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品文

》應該算無CP,不過為防萬一還是要說有一點點BL

 

【00】


  楊嫣散忘記自己死了幾年。
  這棟13層樓的公寓,名叫山居小棟,別聽它大名如此,它周圍沒半座山,這是個還未結案的懸疑事件。
  當時楊嫣散就住在13層,那電梯是偷公減料還是怎麼著她也不知道,反正在她搭電梯下樓時,電纜斷了。
  她就這麼孤伶伶的摔死了。
  更悲慘的是電梯墜落一半時,她狠狠撞到腦袋暈過去,雖然沒感覺到死亡的痛苦,但因為這腦袋一撞,撞得她現在想不起來很多事。
  她每天都在等投胎,但她每天都等不到。
  原因應該是生有所戀。
  於是她可憐兮兮的蹲在電梯苦思,擠擰腦漿要從這破記憶尋得中一些可能性。
  掛念家人朋友?她想不起來家人和朋友的長相。
  夢想未達成?她想不起來有什麼追夢之旅。
  說說她為什麼還不能去投胎!
  生氣!

 

【01】


  楊嫣散當孤魂野鬼的日子裡,很長一段時間都是觀察搭電梯的人群,疲累加班的上班族、和樂融融的家庭、青春洋溢的大學生、不知廉恥就在電梯裡造人活動的成年男女……
  她在狹窄幽閉的電梯間看著住戶來來去去,心裡好苦、好想投胎,天公伯伯,這人世間還有什麼值得眷戀的嗎?
  絕望之中,她感覺背後突然有點重量,她的後背包居然有重量,她以為背包是血肉的一部份了呢!
  背包裡有錢包、手機、兩本書,但沒有應有的重量。
  她試著拿起物品,拿不起來,但手指似乎有掃到什麼東西的感覺,這令她燃起一線希望。


  ──必須拿起手機!


  住戶哪家WIFI帳密都知道了,還會無聊嗎!
  只愁不能拿手機上網了啊!

 

  +

 

  于承搬到這棟重新裝修過之下漂亮的公寓13層的,便宜又美觀,於是租了下來,心情挺美麗。
  不過這美麗的心情只持續到遇到鄰居。
  鄰居說:「你住的13層這間房以前租給一位年輕小姐,因為電梯電纜斷了,自由落體摔死了,這戶成了兇宅,乏人問津。」
  于承打電話要狠狠罵破房東,然而房東已經出國去了。
  好心鄰居寬慰道:「那件事也差不多十年了,大家也都搭那新電梯啊,不要想太多啊,只是……沒事,你放心住吧!」
  于承痛恨這未盡之語,強顏歡笑:「您就說吧,好讓我住得有底。」
  「嗯,最近大家都覺得電梯怪怪的,好像有股……煞氣,雖然毛毛的,但大家還是搭電梯,也沒出什麼事,你不要太在意。」
  于承鐵青著臉,點點頭。


  礙於男子漢的面子,他沒有說出口:我怕鬼啊!

 

【02】


  自從拿起手機,楊嫣散有種開心到要升天的感覺。
  不過她還是沒有真的升天。
  滑手機能連網,還不怕沒電,玄學就是懸。
  楊嫣散對此困惑,還發PTT發問,不過噓聲一片說她發廢文,這群鄉民真是無理取鬧。
  她還找些APP手遊來玩,可惜課金不含冥紙,否則她也有存一些起來的。
  日子過得美美的,能慢慢等投胎還不會無聊。

 

  +

 

  ──之前跟你說那電梯好像有股煞氣,應該是誤會啦。
  好心鄰居最近這麼跟于承說。


  于承還是不太放心就這麼搭電梯。
  他稍微有點靈感體質,對於那死過人的電梯,他趁著門口打開時一看,還真的被他看見了什麼。
  一個灰暗的人影縮坐在角落,長髮垂落,雙手捧著什麼,還發出陰森森的笑聲。
  嚇得男子漢不小心差點腿軟。
  那人影似是感應到了什麼,緩緩抬起了頭。
  于承像一匹被馬鞭的馬,噗嗤嗤的從旁邊的樓梯跑上樓。

 

【03】


  最近有個大概是大學生的男性,從不搭電梯,而是一步一腳印爬樓梯。
  「少年,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楊嫣散不怕事多,就怕無聊,這麼奇怪的事讓她八卦之心燃燒。
  結果竟然被她發現少年住在13層,還是她死前住的那間屋子。
  「所以,他是怕跟我打照面?」
  楊嫣散有點難過,她久居電梯多年,從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連嚇人的事都沒做過,為何要怕她?
  她想讓少年知道她並沒有惡意。
  如果可以的話,少年能跟她說說話就更好了。

 

  +

 

  前幾天開始,于承爬樓梯時,每爬到一層,就聽到電梯「登」聲開門的聲音,登了13次,嚇得他每晚都怕那死去的電梯女性爬來找他。
  一連經過七八次這種事,于承那顆懼怕的心開始麻木,甚至升起了抗拒勇士的激動心情。
  電梯鬼小姐第十次跟他回13層時,于承霸氣外漏,衝回房間拿出蒜頭、十字架、米和平安符,感覺能驅鬼除妖的東西通通拿來,衝到電梯門前。
  雖然因為膽子還是有點不夠,所以沒有讓電梯門打開。
  「電梯小姐!不要再跟著我了!我告訴你啊!我才不怕你呢!我身上的東西你會怕吧!會怕的話就不要再跟著我!」于承火氣上頭,指著電梯么喝著。
  電梯門緩緩打開,裡頭沒有鬼影。


  只有一排血字:09XXXXXXXX,小帥哥,給我你的。

 

【04】


  楊嫣散原以為那個破口大罵的男生不會理她,見他僵著臉離開,她還很失落,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有個未知號碼傳了簡訊過來。
  「你是誰?」
  她很是開心,死後第一次收到小男生的電話和簡訊。
  這要慎重點。她輕咳一聲,坐正姿勢,回傳簡訊。
  「楊嫣散,你呢?」
  下一封簡訊過了很久才傳來。
  「于承。妳……妳是鬼嗎?妳怎麼能傳簡訊?」
  「我是死了沒錯,玄學的事我也不懂,如果你知道的話,能不能幫我問問怎麼用冥紙付簡訊錢嗎?還有怎麼課金!這很重要!」
  「妳要課金不會用金融卡或信用卡嗎?」
  「信用卡早停了,金融卡……不知道誰把我的錢全取走了……」
  簡訊斷了一段時間。
  「話說回來,楊小姐,妳死了我為你默哀,但妳不能這樣嚇人啊,不道德知不知道?」
  「……我沒嚇人啊!」
  「妳每次都跟我上下樓,妳這不是在嚇我!?」
  「你誤會了!我是用行動跟你表示我沒有惡意,不是惡靈!」
  此時,電梯門開了。
  楊嫣散慌忙道:「不是,于先生,我真的沒……」


  進來的是掃除阿姨,而非于承,掃除阿姨扛了一身掃除工具,先是一愣,搖搖頭感慨:「現在年輕人搭訕方式真別緻。」


  然後,慢慢擦掉一排血字與旁邊用原子筆寫的電話號碼。

 

  +

 

  于承心情複雜的走樓梯下樓倒垃圾,手裡滑著剛才跟鬼小姐通簡訊的紀錄,越看越覺得神經病。
  鬼也不知道他為什麼一氣之下就留電話號碼,要跟鬼小姐講講道理。
  忽地,肩膀被什麼一拍。
  于承白了臉,胃酸翻滾。
  「于先生,拜託你不要在公共區域亂塗亂寫字!」掃地阿姨微慍,「我請調監視器看到的,雖然不知道那排紅字誰寫的,突然黑屏看不到,畫面再出來時,就看見于先生你往牆上寫字,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啊!」
  于承心裡苦。
  膽氣火氣又上來,滑手機啪達啪達打簡訊:
  「楊小姐,請妳沒事快去投胎,不要造成電信業者帳單寄不出去!」
  簡訊飛快回傳過來。
  「我投不了胎。哎哎,你有玩XX手遊嗎?你有空去註冊一個嗎?我缺個好友,不然我做不了今日任務,我的ID是投胎無門的電梯姐姐。」
  「……」
  于承無言多次,有點習慣了,找商店搜尋APP,花了點時間下載和註冊,搜尋好友卻沒找到。
  「喂,沒有妳啊,鬼註冊的遊戲無法進資料庫對吧!」他簡訊傳回現況。
  「怎麼可能?給我你的ID,我加你好了。」
  「ID是飽受困擾的魚。」
  「你是受什麼困擾?」
  「……」于承膽子又縮,不敢回傳。
  他再回遊戲,已經有一則好友邀請通知,點進一看。


  ID:投胎無門的電踢姐姐。


  電踢。

 

【05】


  楊嫣散對著更改ID暱稱欄猶豫很多天,因為要改名字得花入手有限的遊戲幣,後來咬咬牙就算了。
  懷著這股怨念,每每在遊戲上虐別人,因為她每天都很閒還不用睡覺,很快變成頂尖高手的位置。
  于先生傳來簡訊:「哎,新活動帶我一下。」
  「沒問題,我這司機就開車過來接你!」
  楊嫣散開起遊戲,但飽受困擾的魚還沒有上線,倒是又傳了封簡訊過來。
  「楊小姐,開車的意思你還是GOOGLE一下吧。」
  楊嫣散不明所以,乖乖地查詢,一查紅了臉。
  這時簡訊又來一封。


  「我鼓起勇氣一問,做鬼也風流是真的嗎?」


  楊嫣散沒回他,而在遊戲裡狠虐飽受困擾的魚。

 

  +

 

  于承最近有點賭氣。
  好說歹說也在遊戲打滾十多年,這麼一款手遊就被一個無課玩家打趴在地,氣得投注在遊戲裡的時間多了許多。
  另一頭情人就不高興了。
  于承迫於形勢,只好帶情人回家以辯清白。
  情人按下電梯,于承的爾康手剛揮出去,電梯門就開了,他沒看見那鬼影,不禁一愣。
  「幹麻呢?走啊!13樓對吧!」情人一笑,走來摟過于承的腰走入電梯。
  電梯門關。
  情人邪魅一笑,將于承壁咚:「于承,你還好吧?為什麼一臉被我強姦的臉?」
  「健,別在這裡啊……有人看的……」于承臉都紅了。
  情人只以為是情趣,扳著于承的下巴就吻上。
  于承有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
  待一綿長的吻結束,13樓層到,電梯開了,情人先走了出去。
  于承留在原地,抖著手開手機。


  「于先生,不要在電踢裡開車!」
  「電梯。」
  「你男朋友好帥喔,等會傳照片給我!」
  「你們……你們不會窒息吧?13層的閉氣時間,好神!」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電梯小姐敬佩!」


  
【06】


  「妳還挺開放的,不在意我同性戀嗎?」于承的簡訊道。
  楊嫣散精神來了,這就是心靈交流時間對吧!
  「電梯姐姐為你開解,活著的時間不多,在意太多,日子就不多了!」
  「真有道理。」
  「原來你飽受困擾的就是這個,大家相愛不容易,好好在一起吧。」
  「呃嗯……好的,謝謝妳。」
  楊嫣散感覺跟于承好似關係更進一步,心裡一暖。
  「于承,我也要謝謝你。」
  「?」
  「我等著投胎好久,無聊又孤單,你肯陪我聊天打遊戲,這幾天我玩得好高興,謝謝你。」
  「謝什麼,朋友不用謝字!哎,我剛才好像也謝妳了,哈哈,別在意。」
  楊嫣散眨眨眼,眼淚一顆顆落下。
  她感覺心口似乎有什麼冤怨散去,變得輕飄飄的,原本狹小的電梯口化為一條的發光的小路。
  「于承,我好像可以去投胎了。」
  「……這麼快?妳才剛知道我是同性戀,就要走了?」
  楊嫣散眉一皺,怎麼聽著很奇怪,一般不是應該是男主角說『妳才剛知道我喜歡妳就要走了』嗎?
  「唉,也好,妳快去投胎吧!咱們說不定能再當朋友!」
  「嗯!我會想辦法當你女兒或兒子的!」楊嫣散淚眼汪汪。
  「……我是同性戀。」
  「啊,那我投胎成男生你會不會喜歡我啊?」
  「你投胎個0號,不要太女氣,樣貌好看點,我可能會喜歡。」
  「你不是被穿的那個嗎?」
  「被穿……算了……你投胎過來我都不知道幾歲了,你下輩子就一樣愛玩遊戲,再來個奇葩ID,我就認出妳了。」
  「嗯!于承,謝謝你,我真開心!」
  「嗯……楊嫣散,不用謝,我也很開心。」


  
  +

 

  于承跑著回山居小棟,開了電梯走進,滿頭大汗,喘著大氣。
  「楊嫣散,再見!」
  一股冷風拂過耳邊。
  電梯搭到13樓,于承粗魯地抹了下雙眼,疲累地回房間,只想大睡特睡。

 

【07】


  小男孩坐在剛堆好的沙堡旁邊,撐著折疊傘遮陽,雙手扶著手機打遊戲。
  忽然,一雙腿出現小男孩前方,小男孩抬起頭,嘖了一聲,被來者打了下頭。
  「承拔拔,我就玩一下嘛……」小男孩淚眼汪汪,鼓著臉頰道。
  「一下是幾個小時為單位的?小心你健拔拔揍你啊!」于承拉起小男孩,牽起他的手帶他回家。
  「不要告訴健拔拔啊!」小男孩緊張了。
  「嗯,看你乖不乖啦?」于承逗弄小男孩一會兒,見他要哭了才轉了話題:「你剛才玩了什麼?」
  「承拔拔玩的那款遊戲啊!我剛才有加你好友了!」
  「……你怎麼知道我ID的?」
  「之前看你玩的時候看到的啊!」
  「小子認了不少字嘛!」于承笑顏開,滑手機開遊戲起來。


  新好友邀請ID:不愛溜滑踢的小酷哥哥。


  溜滑踢。

 

  +

 

  夜半時分,于承安定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的星星螢光貼紙。
  「健,你記得怎麼領養小朋嗎?」
  床邊另一男人濃濃睡意,撐起眼皮。
  「嗯?記得……你是說『很有眼緣』……怎麼了?」
  于承噗嗤一笑。


  「對,很有眼緣。」

 

FIN
 

搭電梯時突然冒出來的靈感。

兩個主角都傻二傻二的,寫得挺開心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