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不日常」注意事項:

  不太日常的日常,在生活中所遇種種經驗談。

  靈異鬼怪含有。

 

 

*「收驚篇」03

 

 

  換上深灰素面七分袖上衣,外加杏色V領排釦飛鼠袖針織衫外套,接著,穿上淺棕直條紋反摺西裝短褲,抬起腿套上黑色麻花過膝襪。

 

  拿起木柄梳梳理烏黑直髮,瞅眼鏡內倒影,一個不懂得化妝的女孩,僅在幾日前多抹些保養品滋潤肌膚,倒影的女孩瞇起眼,不太開心,嘴角下垂。

 

  微微轉身,確認衣著是否體面。

 

  「這是衣櫃裡最有氣質的服裝了……結果也沒什麼變……算了!」

  就算換了套服裝,鏡內的女孩還是現役女高中生,秦夕嚮。

  化妝可以改變一個人,但是秦夕嚮並不會化妝,她想看起來有些變化。

 

  「說起來,在這裡一頭熱什麼的,丟臉死了!」

  秦夕嚮摀住臉頰,心臟跳個不停,體溫比平常還要高,想必抬起頭就會看見紅撲撲的腮幫子。

 

  盛裝打扮,對秦夕嚮而言是極其稀有的事,生活範圍僅有學校和家中兩處的她,沒有什麼機會用上外出便服,儘管如此,衣櫥仍然會出現母親所購買的當季流行服飾。

 

  秦家母親是個除了家事外算是個稱職的母親,對小孩的家教原則,有一套方針,但是時至今日,秦夕嚮仍然不了解到底是怎麼樣的準則。

 

  剛好有個熱騰騰的例子可提供參考。

 

  ──發生於前三日的晚上,也就是在李檀央第五次為林小姐的兒子收驚之日。

 

 

  收米驚儀式相當成功,笑臉盈盈的高中生道士重新揹起書包,因為他是住學校宿舍,而非家裡,結束工作後便該回去學校,跟班學子秦夕嚮也打算跟著離開。

 

  然而李檀央沒有立刻離開,還想閒話家常一陣子,身體倚靠桌子。

 

  『這個周末我想去看看林小姐的兒子,三番兩次出小毛病也很奇怪,我們就親自去看看,你覺得如何?』李檀央端起剛泡好的綠茶,白煙氤氳,香氣撲鼻。

 

  『……你在問我嗎?』

  秦夕嚮指著自己,因為現場還有道爸在,然而他連開口的意思都沒有,她才猜想是在和她說話。

 

  道爸戛戛笑起,『他在邀你周末一起去玩啦。』

 

  秦夕嚮雙眸猛然一睜,臉蛋竄起熱紅,這是假日兩人約會的邀約,跟男、男孩子單獨出遊,她從來沒想過在十八歲成年前會有這種體驗。

 

  她慌亂地搖頭搖手,『不不不不要消遣我啦!我、我我我開不起玩、玩笑!』

 

  『沒有跟妳開玩笑啦,吶,妳能跟我去嗎?我希望妳能同行。』

  李檀央輕拍她的頭,他似乎很喜歡拍她的頭給予鼓勵,的確挺有成效,秦夕嚮幾乎沒有被摸頭的回憶,意外地很喜歡這種接觸,手心的溫暖能夠給人安心,所以大家很喜歡牽手。

 

  『……嗯,不、不過我要先問問看我媽。』

 

  『啊,那我等會去妳家吧,直接說一說比較好呢。』李檀央難得擺出感到困擾的臉,瞇眼顰眉思考。

 

  『不用啦,我自己講就好啦,一天而已我媽不會不答應的。』

  畢竟是個有著奇怪且異常寬鬆原則的母親。

 

  『不是一天啊,是兩天喔。』李檀央雲淡風輕地說出真相,『我剛才在想要怎麼跟妳母親說明,老爸,你覺得我應該要怎麼自我介紹?』

 

  『道士之未婚夫?小夕嚮之未婚夫?』

 

  李檀央不太滿意,搖搖頭:『少了點什麼……』

 

  道爸笑得一臉痞樣,不是給天然無知、還在認真思考的李檀央看,而是意在有常識卻過度純情的秦夕嚮,讓她尷尬又羞赧得想逃跑。

 

  要是真的嫁到這個家,鐵定會被吃得死死的啊!

  不不,只是假設而已。

  秦夕嚮降不下臉頰溫度,既然如此,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我、我自己說就好了!明天再跟你說可不可以!先走了,掰掰!』

  於是,落荒而逃。

 

  當晚向秦家母親詢問後,果不其然,她只交待『18歲前不準懷孕』一句便同意了,秦夕嚮聽得又是害羞又是驚愕,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別人生的,為什麼和母親一點也不像?

 

  未成年男女單獨出遊兩天,不是應該制止一下嗎?

  她心裡很是複雜。

 

  複雜的原因除了母親外,還有到了星期五晚上就開始緊張到底要穿什麼便服的自己,胸口湧出未知的期待和茫然交雜,心裡糾結萬分。

 

  自小就沒什麼朋友,和女性朋友出遊的經驗是有,但是別說和男性單獨出遠門,以前頂多只是和班上男同學閒聊幾句而已。

 

  不要去比較好吧,說不定媽媽是想讓我自己決定對的事情。她不斷這麼想。

 

  說得也是,雖然有點對不起李檀央……

 

  「夕嚮,穿好衣服了嗎?」母親敲了幾次門,隔著木門說話,宛如聲音被保鮮膜裹住似的。

  「好了喔。」

  「進去吧。」

 

  「嗯?」

  秦夕嚮只來得及產生一絲困惑,下一秒就看見進到房門的不是自家母親,而是穿著便服的李檀央。

  「早安。」以及一句爽朗的招呼。

 

  秦夕嚮臉色發白,發顫的手指指著李檀央,張口結舌,一個做母親的連通知都沒有就讓男生進來,她房間還有一堆亂丟的衣服啊。

 

  「不、不要亂看!」她緊張地把一地衣服撿起,居然還有昨晚沒摺的內衣褲啊!

 

  「噢噢,對不起,那我閉上眼睛。」說著,李檀央泰然自若地闔眼等待。

 

  將衣服全丟到洗衣欄裡,秦夕嚮才彆扭地貼在牆邊,啟口:「好、好了……」

  實在太丟臉了!眼角都泛出淚水了。

 

  站在門口的母親在她出糗時都沒出聲,秦夕嚮靜下心,往母親一看才注意到她嘴角上揚幾分,居然還特地走向她,伸手揉揉她的頭。

 

  「前幾天說過了,可不準懷孕,李檀央你也給我記牢了。」

 

  「是的,我也向神立誓,十八歲前只能當處男,請相信我身為道士的信用。」

  李檀央恭敬地鞠躬致意,秦家母親很是滿意地拍拍他的肩,嘴角上揚幅度更加明顯。

 

  「剛才也說過了,雖然我女兒不成器、無知又笨,還是拜託你多加照顧了。」

  「嗯,我明白的,請放心,我會盡力保護她的。」

 

  等等,原來媽媽是這麼看待我嗎!

  還有這是什麼儀式?好像有什麼儀式在不知不覺間圓滿結束了?

  那個,我在房間的時候,你們在樓下達成什麼協議了?

  我聽得出來喔,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瞞著我啊!

  秦夕嚮始終沒能說出滿腹困惑,只是把眼睛睜得老大。

 

 

Tbc.*

 

我、我沒忘記補坑喔!

話說自從決定寫點靈異題材,逛飄版的次數就暴增了,我明明是怕得要命的人XDDD

 

一向都是偏愛日常題材,日常對話總是讓我欲罷不能啊(望遠)。

所以還是要再說一次,這不會很驚悚或緊張的,如標題而言就是一個關於日常生活中種種不太日常的故事。

不過還是會繼續發展主線的(致敬),再次說聲請多指教。

收驚篇意外的很長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