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3Z學園  沖神

》工商資訊→

》印量調查中→

 

  咚隆咚隆──
  傳遍全身的細微震動不間斷地打擾入夢深度,極為難受。
  沖田總悟緩緩轉醒,伸手摘下紅眼罩,伸展緊繃的身軀。
  正乘坐於火車,鐵軌行駛數個時辰停停走走,不斷停站、再度行駛,習慣後便睡著了,至於再度影響睡眠,只能說是睡太久的緣故。
  窗外天色漆黑,上車時還是藍天白雲的午後,現已黑夜籠罩,窗外景色難以辨認,車廂內部倒影干擾視野,所見的就是他傻愣愣地與自己相望,淡薄模糊的倒影似乎隨時會被夜晚蟄伏的野獸襲擊吞食入腹。


  『終點站即將到站──……』
  寧靜的車內忽地一道廣播,代表這輛車即將送旅客至此。


  沖田總悟聽著熟悉的站名,不急不徐地提著行李下車。
  口中吐出冰冷空氣凝結的白霧,在微弱路燈下漸漸消散。
  他看著列車行駛離站後,托著行李箱,一步步走入黑夜中。

 

  +

 

  沖田總悟就近找了間旅舍住下,直至日上三竿才清醒,老闆在他門上貼了張便利貼,表示自己要出去種田,讓他自己翻冰箱找東西吃。
  「老頭這隨性的樣子一往如昔啊。」他笑了聲,卻沒有翻冰箱,而是穿上拖鞋出門。
  鄉野地處偏僻,三面環山,一面靠海,有著淡淡的海味與山間清新的氣息,除此之外還有泥土、畜牧的氣味,筆墨難以形容的混合型嗅覺刺激。
  四周大半農田種稻,此時金黃稻穗垂落,正是收成之際,老闆身兼多職,說種田八成是收稻了。


  「哎呀,小總睡到現在啊?」老闆娘捧著一籃雞蛋回來,剛好遇到要出門的沖田總悟。
  「嗯,謝謝你們留我住幾天,我們家太久沒住,一時有點難收拾。」沖田總悟低眸淺笑。
  「沒問題啦,大家都老鄉,哪有那麼講究!好久沒回來,只有你嗎?十四他們呢?」老闆娘沒提到沖田三葉,因為他們還是知道沖田三葉病死而葬在家鄉的。
  「沒,就我一個,突然想回來看看。」
  「沒事回家住住,跟大夥兒聊天,悠悠哉哉的放幾天假,小總好好休息啊,我先去做飯,等會要送到田裡去,你要吃嗎?」
  「不用,我出門走走,謝謝。」
  「小心安全啊。」老闆娘溫婉笑著進屋。


  沖田總悟鬆了口氣,對這類交際十分不適應。
  然而,這裡祥和、親和的氣氛是沖田三葉喜歡的,她說起以前的事全是懷念的口吻,卻因為她的病情不得不離開,往城市的大醫院治療,最後病死在異鄉,死後才如願回鄉。
  他揪著發疼的胸口,強迫自己不要再轉移焦點,否則特地跑回來一趟還有任何意義嗎?
  兩年,兩年過去還是這麼難受。
  真絕望。


  返鄉能否解決這次感情分裂危機,他真沒把握,橫豎想著當初跟神樂告白那天,動機實在不純粹,悲慘的是還被神樂給猜中,他不想說謊,只好閉口裝死。
  他想,若不把含糊不清的界線分開來,他們就不能繼續在一起。


  他千萬不願看到這個結果。


  心裡亂七八糟的,焦急得很。

 

  +

 

  在離住宅居處稍遠的地方,一處簡陋屋舍是沖田姐弟兒時的住所,又小又破,但對兩姐弟而言,倒是足夠過日子了,清貧但安然自在。
  以往居住的痕跡在時間沖刷之下變得淡薄,久未居住,屋頂磚瓦零落,牆壁斑駁不堪,能看著庭院的小小緣廊破了一角,上頭佈滿落葉樹枝,庭院裡長著亂無章法的野草野花,一眼便知這裡早已廢棄,不再有人居住。
  沖田總悟捲起衣袖,開始整頓屋宅。


  兩年前送沖田三葉返鄉時沒有回來這裡過,沖田三葉也不葬在這裡。
  這要一個人收拾不知道要到何時。
  他其實沒有挺煩躁,一點一滴地清理,就像在刨心,他將很多東西埋了起來,而今將慢慢重回記憶中:姐弟相處的過往,與土方十四郎、近藤勳等人的際遇,相處的點滴曾經刻劃於這個屋子裡,但時光殘忍的抹淡了痕跡,再過一段時間,或許便消失無蹤了。
  他燒去了過去的相片,卻捨不得燒去這間生活過的房子,默默等待著過去的痕跡全都消失,他心裡裝作不清楚自己是割捨不去的,自以為逃了開來,時間過之後就不會帶給他痛苦。
  到底哪裡來的愚蠢想法呢?


  面對著過去,他痛得茫然,心裡仍是一團麻。


  他想念沖田三葉,很想很想……


  清理了大半天,沖田總悟餓得頭昏,抬首看看今日成就,庭院清了乾淨,房屋卻還沒動作,但這也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
  他去小河邊洗手淨面。
  夕陽已至,放遠望去,金麥稻穗在暖黃夕光下閃爍,山風拂過如曬過的毛毯。
  冰涼的河水自顏面滑落。


  不遠處的女孩正在跟一對農民夫妻聊天,似是注意到沖田總悟的視線,朝他看來。
  一陣風吹過,女孩拉住頭頂草帽避免被吹走,抓著一撮雜草,全身髒兮兮的泥土,向他笑了起來。
  直率開朗,沒心沒肺似的,傻蛋。
  沖田總悟似是無奈似是安心,粗魯抹去一臉水,走向她。

 

  +

 

  「這位是……?」
  旅舍老闆娘困惑地看著剛回來的沖田總悟、神樂以及自家老頭子,問得是嬌小可愛的女孩子,像小孩似的玩得全身泥巴。
  「我老婆。」
  「臭小子的老婆。」
  「神樂……」
  三人異口同聲不同話,二對一分出勝負。
  老闆娘愣了愣,高興地拍拍手:「哎呀,小總有老婆了呀!那有寶寶了嗎?」
  「太早了,過幾年再說。」
  「……」
  神樂懶得理隨口胡說的渾蛋。


  老闆娘喜歡女孩子,格外熱情地牽著神樂的手招待入內,問她姓名、問她哪裡來的、問她怎麼認識小總的,看她初來乍到,又在外頭玩得一身泥,便領她去泡溫泉,將髒衣服帶去洗洗。
  神樂一愣愣地還沒反應過來,已經全身脫光光地站在溫泉前,下水後遍及全身的消疲舒坦感讓她不由得發出讚嘆。
  她趴在岩石邊上閉眼享受。


  一聲木製拉門拉開的聲音,她懶洋洋地回頭望了眼,是毛巾裹著下身的沖田總悟,她沒在意,轉頭繼續享受溫泉帶來的幸福。
  「……」
  沖田總悟左右來回檢視自個兒身體,年少強健,肌肉分布得宜,哪裡讓人看不上眼的?這對看著那細白如雪的背脊身心蠢蠢欲動的他公平嗎?


  「你不問我怎麼找到這裡的嗎?」神樂背對著,不見表情。
  「怎麼來的?」沖田總悟順著話問,從另一處下水,離她一段距離。
  「我去問十四的,問你的家鄉在哪裡。」神樂頓了下,有些生硬地開口:「這可不是懂你,誰想都知道你會回老家阿魯!」
  聞言,沖田總悟不禁失笑。
  「不要笑!揍你喔!」她轉頭使一記眼刀。
  「妳倒是揍,揍得痛快點,我等著。」
  認命挨揍不是他的畫風,大體上是心裡有悔想贖點罪吧。神樂頓時蔫蔫的。


  「我還沒想好。妳為什麼跑來找我?」他不樂見她消沉的模樣,心裡煩躁。
  「不清楚……」
  「啊?」他嘴角抽搐。
  「不清楚!但是!」她回過身,溫泉浸泡得臉紅撲撲的,卻是沉眉欲哭之態,「你要一個人面對那麼傷心的過去,我、我靜不下來……」
  「……」


  「你、你沒事吧……我有趕上嗎?」她怯怯地覷眼他的表情。
  他傻愣愣的,以往白得略顯蒼白的臉泛著微紅,赤瞳微微動搖。
  見狀,鬼使神差地令她紅透了耳根,有點扭捏難受。
  他水中快步走了過來,滑出一道道水痕,雙手揚起,迎面緊抱住她,空中散亂飄揚的水珠幾顆落到她的眼、鼻、背、手,溼熱的體溫與溫泉的熱度燙得她心裡灼熱。


  「沒趕上!妳還在田裡玩了整天,留我一個在那屋子打掃,妳是故意的吧!」
  「這……」百口莫辯,能說她覺得收成挺有趣的,就跟著採收了一下午嗎?
  「關於那天告白,我沒有辦法解釋,就是妳說的那樣,我無話可說。」他遲疑且忐忑,「用這心態跟妳處了兩年,或許得用更多時間分清……」
  話未完,他的腦袋被拍了一下。


  「算了,分清楚什麼?難道你是擔心自己用喜歡姐姐的心情對待我嗎?兩年了,至少最近你怎麼喜歡我的還是清楚的,哼!就是煩你告白動機不純阿魯!」
  「……」他擁得更緊,像道歉又像撒嬌似的。
  「……不玩了,膩味死了!」她推扯開來,不自在地要上岸,又被拉回懷中,無奈嘆道:「我要去吃飯!」


  「等會。」
  他抱緊這嬌小的身軀,復道:「再一會就好。」

 

  +


  秋夜鄉野,人煙稀少,亮燈的住宅罕少,路燈更是少得可憐,只有主要道路一盞盞路燈微光閃爍,如地上銀河般。
  沖田總悟與神樂穿著老闆娘給的和服,提著一燈籠漫步鄉間小路。
  這裡的情侶或夫妻喜歡在靜謐的黑夜中散步,穿著不能太散漫,這對他們來說像是個儀式,黑夜中難辨方位,一盞燈一條路,兩人無論困難,相依而行,陪伴一路一生。
  沖田總悟和神樂皆不擅面對這種柔蜜纏綿的行為,彆扭了好一會兒,還是被老闆娘推出門,目送也就算了,還拿著帕子拭淚,像送出嫁似的。


  「這個說法,以前姐姐也有過……」沖田總悟搔搔鼻尖,想讓曖昧的氣氛消散一些,他的彆扭更甚,從泡溫泉後像是又初戀似的,心裡頭砰跳個沒完。
  「咦?誰啊?」
  「蛋黃醬。」
  「……」神樂消化了一點時間,大驚:「啊?他們是戀人?」
  「倒不是,他們沒在一起過,但……算是差了一步吧。」沖田總悟不太高興,自小而來對土方十四郎的不爽,有一半可出自於姐姐的關愛被這蛋黃醬分走許多的關係。


  「這樣啊……」神樂有些難過消沉,生離死別之情酸澀糾葛,光是想著就令人感傷。
  「別想了,我不該提這話題。」
  「不是,你講講三葉姐的事,我也想知道她是怎樣的人啊。」
  「這……沒什麼好聽的。」沖田總悟有點困擾。


  「能把你這種傢伙養大,可是豐功偉業,我可是感同深受阿魯。」神樂捻著不存在的鬍鬚,哼哼道。
  「喂,你感同深受什麼的?要養也是我養妳吧!妳吃了我不少霸王餐啊!」
  「你養我身,我養你心啊魯!」
  「嗯?妳身?這我不清楚,要不現在檢查一下?」
  「你想幹麻!儀式裡莊重點啊!」神樂警鈴響起,趕忙跳離一尺遠,護著胸口。


  他笑了起來,提籠暖光照得臉龐格外柔和。
  她心裡酥麻麻的。


  「神樂。」他走近她,牽起她的手。


  「不要離得遠,一路一生,走丟還得找妳。」
 

 

TBC.*

 

一股蘇力(?)襲來。

雖然蘇得我疙瘩,但私喜歡最後一句話。

很奇怪我真的覺得寫很多,但字數卻是每篇越來越少。

下章就完結來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雖然字數越來越少
    但是裡面的情緒越來越需要時間消化
    如果字多了,我可能不花半天消化不完w
    喜歡太太的文風,逐字逐句琢磨得很美
  • 這篇過去大概有十萬字,現在濃成兩萬左右。
    不過主軸不變之下,情緒收放就更緊了點。

    謝謝你的心得!
    雖然字數少了非常多,但我個人反而比較喜歡這個版本: )

    本旅 於 2018/06/05 12: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