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年來靈研社能待著超過一個季節的社員,便足以稱為怪人。


  每個月平均兩次的實地考察,不說可怕,還可能有生命危險,一般經歷一兩回的學生便不敢再繼續而退社,所以現在能留存至今的成員自然是怪人了。

  「你聽說了嗎?靈研謝社長又住院了!」


  「咦?又來?哎,他們那群神經病又去哪裡瘋了?」


  「好像是火災過的房子,謝社長滿身牙痕,牙痕處都有黑斑。」


  「嘖嘖,謝社長上個月去廢棄醫院被放在手術台上,砍了好幾刀,還搭救護車送醫的耶!」


  「靈研社的就是神經病已經是大家的共識了。」


  幾個學生在校園餐廳裡談論八卦,道桓平心裡贊同就是神經病,顯然忘了自己也是社員之一。


  上次,謝知衍雖然不到命危,但情況也十分兇險。


  考察地點廢棄醫院,之所以廢棄是因為醫院的某醫生私自帶走一位病患到手術台上解剖,沒進行麻醉,那病患慘叫的聲音到現在還留在醫院,淒厲哭喊聲令人不禁想像當時恐懼害怕的情景,當時在場聽見的人皆有深深的陰霾。警察攻破現場前,醫生用手術刀劃開自己的頸動脈,大量失血而亡。死後的醫生仍在醫院,持著手術刀,安靜而瘋狂等待活人解剖。


  謝知衍這人八字不輕不重,但是運氣相當背,每次社團活動出事八成都是他,醫生其實也沒有能力活人解剖,偏偏那天被醫生附身到剛好沒帶護身符的彭善悟身上,這不就被活人解剖了。


  醫院本就陰氣重,醫生低調又易懂得躲藏,所以多年來也沒被抓走,不過解剖謝知衍後就被抓了,醫生也就是等這麼一個再次活人解剖的機會。


  謝知衍嚇是嚇壞,但沒破壞絲毫對靈異現象的熱衷,事後還說醫生無論生前死後皆是為了一場博命的活人解剖,相當心滿意足。總之謝知衍依舊坐鎮社長之位,狂熱地執行實地考察活動。


  這次的火災房宅,謝知衍被鬼童啃食,身體各處皆有被啃咬的痕跡,傷口不深但帶有詭異的黑斑,慘不忍睹,至少一個月內不會再安排社團活動。


  「社長確實挺背的。」戟岷捧著菜盤到道桓平前方坐下,順著八卦的話跟道桓平閒話。


  「解散社團就一勞永逸了。」道桓平哼道。


  戟岷知道這個是道桓平的雷點,幾次詢問也沒問出對方為何入社,既然問不出來也就沒必要惹怒他人,改問道:「社長那黑斑是怎麼回事?醫生檢查不出來,還說是胎記,那到底是什麼?消得掉嗎?」


   「嗯……類似詛咒,不管謝知衍去哪裡,鬼童都有辦法找到他,還會慢慢侵蝕謝知衍。」道桓平停下吃飯,皺眉道:「鬼童應該沒『死』,所以黑斑沒有消失。」


  「那社長會死嗎?」戟岷問得語氣像家常。


  道桓平拋下碗筷,面容不快,答道:「他若解散社團,我讓我爸幫他除掉,自然沒事。」


  戟岷了然,「看來社長不願意啊。」


  「所以讓他求別人去吧,我們不想幫助找死的人。」


  道桓平心氣不順,沒了胃口,倒掉午餐殘食,跟戟岷揮手道別,走出餐廳沒多久,一人走到他旁邊,是卓季虹,剛才便坐在學餐內吃飯,兩人雖然看見對方,但沒有坐在一塊。


  「想什麼呢?」卓季虹笑道。


  「……」道桓平看她的笑容就想巴她幾掌。


  「還生氣呢,我都收了那女仙快足月,你要氣到再也不管我嗎?」


  道桓平捉住她的手,陰沉著臉:「這幾年,妳一直如此,怎樣妳才肯回頭?」


  「……你怎麼還看不透呢?我在想什麼。」卓季虹安撫般覆住他的手。


  「我不懂,也不想懂,懂了就拉不回妳了。」


  「你沒想過懂了,就知道怎麼拉回我嗎?」


  道桓平用力扯著她的手繼續走,「我才不屑瞭解那東西,混球,當初讓他『死』得太輕易,我就後悔這點!」


  「呵,同意。」卓季虹跟著步伐。


  兩人的關係道不清說不明的,互相握著對方的手,像校園情侶似的,但這個舉動卻非情情愛愛,對道桓平來說,實際掌握住她才能多少感覺她還在的事實,腦子一根筋的自然沒聯想到男女之間,卓季虹順勢不抵抗,可能憐憫同情,可能不討厭罷了,她一向摸不清自己在想什麼。


  「對了,女仙的鬼童妳要怎麼處理?妳既要收了女仙,鬼童就不能除掉,但不能除掉,謝知衍就會出事。」道桓平忽然想到。


  「嗯……女仙和鬼童我能不要,但要看謝知衍拿什麼來換了。」卓季虹一笑,竟是笑得無奈,好似這不是她能決定的無奈,看得道桓平氣不打一處來。


  「妳又想要什麼了!」


  「不知道,看想不想要。」


  「要了妳又能幹麻!」


  「沒幹麻。」


  「妳……」


  卓季虹真的無奈了,「為什麼總是要理由?」


  「因為妳變成這樣就是有理由!我問妳,妳當初是不是跟任直隱結上什麼協議?那危恐天下不亂的傢伙,我該猜他有後招才是!」


  「腦洞很大,沒有,他就是半點渣沒留下,這些都是出自於我個人的意願。」卓季虹溫和回道。


  「……我不信。」
  道桓平想起那天看見卓季虹身邊出現的高中生幻影,不禁握緊手,握得對方疼痛,復述:「我不信妳的話。」

 

  +

 

  因靈研社活動暫停,又逢校內期中考時間,所以這段期間道桓平窩居住處唸書,悄悄關心謝知衍的狀態,大概暫時獲得緩和的方法所以身體狀況尚可。


  安穩日子就在期中考結束當天跟著結束,走在路上被一位長相豔麗的女大生攔住,還沒半句對話,對方眼淚簌簌流下。


  「等……!」道桓平嚇白了臉,比看見妖魔鬼怪還讓他驚恐。


  剛逢下課時段,人潮來往十分搶眼,尤其是女大學生還是校花白萱杉,哭得梨花帶淚,此情此景腦內劇應當澎湃,不過道桓平顏值等級不算上佳,又比穿高跟鞋的校花矮,讓人實在腦補無力。


  道桓平自然不知旁人的激烈的心理活動,慌亂之下竟有逃之么么的念頭,只憑著毅力杵著。


  「抱歉……」白萱杉眼淚不斷,總算吐了話,「我、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總之,別哭,很難看。」道桓平尷尬又僵硬地遞面紙過去。


  「謝謝……我們能先找地方坐坐嗎?」白萱杉接過面紙,對自己失態而羞赧。


  道桓平點點頭,領她到一邊庭園涼亭坐下。


  「我就直接問了,什麼事?」


  白萱杉眼眶再紅,嚇得道桓平全身一僵,如臨大敵。


  「前陣子……我與兩個朋友一起合租,那房子……有鬼。」白萱杉臉色發白,似是想起恐懼之事,雙唇也開始打顫。


  道桓平這才仔細看著白萱杉,她本身沒有異樣,可能只是被嚇到而已。


  「妳朋友出事了?」


  「是……園園,最近她晚上……夢遊,我們都嚇到……園園掐著我……發出奇怪的聲音……。」


  白萱杉尚未冷靜下來,思緒不穩,答話簡短又沒頭沒尾,道桓平只好先讓她平穩情緒再做細述,去飲料販賣機買兩瓶水,就這麼僵硬的對坐著。


  手機突然一響,是LINE通知。


  ──你外遇了?


  戟岷發的。


  什麼外遇,連對象都沒有!


  道桓平回道:
  ──沒有。


  想了想,又再補充:──跟卓季虹沒有半點關係!


  戟岷回了笑臉。


  ──校花找你幹麻?


  道桓平一驚: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就在你後面躲著。


  「戟岷!給我出來!」道桓平氣恨怒喝。


  白萱杉嚇了一跳,還真有個男生從樹叢裡穿出來,是她認識的人,戟岷,她的學長,她訝然不已:「學長,你怎麼在這裡?」


  「我在觀察桓平呢。」戟岷笑容滿面地找位置一坐。


  「……你吃飽太閒是吧!」


  「是啊,沒社團活動,我心中放不下就是桓平你了。」戟岷心心念念地想追尋道桓平的事,卓季虹雖然也有興趣,但尾隨跟蹤女孩子還是不好的。


  「學長你……」白萱杉來回看著兩個男人,最後像是明白似的點點頭。


  「萱杉,妳說住的地方有問題?」戟岷毫不客氣展現自己偷聽的行動。


  「嗯,是這樣的……」
  大概有個認識的人在,以及不論戟岷內在多麼瘋狂,至少外表看著也穩重,讓白萱杉較為安心,也能開始說起緣由來。


  
  +

 

  白萱杉、林園園與楊恩畫因為不想再與全宿舍的女孩每晚擠公共浴室,於是打算在外合租房子,上個月找到一間附近五樓的三房一衛一廳格局的,很快就搬了進去,無論在看房或剛住進去時,都沒有異樣,可是,從上上個禮拜,林園園每晚夢遊,第一晚進了白萱杉的房間,站在床前俯視著白萱杉,白萱杉睡到一半醒來嚇到尖叫,甚至別房的楊恩畫醒來衝了進來,林園園也沒有醒來的跡象。


  兩人以為只是夢遊,晚上就把門鎖了起來。林園園對夢遊沒有印象,平時膽子也小,白萱杉和楊恩畫決定不跟她說。但第二夜夢遊的林園園站在房門前敲門,不急不徐有規律的敲門,白萱杉嚇得睡不著,打電話給男朋友洪展樣哭訴,洪展望擔心之下,就算大半夜還是過來陪女友。


  第三夜開始,林園園變本加厲,敲門聲十分猛烈,而決定讓白萱杉來找人的是因為前晚,林園園說話了。


  ──殺了妳殺了妳殺了妳殺了妳殺了妳…………!


  早上開門,門板上有刀痕,一把菜刀遺留在地上。


  白萱杉與楊恩畫討論後,覺得這不是單純的夢遊,楊恩畫因為跟靈研社洪般湘有交情,知道道桓平會除鬼,這才找上來。


  既然懷疑房子有問題,道桓平順著方向到三人的租處一觀。


  租處環境整潔,陽光充足,是間看了舒服的住所。


  除了林園園的房間。


  道桓平繞了房間,卻沒尋到半點原因,例如鬼常期居所的位置,但沒有這種地方。


  「或許是外面帶進來的,裡面是有些陰氣,但並不重。」道桓平退出房間,瞪向白萱杉:「妳們該不會也去招鬼的場所?」


  白萱杉急忙搖頭表示:「我們都很怕,連鬼片都不看的!」


  難得遇到正常人,道桓平高興了,難得面容多了些笑容。


  戟岷猜到原因,險些忍不住笑,輕咳兩聲:「林園園呢?」


  「等會就回來了。」白萱杉坐得有些不安。


  「妳們相處得如何?有任何摩擦嗎?」戟岷問道。


  白萱杉想了下,「一起生活多少有些不滿之處,但還不至於起口角,之前……也沒有爭執……」


  顯然,說得不太肯定。


  「跟洪展樣有關?」戟岷笑了笑。


  白萱杉一噎,面露尷尬。


  「洪展樣是誰?男的女的?」道桓平困惑。


  「萱杉的男朋友啊,剛才她不是有說。」


  「……有嗎?可能她講得太冗長,我沒注意。」道桓平殘酷又白目的射了一箭。


  不久,林園園便回來了,因為白萱杉沒說過,所以林園園看見家裡有兩個陌生男生,有些嚇到──嚇的反應過度,道桓平銳利的目光更令她臉色發白,甚至退了幾步。


  「我、我忘了點東西,我去拿……」然後,連門也沒關就跑了。


  橫豎看再沒看出點奇怪才有鬼。


  「是被附身嗎?看到你這麼害怕。」戟岷疑然。


  「附身!?」白萱杉大驚。


  「不,沒有附身。」道桓平緊擰眉,「她背後確實有女鬼,但只是跟著她而已,林園園是有意識的逃……她幹麻逃?」


  這麼一解釋,戟岷倒是確定了想法,頓時對動機感到無趣,不過,林園園與女鬼間的關係還是讓人好奇的。


  「夢遊跟女鬼有關嗎?還是林園園在演戲?」戟岷問道。


  「不……應該不會吧……」想到洪展樣,白萱杉還真的有些不確定,「我聽恩畫說過園園可能喜歡展樣,不過我觀察不出來有這現象啊……」


  「桓平,你決定接下來怎麼做吧。」關於鬼與人這環節,戟岷只能靠道桓平了。


  「先拿下那女鬼吧,還在我能負擔的範圍。首先要綁住林園園的腿,見人就逃一點氣概都沒有!」道桓平說完就後悔了,這不是自掌嘴巴嗎?

 

  +

 

  捕捉林園園的過程計劃簡單,就是等到林園園再度回家,不過眾人沒想到林園園會晚上十一點才返家,林園園踟躕進家後,給白萱杉一套合理的說辭,白萱杉心裡自然不信的。


  「謝謝你們幫助萱萱。」
  高大帥氣的洪展樣夾在戟岷和道桓平中間,三人在逃生梯附近等著。


  因為事件可能牽扯洪展樣,故戟岷認為還是讓他過來一趟為好。


  「這女孩不錯,不會去找死。」
  道桓平難得給人正面評價的,但理由實在讓戟岷想笑。


  「之前聽萱萱說林園園夢遊,我也覺得挺不對勁,果然是招惹到好兄弟。」洪展樣嘆道。


  「難說,萱杉叫我們進去了。」戟岷看到大門微開,一只手朝他們招了招。


  三人進了屋,萱杉細聲說:「園園在房間。」


  「我堵著大門,避免林園園逃出去。」洪展樣率先替自己安排任務,也是怕爭執過程跟林園園有肢體接觸,怕白萱杉吃醋。


  道桓平確認了下道具後,闊步到林園園房間前敲門,而人家門一開就大力往林園園額頭拍上一記符咒,力道大得林園園直呼痛,連眼淚都噴了出來。道桓平趁林園園痛得蹲下時,又往她腦袋貼了幾張符。


  「逃!逃得了大爺我的手掌心嗎!」道桓平咬牙哼道。


  捉鬼畫面太清奇,竟不忍直視。


  「女、女鬼呢?」白萱杉怕鬼,躲在一旁顫抖。


  「讓祂黏著林園園……靠!」道桓平得意到一半,再仔細一看,本來被禁錮的女鬼竟然消失不見,但他細細感受,女鬼應該還在房內,視線環繞房間又回到林園園身上,「喂,妳帶著什麼東西?」他問的是林園園。


  「啊……?沒、沒有啊!」林園園剛定眼看到道桓平,臉色又發白,急忙否認。


  「萱杉,妳來找。」戟岷說。


  白萱杉慌亂緊張,也知道不好讓兩個男生搜女孩子的身,抖著接近林園園,但後者直後退。


  「萱杉妳怎麼幫著外人?沒事搜什麼身?我身上沒有奇怪的東西……」


  「園園……」
  戟岷又去叫了楊恩畫過來,兩人花了一些時間才搶到她的包包,撈出裡頭有個綁著紅線的木葫蘆。


  「是這個嗎?」幾人也只找到這個較可疑的物品。


  道桓平面容難看地點頭,接過木葫蘆:「林園園,這誰給妳的?」


  「……」林園園閉口不說。


  「哈,妳不說我就不知道嗎?算了,問妳也問不出個花樣,妳找那個人幹麻?」道桓平深吸一口氣,對事不對人,對人也要針對犯人。


  「他、他找我的!」


  「……」


  「桓平,這東西能幹麻?」戟岷接過木葫蘆,邊問邊查看。


  「許願,向陰廟請願都不見得善終,妳還敢向野鬼許願!許了什麼!」道桓平怒喝。


  「……」林園園低眸咬牙不說。


  心願不言,他人自知,只有對此不開竅的道桓平頻頻追問,雖然說不說明都很難堪,但至少留人家一點臉面,別再繼續讓林園園丟臉下去。


  戟岷嘆了口氣,「桓平,願望的目標會造成影響嗎?」


  「這個女鬼能力不足,倒是不會。」


  「那,我們整理一下,離開吧,萱杉,可以吧?」


  戟岷見萱杉點頭,便推著道桓平出去。


  「結束了?平安嗎?」洪展樣急問。


  「嗯,你……總之結束了,我們先回去了。」
  戟岷對接下來的戲碼沒興趣,也懶得對洪展樣多說,便繼續推著道桓平出門。


  「葫蘆給我。」
  道桓平聲音低沉,有沮喪有氣憤,心情相當差,戟岷看了眼手中的葫蘆,交給對方,道桓平滿腹心事,連道別也忘了說,轉身就走。


  那葫蘆似乎還有其他的事?戟岷回想剛才的場面,這葫蘆似乎還有點迷團。


  想了想,跟在道桓平後面。

 

  +

 

  卓季虹,妳學任直隱到底想做什麼?


  不知道。


  我該怎麼救妳?幾次了,我總是慢了一步又一步……


  道桓平,不要再靠近我了,你每次都陷入自責與無力之中,很累吧。


  我每次都想著下一次,下一次再也不管妳了……不過,既然妳在意我,證明妳還有救。


  ……


  我會堅持下去的。


  死腦筋。


  為什麼我當時要坐妳旁邊,沒事找事,實在想打當時的我。


  我當時也很想打你。


  ……真希望任直隱不曾出現。


  是啊,不過……


  什麼?


  怕你生氣,我還是別說吧。


  ……說!


  我不由自主地,想他。

 

  -過去 卓季虹與道桓平 對話-

 

  +

 

  道桓平走到租處大樓門口前,停下。


  靠在牆邊的身影現於月光下,卓季虹一身輕盈的連身裙在晚風吹動下飄盪,她外表不算最美,但那份神秘性的氣質在月夜間格外奪目,兩人四目相對,肅穆中傳遞沒說出口的話。


  好半晌,卓季虹率先走向道桓平,執起他的手,拿過他手中的葫蘆。


  「妳想他,所以跟他做一樣的事情,悼念他。」道桓平語氣淡然,「妳那天這麼說。」


  「你回我說,你要取代他,讓我想著你,便不再想他。」


  「幾年了?妳還是想他。」


  「嗯。」


  道桓平抿嘴不語。


  卓季虹雙手環過他的頸,安撫似的抱住他:「道桓平,你放棄我吧。」

 

 


  良久,道桓平回抱住她,將臉埋在她肩頸,悶聲:
  「我知道,我原諒妳。妳來找我,妳想擺脫他,我不會放棄的。」
  

 

 


  卓季虹看著葫蘆的紅線勾著尾指,搖搖欲墜。
  耳際環繞綿長的呼吸聲,思緒越來越遠。


  我依舊聽不見自己的聲音,道桓平,你又是怎麼聽見的?

 

 

TBC.*

 

躲在一邊的尾隨狂戟岷蕭索地STAND B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