,說得極其艱難。


  「不管怎樣,妳要記得給我點課題啊。」大哥走到我的書櫃抽出他心目中的聖經。
  是不是拿得太順手了!我明明擺得挺隱密的,怎麼每次都能瞬間被他翻出來?
  大哥拔腿離開前,回首補充:「妹,老哥一直很感激妳,我的修道前方有妳,不怕走上迷途。」
  「……」滾吧你!

 

  +

 

  「妹,火星太危險,快救我回地球!」
  大哥一通電話,像是詐騙集團似的。
  今天是CWT場,他也不是沒逛過同人場,FF和CWT都是戰場,明明都經驗過了,現在打來是鬧幾個意思?


  「妹,跟你說,CWT戰場給女生的Buffer簡直無敵,她們攻守力高得很誇張,不敢相信我一個一米八的男子漢被她們擠退三尺遠,我現在窩在角落求生存……」
  我忍不住噴笑。
  大哥顧不得我的嘲笑,繼續說著他的經歷:「還有幫妳買的BL本,整排女生身高不高,就我一個一米八卡在那邊,超級惹眼,嗚嗚嗚嗚我嫁不出去了……」
  雖然我很想給他幾句安慰,但想像那個畫面,憋笑就很不容易了。


  我輕咳兩聲,壓住將要漫出喉嚨的笑聲,道:「咳嗯,所以你有買到嗎?」
  「有啊,我跟攤主說『我幫我妹買B、BL新刊,她叫盧小小。』我居然對神聖的兩個英文單字結巴,我沒有勇氣再來了,好丟臉……」電話中的大哥語氣甚是沮喪。
  「喔,你加油。」反正我是不相信他不會再去的鬼話。
  「喂,妳是不是太冷漠了?妳的半條命還掌握在我手裡呢!」
  對,我的本子們還被綁票。
  我只好放棄冷處理態度,很是誠懇地說話:「勇氣是唱一唱歌就會來的,你不要輕言放棄,就是講個單字結巴,攤主能接受你的青澀的。」
  「呃!不好!有一群敵人過來佔領休息營,孤軍難敵,我先閃了,再見。」大哥急忙掛了電話。


  「……」
  我將手機放到一邊,伸伸懶腰,結束早上的期中考試,身心解放,還沒有大哥來煩,這是個很好開Word寫點東西的時機。
  我滿意地坐在電腦椅,開了主機開了新的Word檔沉思。
  最近小說連載完結,本想著休息一陣子把眾位親友的文章給讀一讀給點心得,不過寫作的天時地利人和難得,還是想寫點東西。
  嗯,不如來寫點原創短文。
  我稍微構思了下架構,寫短篇一般不喜歡寫太多大綱,這樣在寫作時自己也有比較多樂趣,所以脈絡大致上浮現後我便開始敲鍵盤。


  「……」
  等我回過神來,Word文件有著一份未完結的BL小說。
  我明明想寫的是一段友情熱血的故事,為什麼捕手和投手在體育館倉庫突然啾在一起了……
  一定是電腦中毒。

 

  +

 

  「妹,我最近被戰BA訓練,等級升上一點了耶!」
  自從大哥從CWT場回來,十分熱衷各種訓練,還要給他攻受分辯教學,他自己看個戰國BASARA、虎與兔之類的,似乎越來越沉迷大叔級的美男子。


  「我覺得是幸村總受。」他給了結論。
  我好像沒聽他說過誰不是總受的。
  「我比較能接受蒼紅……」說這話好生羞恥啊!大家到底怎麼說出口的!
  「你真癡情,在我腦中,幸村在不同的平行世界分別和不同的人在一起呢。」大哥得意洋洋。
  「你腦中是有幾個世界,不擠嗎?小心爆炸啊!」
  「我沒數過,但我想用一句話來形容是最棒的。」
  「……」


  「眼界所及,盡在吾胸。」


  「……喔,真不錯。」我給他拍拍手,鼓鼓掌。
  「人類是一種只要能看見就會認為自己到得了的生物,所以在登到至高之處時,就會有胸懷天下之感──伸出手,就感覺自己在擁抱天下!」
  我冷靜地看他彷若置身山頂,眺望山下一片雲海,不知道是不是天下精英學子都有些奇怪的腦子病,不然怎麼解釋兄長這副讓人憂心的模樣。


  「對了。」大哥回到平地,問道:「你那邊還有同人本嗎?缺糧啊!」
  「BL嗎?我這邊都是清水向的。」
  「我希望可以再重一點,那種親一下的~抱在一起的~」大哥羞赧地表示心願。
  我回想了下,道:「呃,是有啦。」
  「那撫摸的?」
  「……也有吧。」我不知道他說的是怎樣程度的撫摸耶。
  「半露胸膛的呢?」
  「也有種草莓情節的。」


  「……」原本坐著的大哥突地一跳,驚道:「原來妳的清水等級是這樣!」
  我聞言一愣,道:「咦?因為沒有R18啊?」
  「什麼……怎會如此?我以為我們起點差不多,妳為何突然離我遠去?」大哥焦慮地走來走去,靈光一閃,指著我:「我明白了,你的清水等於我的高階,原來對你來說只要沒有R18就是清水,我以為自己小看妳,沒想到我是小看了小看妳了!」
  我確實很吃驚,清水的意思不是沒有R18嗎?


  「妳這傢伙,真的很愛裝弱耶!」大哥很是氣悶。
  「呃,我真的以為是這樣啊。」
  「我的高等在你眼中只是清水等級,我們兩個的BL之力不是一目瞭然嗎!」
  「……你冷靜點啊。」我也很氣悶,為什麼搞得像我是個騙子啊!
  「住嘴!我不會再相信妳了!」
  「……」


  「哼!再見!」
  「噢,掰掰。」我乾巴巴地揮手。


  然後,大哥就哼哼哼地跺腳離開了。

 

  +

 

  「妹,妳今天比較晚睡耶。」
  大哥這次開房門的方式比較含蓄,連表情都有幾分含羞,看得讓人驚悚,他怎麼每次都有新花招對付我?


  我瞅他一眼,繼續看小說:「高興啊,不行嗎?」
  大哥羞怯怯地說:「我其實也很高興,雖然只剩下九分鐘。」
  「……」他又有什麼毛病來著?
  「妳怎麼不問我為什麼很高興?」
  「一定要問嗎?」我不是很想知道……
  「要問的,快,剩下四分鐘了。」大哥急道。
  「不問。」我冷漠地繼續看小說,眼角注意到手錶時間,11:56。
  「好吧─────妳讓老哥傷心……」大哥沒有離開,在門口打轉。


  我看著時間轉向12:00,抬眼,道:「好了,你可以說了。」
  「我的生日,一個人孤單地過了。」
  唉唷,原來是他的生日啊?還真的沒記得。
  「哎,我默默地陪你渡過幾分鐘了,不孤單。」我這次沒刺他幾句,很好心地予以安慰。


  「……還是妳懂我,連最後幾分鐘都要吐槽我。」大哥感慨一嘆。
  「……」


  好好,生日快樂,開心就好。


  煩。

 

  +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做什麼──


  我是盧小小(筆名),我在CWT同人場,我在當攤主。


  我納悶地看著我的攤位桌面擺置,除了過去舊刊、親友寄攤的本子不計,桌面還有一本兩個棒球服投捕手為封面的小說新刊。
  這是個神秘現象。
  那篇短文神秘地不是短篇,變成八萬字的長篇,然後又神秘地請繪師畫封面插圖,再神秘地讓印刷商家印製,最後在神秘地出現在攤位上,上頭還閃亮地貼著見本NT$300。


  我心頭一直有種什麼東西破繭而出的感覺,直到現在才清晰,但我不想說。
  突然好像失貞一樣的鬱悶啊!


  入場時間一到,空曠展場突然像湧入喪屍似的,每次經歷都覺得害怕,守住攤位一方天地方為上策。
  人一多,攤位就陸陸續續忙了起來,我今天的小精靈只負責購本,攤位由我一人負責,拿本拿錢找錢通通自己來,搞得手忙腳亂。


  「我幫我妹買本,叫盧小小,那個投捕手那本。」


  不是我耳朵有問題吧?我怎麼好像聽到有個熟悉的聲音?我自己預購自己的本是哪招!何況我才沒幹這種事!


  我抬頭後,雙雙愣住。


  「……」


  「……」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做什麼──最好讓我失憶吧!


  大哥震驚一會兒便回過神來,將手上的錢擺到我手上,拍拍我的肩:「妹啊,傲嬌多了就不可愛囉~」


  「……」


  大哥欣慰地莞爾一笑,抽走那本原創BL小說,然後離開。


  


  我很納悶,自己沒怎麼在意BL啊,為何今日走到這一步?

 

  跌坑跌得滿臉血啊。

 

 

【完】

 

[Nowadays]
  妹:哥!你有看History是非嗎?
  哥:有啊!齁!超棒的啦!教授那大叔──我看預告時鼻血就要流滿地了!還有那個越界,哎唷我的天,隔網接吻──
  妹:越界了越界了>//////<
  哥:還有體育活動中男人間的交錯的青春汗水!過年時咱們用客廳的大螢幕看!
  妹:Are you sure(驚)?

 

[後話]

  其實我最想寫的就是Nowadays。

  近期論文壓力山大,就想來個短篇抒壓!

  一直有想要這段趣事做個總集,畢竟我那大哥越來越正常了,要來點後續分享不容易,我覺得他應該有去看過醫生(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