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看標題也猜得到會是黑暗向(x)

》短篇請隨意

 

        屍體

 

 

第一日:

  放學回家路途,我發現銀行大樓的門口有一群人圍著,我有點好奇就穿過人群一窺究竟,首次看到屍體,有點嚇到我。

  皮膚紫黑的屍體,感覺死很久了,但現在才出現公共場合,特別突兀且不可思議,關於死法在短時間內眾說紛紜。

  比起死法,我覺得更加不可思議的是沒人注意到屍體頭上的兩隻青白色的角,不像是獸角,這種角毫無光澤且予人沉重感。

  明明就不該是一般人類該長出來的,怎麼沒人注意到呢?

  我看著屍體,不知道為什麼,它好像看了我一眼。

 

 

第二日:

  今天晚上照鏡子,赫然發現背後有一個約略十幾歲的少年鬼,頭上有著跟屍體神似的青白角,眼球全是黑的,搭著我的肩膀隱隱笑著。

  我嚇了一跳,往背後一看什麼也沒有,但鏡子裡就是有少年鬼的身影,看來我只能在鏡面反射下看到它。

  幸好少年鬼沒有很可怕的相貌,不然真的被它嚇得驚叫連連了吧。

  和少年鬼對看很久,什麼話也沒說,也沒什麼動作。

  我和他對看得有點疲倦,狀似沒什麼大礙就不管它了,當做揹著屍體吧。

 

 

第三日:

  多少有注意少年鬼會不會影響我的生活,但都很正常,也沒人注意到少年鬼,啊,不過上廁所時有人被鏡面反射的少年鬼嚇到,原來不止我會看到啊。

  昨天有點累,直接就睡了,這時才想起來:為什麼我背後會有少年鬼呢?

  猜想可能是前天的屍體,可是少年鬼和屍體長得一點也不像。

  說不定是「角,講『鬼角』好了,比較貼切。

  畢竟屍體頭上的鬼角和少年鬼很像,不由得這麼聯想。

  看了一下鏡子,少年鬼仍然搭在我背後,和藹可親地笑了笑,好像在給我機會說話,但是我說了「你是誰?幹麻黏著我?」後,少年鬼還是沒回答

  真想打它。

  我故意再看了少年鬼一眼,它明白我的意思,只是輕蔑地笑。

 

 

第四日:

  晚上讀書時,因為右臉頰隱隱作痛,實在受不了就去樓下拿藥,對著鏡子塗藥時,少年鬼跟我開口說話。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靠著鏡子覰著它。

  少年鬼雙手拍打著我的兩頰嬉鬧,首次和它有這麼多互動讓我渾身不對勁,雖然臉上一點被拍打的感覺也沒有。

  「放心吧,我會實現你的願望。」說著,它摸了摸我的頭,嘻嘻笑著。

  少年鬼的性格太捉摸不定了,還以為它是個高傲的鬼,沒想到還挺平易近人的,笑起來孩童似的天真無邪。

  實現願望啊。

  感覺真不錯呢,有點期待。

  「會很輕鬆地實現的,很愉悅這樣喔。」少年鬼像在自我推銷般補充。

 

 

第五日:

  今早洗臉時發現頭上長出了很小的角,就像少年鬼頭上的鬼角似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少年鬼對此表示:「那是因為你心願所生,是必然的,不用擔心。」

  既然跟心願有關,還滿合理的,就不再多問了。我摸著頭上的角,感覺很奇妙,觸感難以形容。

  「這算是給我的禮物吧?」我問少年鬼。

  「就當做寄住的贈品?」

  看來少年鬼也不確定這算不算禮物,或者是想表達因人而異吧。

  人類長出鬼角,我想,做為代價或科學不可驗證的象徵,願望應該會實現吧。

 

 

第六日:

  假日待在房間唸書一整天,可能是房間有死老鼠,被臭味燻得頭昏腦脹,打開窗戶也沒太大作用,時值夏季,高溫無風的天氣,散不去房間的臭味。

  我花了一小時找死老鼠的屍體,結果發現好幾隻蟑螂在衣櫥裡爬來爬去,原來是上個月放在裡頭的碗筷忘記收走了,裡頭還有些飯菜,說不定是這股臭味害的,我趕緊丟掉它。

  可能是聞著臭味甚久,臭味完全散不掉,我一度難受地昏了過去。

  醒來後,照照鏡子,少年鬼要我撥開頭髮。

  「噢。」它細聲吃驚。

  「怎麼了?」

  「仔細看。」

  我狐疑地細看鬼角,赫然發現,好像長了一點。

 

 

第七日:

  唉,吃完早餐後肚子很痛,痛苦地上吐下瀉,好不容易撐到放學回家,我縮在床上休息,身旁放著鏡子,想偶爾和少年鬼說說話。

  我臉色蒼白地用鏡子尋找少年鬼的位置,發現它躺在我身邊,雖然對它來說沒差,還是習慣性地挪了些位置給它。

  「這也算是實現願望的一步嗎……?」我問它。

  「算不算呢──總之不是我造成的啊,我懶得對你的食物下藥啊。」少年鬼意猶未盡地注視著我。

  我有點尷尬,「對不起,我怎麼會誤會你……」

  「沒事、沒事,我是天使心腸來著,不輕易動怒的。」

  「天使?」我指著它頭上的鬼角,「像惡魔吧。」

  「你錯了,我會實現你的願望啊,誰說天使就不能長角的,我就是長著鬼角的天使。」少年鬼高興地哼哼兩聲。

  少年鬼鬼角天使,我想你說的沒錯,別人做不到的你能做到,精準地實現我的心願,那麼的確就是天使心腸啊。

 

 

第八日:

  今天老覺得被人無視啊,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日子,被撞到跌倒、買東西店員完全沒發現等等的事,雖然過了幾分鐘都有驚覺並緊張地向我道歉。

  真是奇怪啊。

  我摸著鬼角,難道又是少年鬼(鬼角天使)造成的嗎?

  「少年鬼。」我放下筆,拿著鏡子到處找少年鬼,沒想到它居然站在房間中間跳體操,被我看到後它有點尷尬。

  「你終於原形畢露了嗎?居然在跳體操,還我剛見面的高傲感。」我平靜地盯著它。

  「我、我高興啊,不行喔?而且這是在跳男舞!」

  耍什麼萌啊,混蛋!

 

 

第九日:

  今天被一個老道士叫住,像被性騷擾,一只手不停地摸直到被他摸到鬼角,沒想到除了我之外還有人能摸到。

  老道士摸完後,遺憾地對我搖搖頭,「紮根太深,沒救了。」

  看來我被放棄了。

  其實老道士不說我也能猜到,畢竟和少年鬼相處好幾天,還用著老道士說我也知道死期將至,都已經鋪陳這麼久還沒發現就太蠢了吧?

  回到家後,我邊刷牙邊和少年鬼對話,說到這件事。

  「明明頭髮已經蓋不住鬼角了,一眼就看出來了,那老道士還摸個不停。」我抱怨連連。

  「傻子,他當然看不見,道行再深,世上還是唯有一種人才能看見啊。」

  「……噢!原來如此。」

  我頓時明白它的意思了。

  這麼說來,之前的宿主也是這樣啊,唔嗯,之前有人也看到少年鬼,原來不是陰陽眼,而是跟我是同類啊。

  「順帶一提,我已經十七歲了喔!明天就十八歲了呢!」少年鬼學著女人做出性感姿勢。

  「那又怎樣?變態。」

  我真的覺得少年鬼設定崩壞。

 

 

第十日:

  今早眼睛睜開,我感覺全身相當沉重且不受控制,瀰漫著相當臭的味道,這幾天以來聞過最臭的味道了。

  沒想到一個人的身上可以散發這麼可怕的味道。

  我本來想找少年鬼,但很快就發現房間有一處模糊的人影,還有兩根很熟悉的角狀。

  「少年鬼?」我叫著它。

  「嗨嗨,這裡。」影子少年鬼揮揮手,果然是這東西。

  「願望終於要實現了嗎?還以為你捨不得我,不想讓我去死。」我戛戛笑著。

  「昨天都給你願望今天就實現的提示了啊!居然沒發現。捨不得的話,唔嗯──是有一點點啦,沒想到會有人如此渴望到十天就成功實現願望了。」少年鬼靠近我,摸摸我頭上的鬼角,和少年鬼長得差不多的長度了。

  「有何遺言嗎?」少年鬼笑出聲音,真誠地感到高興似的。

  「寫個日記。」我說。

  雖然說要寫日記,但這根本只是個和少年鬼的生活紀錄吧。

  遺言什麼的,實在寫不出來。

  那個……

  嗯…………

 

  那個,媽媽、爸爸,我想了想,還是覺得關在衣櫥裡一個月半有點太離譜了,好好反省一下吧。

 

 


Fin.

  睡前讀物看到「第一次看到屍體」字句時,飛快地聯想到昨日和友人聊天聊到「角」的話題,就用「屍體的鬼角」做為構想了。

 

-關於主角

  主角是男是女自行猜測ˇ

  旁側描寫主角為何想死的原因,希望沒有太沉重。

 

-關於少年鬼

  少年鬼只會寄生『想死的人』身上,而且也只能被這種人看見。而好心的少年鬼只是懷著慈悲之心,依照宿主的心願讓死期更近。

  長出鬼角後就是立起死旗了,而少年鬼已經成功實現十八個人的心願。

  隨著願望將實現,天使心腸少年鬼就會更加替主角開心。

  實際上它對於這些想死的人是怎麼想的可以自行猜想,後記不明講,但我有個人想法。

 

-關於鬼角

  長出鬼角後,隨著想死的願望加深,漸漸變成屍體、變成鬼,最後就會變成像第一日看見青紫色、長角的屍體一樣。

 

  真的是走著清水向和黑暗向的極端。

  能不能賦予我冒險王道的精神XD?

  雖然手癢想寫個東西,到底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黑暗向的東西(抹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睦月✖捲
  • 櫥…櫥櫃?!
    欸欸難道是那樣嗎——?

    總覺得文風越來越黑暗了啊w(?
  • 嗯嗯,就是這樣那樣w

    沒有啦,除了清水或甜文外,也常會亂產些黑暗向的東西的w

    本旅 於 2013/11/10 19: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