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不日常」注意事項:

  不太日常的日常,在生活中所遇種種經驗談。

  靈異鬼怪含有。

 

 

*「收驚篇」07

 

 

  太陽光照射到秦夕嚮閉闔的雙眼,她皺了皺眉頭,覺得意識漸漸回來,還搞不清楚狀況地喃喃,「我睡著了嗎……」

 

  揉著太陽穴,睜眼,視野朦朧間,猛然三張臉湊到她上方探視。

 

  「「「早安。」」」以及三道合為一體的聲音。

 

  「哇!」嚇得她驚叫一聲,頻頻退後,險些從沙發摔下去。

 

  「她又嚇到了。」恍惚的男性聲音不似人間之有,聽來帶有飄渺感,還挾雜一點無奈。

  「難免嘛──」

  「夕嚮別怕,是我,李檀央。」

 

  秦夕嚮看清楚眼前站著李檀央和胡亦昂後才稍微放輕鬆,然而視線漸漸掃到照不到太陽的陰暗處,一位明顯不是人類的半透明白衣青年佇立著,朝她揮揮手。

 

  她頓時又嚇得臉色蒼白,張口結舌說不好話,「祂、祂……」

 

  「真有趣,讓我又想嚇嚇她。」白衣青年輕笑幾聲。

 

  李檀央走向她,拍拍她的肩,「祂是地基主,叫陳行,昨晚我們聊了一夜呢,不過因為祂嚇暈妳,想跟妳道歉,所以才留到現在。」

 

  「呃……」

 

  「真是抱歉,因為妳反應很有趣,忍不住就嚇了妳,在此鄭重跟妳道歉。」陳行沒有步於陽光下,僅僅在原地微微鞠躬致歉。

 

  「……哎,呃……啊!」秦夕嚮還摸不著頭緒,半晌才猛然回神,慌張地搖搖手,「不不不,沒、沒關係。」

 

  被鬼神行了禮,還對話了!?

  她簡直快承受不住這般非日常猛浪襲來。

 

  「非常感謝妳的體諒,希望下次妳不怕時,我們能聊聊。」陳行分別望了三人一眼,「我有點倦了,先走一步,幾位有緣再會。」

 

  語畢,那半透明的身影便淡淡消失。

 

  「……唔啊……」

  秦夕嚮自知沒用地雙腿半軟,雖然對方的態度一直相當友善且禮貌,不如她首次所見的可怕長髮女鬼,但還是緊繃著神經,直到陳行真正離開才放鬆。

 

  「陳行祂都如此謙虛禮讓了,妳怎麼還這麼怕啊?」李檀央笑著坐到她旁邊,端了杯溫開水給她。

 

  「這……一言難盡,我下次盡量習慣。」秦夕嚮接過水,細細喝著。

 

  「噢!『下次』呢!看來我們還有得是機會相處,真的打算要以身相許了嗎?」李檀央依舊笑容滿面。

 

  「──噗!」秦夕嚮嘴裡一口水猛地噴出,沒形象到了極致,一張蛋臉通紅,急急拿了面紙擦拭,「我、我剛才不是這個意思,沒有要以身相許,你又不說其他的答謝方式……」

 

  「我就說沒打算讓妳答謝了啊。」李檀央笑得樂不可支。

 

  「……唉。」

  又再鬼打牆了。

  乾脆就別謝謝他了吧,救一條命也不止是她,要選老婆也不只有她一個可以選嘛。

  秦夕嚮繼續擦著沙發,嘆氣。

 

  「妳這善良老百姓還真是被坑了很大一筆啊,所以說道士騙財騙色的形象,就是這麼來的啊,李檀央。」胡亦昂公道地白了李檀央一眼。

 

  接著,湊近秦夕嚮耳邊細語,「我想以身相許的話只是在跟妳開玩笑,這傢伙從以前就不知道在想什麼,別太當一回事就好。」

 

  「啊……嗯!」秦夕嚮頷首。

 

  胡亦昂本想回到原位,輕嘆一聲再做補充,「至於他想教妳點什麼就是真的了,有興趣就學一下吧,他八成也怕妳無緣無故被怪東西附身。」

 

  「……嗯,明白了,謝謝。」

  不置可否,秦夕嚮認為李檀央是好人的成份較多,老愛叫她以身相許這部份以後就無視吧。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感情好到可以說悄悄話了啊?」李檀央湊到兩人之間,睜著大眼問道。

 

  「沒事,好啦……既然解決了,那可以回家了吧?我想睡覺,非常想睡覺!」胡亦昂打個極長的呵欠,抓起掛在椅子上的外套和背包,催促兩人快離開。

 

  「同意胡學長的發言……明明睡了一晚,怎麼有種累了一世紀的錯覺……我也想回家洗澡了……」秦夕嚮拿起行李,跟在胡亦昂後面。她一暈直到天亮,也沒洗澡,至於梳洗一番也懶了,乾脆回家再做吧。

 

  「……」

  李檀央看著秦夕嚮駝背懶散的背影,想起昨日早上秦夕嚮母親說的話:

 

  ──『因為我們每代家庭教育就是如此,沒想到會養出內向害羞又有點悲觀的小女生。』

  ──『她太過膽小,請你帶她到處體驗,活化一下腦細胞。』

  ──『雖說原本就挺擔心她的體質,既然有道士肯陪她到處走走,我也很樂見。』

  ──『如果她最後被你洗腦,想當尪姨,我也不反對啦,你給我負起責任保護好她就好。』

 

  秦夕嚮的母親不在意女兒有個做道士的朋友,雖然被質問很久關於這兩天打算做什麼,但最終只說未成年男女別亂來之類的話就同意他們旅行。

 

  然後還接受讓女兒當尪姨的話,不得不說,他只是半說笑罷了,只是見秦夕嚮張著大眼認真學習的樣貌,覺得高興就多教她點東西,也免得她的護身符不在身上時,被神鬼附身。

 

  李檀央第一次遇到家風如此開放的家庭,當時不由得愣了好半晌,直到額心被她母親彈了一下才驚醒。

 

  對他來說,能被嚇到的事不多,真不可思議。

  能在這種家庭下變得內向害羞又悲觀,秦夕嚮的確是個異類,難怪她母親頻頻憂心。

  想到這裡,李檀央笑了起來。

 

  「……呃,你在傻笑什麼?」秦夕嚮回首,困惑地望著他。

 

  「沒事,走吧。」

  李檀央笑瞇了眼,就算徹夜沒睡,光想到這行業還有被肯定的價值,他就覺得精神不錯。

 

 

 

收驚篇fin.*

 

終於把收驚篇結束了啊。

雖然寫著收驚當標題,不過真正想說的是地基主的事。

至於裡頭一些祭拜方式請勿當真,只是小說小品文,看看就好。

當然有些東西都有參考大眾說法,但這類事原本就真真假假、見人見志,有興趣請自己多找些資料。

 

好啦,寫到這裡,至少沒讓李檀央只是一枚色鬼(x)。

他到底是不是,見人見志XD

不過呢,我覺得,這傢伙真的很白目84.jpeg  

 

不知何時能對應到《去死》那篇的世界觀。

《日常不日常》中,神鬼有好有壞。

《去死》裡頭,大體上鬼怪都是在害人。

不過這跟裡頭角色想法有關,就提到這裡,詳細改日文中再提。

 

下篇是-宿舍不成文競賽篇-

一樣是個充滿日常生活中的不正常的一則故事喔!84.jpe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