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二次衍生創作

》炎髑,5196

》微5127或2751、綱京

 

 

  『就算會花上十年時間吧,至少她會看見我努力了多少,所以我能喜歡她那麼久,不成功的話……也沒辦法,這樣就夠了。』

  澤田綱吉說著那番話,璀璨的目光與溫和暖和的笑靨。

  古里炎真覺得澤田綱吉很耀眼,不曉得他那份勇氣與毅力是怎麼展現出來的。

  他將頭撇向一旁,看見鏡內的自己正擺著一張跟平時無異的苦瓜臉,但此刻與澤田綱吉產生強烈的對比,讓他感到特別自卑。

 

  『我跟你不一樣啊……』古里炎真小聲地駁斥自己。

  茄紅短髮少年的正負面思考的距離,好比是天空與大地的距離。

 

 

距離感 時差

 

01.

  搬著桌椅準備交換座位的古里炎真帶著讓人心生欺侮的可憐神色,跎著背搬桌椅來到窗邊位置,在鬧烘烘的氣氛中默默地坐下。沉默寡言的人與窗戶特別融洽的不成文定理,不知不覺流傳至今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但神奇的是,他也認為在窗邊比較舒服自在。

  「嗯……」

  古里炎真掃視教室,尋找和他比較要好的澤田綱吉坐在哪裡,而澤田綱吉正笨拙地搬桌椅朝他走來,他有點高興,沒想到抽籤還有這樣的運氣,真不多得。

 

  「綱君坐我旁邊嗎?」他淡笑道。

  「啊……不是喔,是旁邊的旁邊啦。」澤田綱吉有點尷尬地糾正他,心裡對於打破古里炎真的喜悅感到歉疚,儘管不是他的錯。

  「噢,好吧,真可惜……」古里炎真斂起笑容,從旁邊的旁邊收回視線。

  雖然沒什麼太大關係,但心中依舊是有點失落。

  「哈……啊!炎真,今天要不要來我家?」澤田綱吉為了化解尷尬而轉移話題。

  古里炎真輕輕頷首,有點神經敏感的他也很明白對方的體貼與溫柔。

  與澤田綱吉和好後,他是古里炎真不可多得的好友,思及此,剛才的反應過度冷淡實在很不應該,他抬首朝澤田綱吉淡笑,「嗯,好啊。」

 

  「BOSS……」

  背後傳來輕柔的聲音,在紛亂吵雜的教室內特別清晰,古里炎真有點嚇到,畢竟他也是西蒙家族的首領,他回首一看,果然不是西蒙家族的,他家的女生不會有這麼輕柔的音調。

  BOSS指的是彭哥列十世,而喚他的人是他家的霧守,庫洛姆髑髏。

  一個聲音細弱,體格瘦弱,留著讓很多人心痛的髮型(他們更想看到長髮纖細美女),然後,救過古里炎真一命。

  庫洛姆髑髏與古里炎真的接觸距離差不多只有這樣。

 

  對庫洛姆髑髏而言,可能是微不足道的接觸。

  對古里炎真而言,那是救命之恩的程度。

  不過,感謝的程度絕對不及綱君的……。他在心裡補充。

 

  「哎,髑髏坐我們旁邊啊?」澤田綱吉笑說,的確是由衷高興的語調。

  「我們?」庫洛姆髑髏有點困惑,偏首詢問。

  「炎真也坐妳旁邊喔。」

  澤田綱吉指著古里炎真,庫洛姆髑髏順著手指方向轉移視線,這才正視到古里炎真的存在。他瞅眼見到那只紫蘿蘭色的澄澈眸子直盯著他,不知哪來的羞恥與尷尬,讓他不禁撇過頭。

 

  「……你好……」

  她的聲音有點膽怯。

  大概是認為他拒絕和她溝通而產生的一點畏懼,也或許是他想太多,她的性格本就如此怕生。

  不管怎樣,他們之間的距離就因此而定格。

  無所謂。

  反正她也差不多要轉回黑曜中學了吧。

 

  「嘿咻……!」她繼續搬起桌椅到澤田綱吉的左手邊,同時也是古里炎真的右手邊。

  「我、我來幫妳!」澤田綱吉慌慌張張地接過,展現男人該有的氣度。

 

  古里炎真這次決定托著腮幫子看看天空。

 

 

 

02.

  哎呀,糟糕……

  庫洛姆髑髏翻找書包片刻,才想到把數學課本放在笹川京子家,而面對已經走進教室的數學老師,她感到相當困擾。

  這種時候的選擇是就地等死,還是跟旁邊同學一起看?

  她看向澤田綱吉,他慌張地翻找書包和抽屜,最後搔搔棕髮向坐在右手邊的獄寺隼人求救。顯然她孤立無援,唯一能救她的笹川京子坐在遙遠的教室另一端。

  好,等死。

  她放下所有武器,包括筆、筆記本在桌上。

 

  「妳沒有向我求救的選項嗎?」

  旁邊的古里炎真難得主動說話,堵斷她繼續思考下一步的裝死。

  坐在他旁邊快七天,這才有比較像樣的交流。

  她尷尬不已,不知道該誠實點頭,還是說點小謊含糊蓋過。

  「……」

  「……那就算了。」過了半晌他又這麼補了一句。

  「呃,有、有……」她說得極其心虛,聲音也就越來越小。

 

  接著,他便把自己的課本扔到她桌上。

  她不曉得這是想幹麻,於是抱著課本,拉桌椅靠攏他的,他明顯嚇了一跳,臉頰一紅,耳根子也紅了,然後慌亂地貼緊窗邊消火。

  「窗戶……很涼嗎?」她沒試過用這種辦法來消暑,她不怕熱。

  「……還好。」他依舊回答得冷淡。

 

  對怕生的庫洛姆髑髏來說,主動說話已經是極大的進步,遑論再去和一個比她更為冷淡的人說更多的話。

  他大概是不喜說話的人吧。

  她也不擅長交流。

  算了,就這樣吧,也沒必要強迫誰來拉近距離,那樣太累了。

  這麼一想,心理壓力便減輕許多。

 

  庫洛姆髑髏能夠放寬心胸交朋友,多虧於笹川京子、三浦春與一平的溫柔相待,她喜歡溫柔的人,所以想和她們好好相處,澤田綱吉也很溫柔,所以也想好好相處。

  越來越多人都很重要,很想跟他們好好說話,這種心情偶爾會讓她激動得想大叫。

  古里炎真不會有這種心情嗎?

  啊,不對。

  古里炎真有很多珍視的人,全都在島上的戰爭中盡收眼底,其實回來並盛之後,他給人的感覺也柔和許多。

  但,對她就有一種生疏、冷漠、撇清關係的無聲緊張感。

  莫名其妙營造的距離,坦白來說,換位子後的這幾天,著實讓她相當介懷,但她也不怎麼想主動解決,更準確的說法是她不知道該如何解決。

 

  所以說,無所謂,會比較輕鬆。

 

 

03.

  古里炎真雙手插著口袋,低頭皺眉的走路樣貌讓他看來特別缺乏自信而招人嫌惡,至於常追著他跑的犬科類是否也是此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傍晚時分的橙紅晚霞,與他的髮色特別相近,沐浴暮色之中,好似全身都在燃燒似地。

  有人說,天空出現紅得嚇人的顏色,是暴風雨將至的前兆。

  風的確比平常夏日還要大了些,還是多少相信天氣預報吧。

 

  他正走在繞路的歸途,像這樣到處亂晃是常態,也常在奇怪的地方遇到認識的人。

  他喜歡靜下來的時候,在無人之處躺下睡覺,是更習慣獨處的類型。

  就算有了重要的朋友,這點還是沒變。

  不過不能因為喜歡獨處,就斷定他是個冷漠的人,他也喜歡和西蒙的大家相處,也喜歡和澤田綱吉聊天。

  只是,天性如此,喜歡的事就是喜歡,所幸認識他的人都能瞭解他。

  他抬起頭,隨即低下頭。


  「……」

  連在這種地方都會遇到綱君的霧守,衰死人。

  古里炎真用一個月的運氣祈禱眼前出現的人不要發現他。

 

  「啊!弗蘭,你吃壞肚子了嗎?蘋、蘋果變色了耶……」

  庫洛姆髑髏確實沒發現古里炎真,換座位時也沒有第一時間看到他就待在她的視線範圍,雖然是自己的希望,還是有點不愉快。

  他抬首看眼前的庫洛姆髑髏。

  她依舊背對他,蹲著看頂著一顆發紫蘋果頭套的怪小孩,慌亂不已。

  「師──姐……雕魚燒吃太多了,因為長得很像師傅忍不住……嗚呃。」弗蘭摀著嘴,一臉難受,但他頭上的紫蘋果感覺比他還痛苦。

  「這意思是也很像我嗎……」庫洛姆心裡有點複雜。

  「嗚噢……討──厭……」弗蘭看來真的不太好受。

 

  「嗯……那就休息一下吧。」庫洛姆髑髏苦惱之下決定。

  「讓他休息一下。」覺得還是別放著不管的古里炎真走向前對她說。

  這道參差不齊的話,對古里炎真來說實在不太巧,他本不想被她發現,但還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出來,說出來的意見與她相合,這讓他因多管閒事而感到羞恥。

 

  「咦?古、古里同學?」

  庫洛姆髑髏煞是吃驚,對她這種純天然的驚訝,古里炎真不能否認心裡有點悶。

  「我在回家途中。」他簡短回答她,看了看蹲坐在一旁的紫蘋果,這副造型的回頭率頗高。

  「我、我是帶弗蘭回黑曜……骸大人把他忘在並盛町……弗蘭也忘我的亂逛亂吃……」庫洛姆髑髏的怯聲語調不知不覺讓氣氛變得有點沉重。

  古里炎真對她的反應,真有說不出的複雜情緒,總之不會是好的方面。

  「噢,這樣,天色不早了,休息夠了就儘快回家吧。」他淡然給她制式化的應話,劃過沉重的氣氛,步行走遠。

  「……嗯……」庫洛姆髑髏欲言又止,邊撫順著弗蘭的背,讓他能舒服一點。

 

  古里炎真也清楚剛才的行為絕對不是好的處理方式,但他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步行一段距離後,他小心翼翼地回頭確認。

  那兩人保持同樣的姿勢,庫洛姆髑髏輕撫他的背,看得出她極其擔心又溫柔的一面。

 

  這時,他想到了。

  庫洛姆髑髏重視的人很多,剛才的紫蘋果小孩也是,在黑曜中學的那群人更是重要,其中尤以她不時脫口而出的骸大人,心裡擺置的位置最為不容侵犯。

  不論是誰,心中都有幾個重要的人。

  他也不例外。

  論及心中地位,庫洛姆髑髏不會是前十,相反亦然。

 

  這是論述事實,是屏除任何私心之後的單純事實。

 

  但他們就不能夠好好地交流一次嗎?

  有點笑意且愜意的交流。

 

  「……」

  就算相隔這麼遠的距離,卻還是有什麼東西黏在背上沒斷掉的噁心感。

  他不禁摸摸背後。

 

 

04.

  事情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庫洛姆髑髏認真覺得古里案件的忍受值已經超標,經過昨日的對話與反應,她把『說不定是在討厭我』的念頭提高到百分之八十的猜測程度。

  但終究都只是臆測,個人無根據的定論。

  仔細想想,古里炎真雖然那種態度,但依舊會主動和她說話,不過也正因如此,才更加摸不著頭緒。

 

  哪裡惹到他了嗎?她想。

  能想到的也只有怯懦的跟他說話這點了,她總是想到『大概被討厭』,而不太敢、不太想再和對方說什麼。

  她不認為古里炎真會是惹人討厭的類型,要不然就不會成為西蒙的BOSS,被大家所擁戴,和澤田綱吉說話時也很自然,常有笑意。

  說到底,只是他們兩人無法好好溝通。

 

  這些的確都無所謂,的確打算都將之無視,但心裡堵得慌又焦躁,就像被誤會欲澄清卻不得之的情境。

  至少希望在回到黑曜前,能夠好好地解開未知名的心結。

  這心結到底又是什麼……

  她想都想不透。

 

  「髑髏,發生什麼事了嗎?」澤田綱吉在她旁邊的位置,探頭一看。

  「啊……BOSS……沒什麼……」庫洛姆髑髏有時會害怕被彭哥列X世看穿心思,那對茶眸純粹流露心裡所思所想,讓人難以對他說謊來掩飾。

  可惜她依然動作生硬地在轉移視線。

 

  「那就好……不過,有什麼事其實可以跟我說啦。」澤田綱吉看得其實有點想笑。

  「BOSS……真體貼……」庫洛姆髑髏知道他刻意給臺階下,感激不已。

  「哎,呃──」

  被稱讚就慌張起來,手舞足蹈地想解釋什麼,也很像澤田綱吉。

  「BOSS,好奇怪。」

  她不禁笑了起來。

 

  對吧,這些再自然不過的事,其實沒那麼困難。

  怎麼換個人就做不到了?

  不,她當時也能主動跟京子和小春說話,她想好好地跟她們相處,回應她們的善意。雖然很可怕,她依然動身前往了。

 

  現在只是需要她好好地表達她的善意。

 

  既然做不到『無所謂』來無視,那麼──

  至少,放輕鬆,好好地和他說話。

 

 

05.

  「來,紅茶和蛋糕,好像是我媽剛做好的。」

  澤田綱吉將奈奈出發購物前託付給他的下午茶遞給來家裡玩的古里炎真享用。

  至於家裡其他小朋友都在樓下吃蛋糕,也剛好別老是來吵吵鬧鬧,古里炎真性喜安靜他也知道。

  「謝謝。」

  古里炎真簡單言謝後,動作緩慢地拿起叉子切蛋糕。

 

  「……」

  怎麼這種臉今天也見過,很熟悉啊──

  澤田綱吉用他不好使的腦袋努力回想,他生活周遭的朋友性格過度特異,但罕有特別陰沉的人(除了眼前的古里炎真)。

 

  啊,想起來了。

  今天庫洛姆髑髏也是一臉憂愁,雖然很努力在掩飾,但提不起精神而顰眉的狀態實在難不查覺。

  他不覺得這兩個人會吵架,但現在是鄰座的關係,說不定起了什麼磨擦?

  也說不定是分別為了自己的事而傷神。

 

  在西蒙與彭哥列和好後,古里炎真的神態有爽朗許多,但一遇到煩惱還是會擺起陰鬱的臉,不曉得他本人有沒有自覺,至少還滿容易看透的。

  澤田綱吉明白他習慣把心事藏起,積蓄著許許多多的想法又不說,常讓人擔心。

  身為好友,希望能幫他一些忙。

  可是又不曉得該怎麼做。

  他真是不負廢柴綱的封號,這時候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嗚呃噢……」他懊惱地搥打自己。

  「呃?綱君!?」古里炎真嚇了一跳。

  「啊,哈哈……沒事沒事!」

  「綱君真的很奇怪啊。」古里炎真笑了笑。

  雖然是笑了沒錯……

  澤田綱吉見他的笑容依舊有點憂鬱,他那種總憋在心底的習慣,真不是普通級的讓人著急,西蒙家族的人,不曉得怎麼讓他放輕鬆的呢?

 

  「嗯──炎真,你如果有煩惱,真的可以跟我一起商量……」

  至於他,也只能說這種話而已。

  古里炎真看了看澤田綱吉,放下叉子,「綱君真的很厲害,能讓大家都很安心且輕鬆,我做不太到,所以有點困擾。」

  我、我聽不懂他想表達什麼。澤田綱吉尷尬得說不出話。

 

  「我想起之前我問你怎麼這麼拼命在單戀校花,不怕徒勞無功嗎?

  你對我說:

  『就算會花上十年時間吧,至少她會看見我努力了多少,所以我能喜歡她那麼久,不成功的話……也沒辦法,這樣就夠了。』

  能說這麼讓人害羞的話,真的很厲害……

  我聽得都不知道該回你什麼了……」

  古里炎真低著頭,這些話讓澤田綱吉羞恥得想鑽進洞裡。

 

  「能說出想說的,真的很厲害啊。」

  古里炎真又重複了一次,也因此曝露他所在意的地方。


  澤田綱吉沒有十足的把握猜對,他笑了笑,「我不清楚炎真發生什麼事,但我覺得,至少你是想好好地對誰說些什麼話吧?」

  「……嗯,雖然有講過話,可惜不是很順利。」沉默半晌,古里炎真輕輕點頭,「但是我覺得就算兩人再無交集也很正常,心中地位也不會變,所以也無所謂,雖然是這麼覺得……依然有點煩悶,希望能和她好好地對話一次。」

 

  哎?怎麼好像……

  澤田綱吉怔愣愣盯著仍一臉愁容且認真煩惱的古里炎真。

  「那個,炎真,那個人是女生嗎?」

  「嗯?是啊。」

  「……」

  「不知道為什麼,什麼時候,就沒辦法好好講話,也無法就這樣無所謂下去,真的很困擾……我本沒打算說,對綱君就瞞不住呢。」古里炎真繼續吃起蛋糕,無奈地勾起嘴角。

  雖然擺著困擾且陰鬱的笑臉,但澤田綱吉仍看得啞口無言。

  古里炎真的行為與心緒有時差性,離兩者成功相合、化為一體,還需要一點時間。

 

  「總之,請炎真好好地看著對方,記得笑一下,然後再說句話吧。」

  語畢,澤田綱吉無奈嘆了口氣。

 

  「這樣就可以了?」古里炎真咤異不已。

  「一定……吧。」

  澤田綱吉真想捅自己一刀。

 

 

06.

  下課時間,教室吵鬧得可怕,更是讓徹夜難眠的古里炎真,打算正大光明補眠卻做不到。他趴在桌上,眨了眨沉重的眼皮,但各種聲音依舊紛亂地進入耳中。

  大家的聲音。

  很多人,在說話。

  聽也聽不清楚。

  彷彿在聽充滿雜訊的收音機。

 

  『今天好熱……』

  『十代目!……那蠢牛……』

  『……下節課……』

  『快放學了──』

  『……髑髏……要回黑耀了?』

  『嗯……下下禮拜……』


  「!」

  古里炎真震驚得坐直,他直覺地尋找剛才所聽到的聲音,庫洛姆髑髏和笹川京子正在對話,剛才所聽到的聲音貌似是這兩人。

  他不是很肯定。

  但嚇了一跳。

  「……」其實不管事實如何,她的回去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冷不防,庫洛姆髑髏回頭看向坐在位子上的古里炎真,他頓時滿臉通紅,不知所措地收回視線。

 

  真苦惱,不自覺又做出拒絕對談的行為了……

  他整夜未眠,無非是想好好跟她說一次話,想著澤田綱吉給他的建言,但不曉得該如何邁出第一步,甚至光是想到那種面對面、想笑著和她說話的情境,他就緊張得呼吸困難。

  縱然有數次對話的經驗。

  但情況不能說是一樣,至少心境上與以往有著天壤之別,原因他也解釋不了。

 

  ──好好地看著對方,記得笑一下,然後再說句話吧。

  這聽起來沒什麼難度,但實行起來非同一般。

  可以好好對話就很了不起了。

 

  「那個……」

 

  「!」古里炎真又被這聲音嚇得心頭一顫,他抬首一看,注意到一雙纖細的手正不安份地捏握著,他有點在意而沒再繼續往上看。

  庫洛姆髑髏竟然特意走來和他說話。

  不曉得接下來會怎麼樣,他沒用地只能怔怔地維持原來的姿勢。

  話語繼續從上方落下。

 

  「我下下禮拜,就要,回黑曜,了,謝、謝謝你讓我一起,看課本。」

 

  話語依舊緊張得不得了,但沒有之前所感受到的畏縮這樣的情緒,甚而覺得有一絲絲的友好與善意。

  不過還是聽得出來很努力在壓抑抖音。

  「就這樣……」

  眼前那緊張捏握的手後退一步,而她轉過身準備離開,古里炎真想也沒想便伸手扯住離他最近的黑羊毛背心,讓她停下腳步。

  「呃……還有事?」她細聲問道。

 

  他仍低著頭,腦袋充血似的整張臉很燙,大概都是紅的。

  他腦裡轉著該講的話。

  他覺得,她的誠意讓他很感動,也對遲了一步展現友好的自己感到羞恥。

  他有種感覺,如果剛才就這樣讓她說完就走,往後只會有讓人連心寒都沒辦法的遙遠距離。

 

  「今天……要不要一起去……綱君家?」

 

  不要怪他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他也是自覺愚蠢得想跳樓。

 

  那雙不安份的雙手再度出現眼前,但已不再緊握,而是很輕鬆地輕扣著。

 

  古里炎真慢慢抬起頭,那只紫羅蘭的眸子含著笑意,從容地向他莞爾一笑。

  他也跟著笑瞇了眼,但還是說不出話來。

 

 

Fin.*

 

  忘了把這篇發出來了。

  磨這篇真心很折磨,原本是因為成日的焦躁與焦慮,什麼事也做不成,就來轉換思緒寫寫文,結果整個把情緒帶上來,真是啞口無言了XD

  如果你也看得覺得焦慮,那我應該算成功感染了(?)。

 

  炎髑悲劇的可能性很高,這篇也可以說是建立在悲劇之前的故事。

  哎呀,不過呢,我喜歡喜劇的啊XD

  在樂觀的喜劇觀點中,十年之間會發生什麼事,沒有人知道,任何可能性都很高,就像來自風平浪靜的明日,劇本寫上「五年時光的陪伴」,就把我洗腦成完全紡千(離題了)。

  炎真和髑髏有說過話,但很少,而這是建立在炎真不知不覺的過度在意所引起的氣氛緊張而導致的主軸。在此做小小的解釋。

  文中若有看見5127或2751的影子,那是因為我很贊賞炎真和阿綱相知相惜的關係,這樣理解這篇我會比較欣慰XD

 

  很久很久沒寫里蹦文,我還特意去看了下過去寫的,跟這篇感覺差好多啊XDD

  這什麼XD是在表示我老了嗎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