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沖田總悟 x 神樂
》劇場版~永遠的萬事屋~衍生創作,背景與劇情設定捏他注意
》閱讀順序
首篇【不穩定同居】
續篇【對折的世界】
續續篇【居於殼中的水母】

  →→劇場版腦補,該系列下半部,待補後續至系列的結局。

 


  直至秘密集會結束,沖田總悟打開門才驚覺天亮了。
  太陽自地平線升起,濃厚雲層劃出刺眼的曙光,薄霧漫天飄揚,然而不至於辨識不清方向。
  吐納間的溼氣逐漸浸染肺葉,令他不經意回想起連夜大雨的苦悶集會,所幸,日出之際空氣清新舒適,淡去不少一夜未眠的煩躁。
  「煩人的日出。」
  縱使淡去不少,還是免不了睜著眼皮看朝陽的不得已,只能說句真心誠意的實話。


  他瞅了眼在土方十四郎喊出結束之際便睡成一片的男人們,若是醒著,瞧他打算回家,說不準又會東問西問隨意問。
  理由好編,只是人懶,就稍微慶幸這些人像豬一樣睡得不省人事。
  他關上門,離開。


  「呼哈──」打了個又大又長的呵欠。
  歸途的步行略是無力虛浮,腦袋似乎有一半已經熟睡似的,能感覺到某種思考障礙。
  不是忘記回家的路是哪條,也不是想徹底爆破那個變成M字瀏海的土方十四郎。有件事梗著,昨天也有想起來,但冷不防又忘了,什麼事情呢?
  ……啊,對了。他想道。
  猶記前幾天,他和那位任性的同居人神樂口頭約定去那塊已經帶有許許多多裂痕的墓碑上個香,但是她也沒有主動再提起過,一不小心就忘個徹底。

  她沒有介意嗎?還是有介意只是沒說?
  他試著憶想這幾日,她的神情是否有些許變化,亦或有不對勁之處。
  「……」他頓了頓,偏首一想。
  說起來,其實他沒必要如此介懷失約,一是她任性的程度才不會把這種事憋在心底,二是他對她實在太好,程度好比逆天這般誇張,得收斂些。


  就不用理會吧,回去再若無其事地詢問。
  咦?
  可是要是料想不到的介意?
  慢著慢著,不可以再逆天了,連我都要害怕了啊。


  「啊──」他焦躁地抓抓頭。

 


  不行了,好想睡,思緒不清就算了,還緊張兮兮的多不像樣。


                           神經質氾濫


01.

  「嗯……」
  沖田總悟緩緩轉醒,吃力地眨了幾次眼皮,視野濃濁下彷若仍處夢境,就算意識逐漸喚醒,身體仍然正在休眠而沉重、難以控制。
  片刻,恢復視力,眼前是熟悉的環境,正是他的房間,像極傷痕滿佈且一身貼布的人,千瘡百孔,與其說生活足跡,形容房間內的打仗更為適切。
  而,這是一間不適合久居卻令他沉淪的屋子。


  「終於肯醒來啦?」
  突如其來的聲音,沖田總悟因為昏沉不清的思緒而一時困惑出聲者為誰,著實愚蠢至極的疑問,若不是那位同居人兼交往對象的神樂,還會是誰的聲音,能夠讓他心臟依舊為此悸動?
  正想稍作回應,然而他覺得今天枕頭似乎有點高,定眼一瞧才發現竟然拿她大腿當枕頭,雙手垂在她的背後,不……這觸感及位置,應該是臀部。
  依照這姿勢的前因後果推論,應該是他抱著她,不小心睡著了才導致。
  可惜,他一點也想不起來回家後有跟她來個這麼綿長的擁抱。


  「我睡了很久?」問是問,他還是不想動。
  「大概幾小時吧。」
  「妳居然沒推開我?」別開玩笑了,唯有這女人不敢領教貼心舉止,難道是披著神樂人皮的女人嘛?
  她發出微妙的笑聲,「你一進門就整顆頭鑽我胸前,還以為你正欲求不滿,正想把你踹下樓,一腳種在庭院,你就在玄關,埋在本小姐的雙胸睡著了啊。」


  好吧,看來那是嘲諷的笑聲。他閉上眼。
  「那妳何不就把我扔在玄關就好?何必還要獻上大腿供我使用?」
  無情無義才像這女人。他用鼻子輕哼。
  「……」
  難得,她沒立刻回嘴。
  雖然大腿枕有點可惜,就算枕這麼久,但實際感受並能給感想的時間就那麼零星一點。他撐起身子,懶懶地拿真正的枕頭抱著。
  「幹麻?又怎麼了?」他帶著濃稠的嗓音問道。


  「不捨得你被扔著啊。」


  她張開雙手,整個人撲倒他身上,而他一時支撐不住,而成為被她壓倒在床的姿態。床板發出聲響,而他的一顆頭垂在外頭,頸部撞得隱隱作痛。
  但是比起皮肉傷,他不知所措且愕然。
  ……發生什麼事?
  這應該是打自同居以來,最難以理解且震驚的時刻。如果他的頭腦還清晰,她的主動應該不會加上淺顯易懂又肉麻的言詞,用盡女人的手段來攻擊是她成年後的長處。


  「妳發什麼神經?很噁心喔。」他給了點中肯的感言。
  「…………嗯。」
  應答真的慢了許多,很不對勁。
  她趴在他的胸膛,身體的重量讓他的呼吸稍微困難而沉長,她安靜得像在聆聽他的心跳聲。
  他不討厭她的主動,也不討厭她總是想平撫不安的擁抱,但是,無法忍受含有心境變化下的沉默。以往能體會她的心緒焦慮不安,現在卻無法理解而有距離感。
  他很是焦躁,但不知道該如何開頭。

 

  「要不要做?」她抬起頭,嫣然一笑。
  「……我拒絕。」
  可惡,忍不住遲疑了,怪在這一切都是因為抵抗不了這女人。說不定過了二三十年,他會有魚尾紋控。當然,只是不切實際的空談。
  這女人還是早早忘掉得好。實話。


  「我也是開玩笑的,等會有事出門。」她繼續賴在他身上。
  「真不巧,剛好我也是。」他想著,但也惰於動作。
  今天有件大事,營救近藤勳,正因如此,秘密集會才特別久,甚至會有那麼多人選擇睡在陣營即可,畢竟醒來後就要開始作戰。


  「噢,那再一下子。」
  她眷戀地用頰子磨蹭,讓他全身酥麻。
  她已經是個女人,既任性又會撒嬌,手段殘忍。
  可是,這不是平時的她,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他想,然而究竟是什麼,彷彿答案呼之欲出,但有東西正阻礙他繼續深入。
  徹夜未眠導致思考中斷,理所當然。
  睡飽了,現在的原因僅僅是一個簡單的理由。


  ──不可以去想,因為我知道原因。

 


  真的是,跟這女人扯上關係,老是各種提心吊膽。

 


02.

  大概是這樣的吧,他想。
  每個人的變化,突如其來,但能夠知曉並體會原因。
  在出門前的她的變化,其實很容易猜想,只是過了太長太久,甚而淡忘了些什麼。他只是沒有去仔細思考,也不想去想。
  答案,答案呢?他還沒去找。
  只知道原因。


  營救近藤勳的作戰十分順利,刀光劍影,他們一群人劃開制式化的流程,破壞他人井然有序的計劃讓人格外上癮。烈日當頭,公開場合下的暴動,順遂非凡。
  因為,她也來了。
  雪白的身影,隨風飄揚的長髮,凜然孤傲。
  他不大喜歡在外頭和她見面,興許是無法適應她在外頭闖盪卻老是一張臭臉。他淡漠地瞅了她一眼。


  『……?』
  這一眼,足以讓他愕然,困惑且心裡躁動不寧。


  她笑得燦爛,大聲和誰吵架。
  志村新八,還有『某個人』。
  好似再度看見早已分崩離析的萬事屋。


  他頓時明白了,她今天的變化。


  原因,大概就是『那個人』吧。

 


  早上因為未知理由而煩悶,當時他則如處漫天塵埃中,情緒繁雜費解,無法理清到底是怎樣的心情優先,只有混亂兩字能道盡他的心境。
  直至入夜,直至成功營救近藤勳的慶功宴,他還是無法理解。
  他斟酒到小酒杯,比起其他人的激昂歡喜,他的情緒較平淡,只是喝著酒、吃點小菜,腦袋亂糟糟地打轉各種事情。


  『某個人』,輕易地擄走她的目光,讓她就像以前一樣大吼大叫、吵吵鬧鬧又煩人。若是坂田銀時就能理解,可是他偏偏不是。
  那副滑稽的樣子,他可不允許坂田銀時以外的人來搶走他的所有物。錯了,就連坂田銀時來搶,他也不允許,只是他管不住她離開的腳步。
  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真是,這個世界有一個坂田銀時就夠了,不用再來一個跟他爭女人。


  他搖著酒杯。
  不管是不是坂田銀時,他想,至少了解她今天一番怪異的行徑。

 


  她這不能說是改變,只是好比外遇似的心神不寧且充斥對他的負罪感罷了。

 


03.

  夜雨下得又大又急,屋外磅礡大雨,漸漸浸染至屋內似的,於他心中漣漪四起。
  比起那間破屋子老是滴滴答答又讓人煩躁的漏雨聲,這間屋子就算沒漏水,卻更撩他思緒控制不住地紛飛。
  來來去去的誰與誰,在一杯接一杯豪飲下,被酒精麻痺而變得模糊不清。
  就像留著殘影的一縷縷幽魂罷了。
  「……」
  他刻意為之,只因不想再清晰看見些什麼。


  神似萬事屋的那三人,被邀請來到慶功會。
  三個人果然只能說是神似,那個裝扮成坂田銀時的人,橫看豎看都太愚蠢。三人略是陌生且排他的凝重氣氛,果然不是坂田銀時。
  他更加困惑。
  難道真有可能是烈日下的幻像?
  不可能的吧。


  她的態度,她的心神不寧,她的焦慮,她的負罪感。


  早在今早就預見,她即將離開他。


  已經不止一次這麼預想,殊不知難受的程度更甚想像。
  很難過啊,好似不能呼吸似的難過。
  可是,他怎麼想也想不通,為什麼沒有一絲憤怒?一絲絲也好,他真想狠狠地把情緒全發洩出來,對著她怒聲不仁不義,但就是沒有所謂的憤怒在驅使他。
  是已經想開了?怎麼可能。
  是自尊心作祟?大概不是。


  人心費解,就連自己也難以瞭解自己。


  就連現在竟然是極度渴望見到她、深擁她、吻她、和她做愛的心情,更甚一切。

 


04.

  宴會告一段落,即將邁入尾聲前,沖田總悟就先溜出來,想著酒喝得有點多該透透氣,乾脆就直接回家洗個熱水澡,躺到自然醒。
  這兩天著實太過操勞,看了日出又看夜半三更之明月,累得要命。
  「難得,月亮真圓。」他喃喃自語。
  方才的大雨擰乾雲層累積的水份,幾小時後僅剩零星水聲,那是水珠從葉片、屋瓦滑落而下的落地聲,靜謐中僅有這麼點聲響,僅有天空一輪皎潔明月與他相伴。


  他想快點回去,多少懷著她可能還在那間屋子的期待,但是,他累得更想放空、徹底休息。
  累,當然疲累。
  沒有怒氣可宣洩就算了。
  還得壓抑想擁有她的心情,按捺把她關在雙臂間的渴望。
  沒錯,他早該知道並承認,他付出的部份會高成連他都害怕的程度,就是因為他無意識想挽救這段不穩定的關係。

 


  早就不是什麼喜不喜歡、愛不愛,他就想和她相守直到末日罷了。

 


  無可奈何的偉大情操,只能出現於前言。
  自掌嘴巴,反悔懊惱,終於到了將要離別的時刻,情感才如洪水暴漲般湧出,伴隨極其哀慟又愉快的回憶,化為混濁的水流,淹及咽喉,卻無法從身體內部傾洩而出。
  所以,他格外煎熬。

  他不會開口說一句挽留的話語,情話也好、威脅也罷,他絕不會把這般沉重且可怕的心情訴吐於她。
  可不是,連他本人都覺得噁心,這種沒什麼用的垃圾還是趕快丟掉得好。

 


  「────吵死了阿魯!」


  冷不防,他聽見了既陌生又熟悉的口癖。
  他剎時怔愣住,無法動彈,心緒終止歸零。


  只因她這一句吵吵鬧鬧的叫聲,以及久未聽聞的口癖。

 


  不是錯覺啊,是真的。


  他得承認,就要結束了,這段不穩定的同居關係。

 


  這個逼近於末日的世界。
  曾認為能在末日前,身畔有個喜歡的女人就算萬幸。這個想法依舊不變。
  『我要去一個有銀醬的地方,再會。』這個令人消沉的想法,終有一日會成真。
  他不經意想,兩者有著根本上的矛盾。

 

  但是,終於明白了,到底是怎樣的心情。
  他靠在牆上仰望夜空,無法繼續行走,對於要不要回去那間屋子搖擺不定,心緒載浮載沉。
  麻煩透了。
  一言一行就足以顛覆他的決意與想法,令他疲累。


  「……咦?你怎麼在這裡?」
  神樂從轉角走出,他不意外,畢竟剛才那一句話近如耳邊,她本人就在附近也不是奇怪的事。
  他淡淡瞅了她一眼,繼續望著天空,「沒什麼,就透透氣。」
  她知道,他已經聽到剛才的對話。
  「……是嘛。」她淡然莞爾,跟著他,一同抬頭仰望。


  她大概和他想著同樣的事。

  「很久不見了。」他說。
  「…………嗯。」她淡淡應聲。


  就算再次自掌嘴巴,他還是要再聲明一次,真的是太無可奈何了。
  不管是離別的無奈,還是接下來要說的話。


  「沒想到比起憤怒或悲傷,看見妳終於回來,竟然剩下令人絕望的高興。」他因為吐出這麼一句中肯的真心話而仰天大笑。
  她默然,大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片刻,走到他面前,雙手捧住他的臉,唇貼合唇。
  她的主動絕對是種惡兆,而可想而知,這是即將結束前的甜蜜。


  輕描淡寫的接吻就算了吧。
  他攬住她的腰,舌尖探入她口中,敏感的神經細胞交互探索,彼此的體溫、噁心的唾液交融,呼吸漸漸濃長,全拋諸之外,僅剩想徹底擁有這女人。
  唇與唇的分開,他們彼此視線迷離,體溫高得嚇人。

 


  「『 回 家 』繼續做吧,別一天拒絕我兩次啊。」她說,然後愕然。

 


  他略是吃驚,她亦然,連她也沒料想到脫口而出。
  回 家 嘛,真意外。
  這女人真的是神樂嗎?會不會是他自我催眠下的溫柔幻想?
  「不會拒絕的,妳就好好保重吧。」他笑道。


  靡爛又不穩定的情情愛愛建立於分崩離析的世界,腳下站也站不穩,遑論天長地久。
  可惜,在她一句『 回 家 』的言語下,他突然想道:
  她的歸來,補起這世界的幾個坑坑洞洞。


  那個滑稽長相的人,或許就是坂田銀時。
  將原本的她帶了回來,然後徹底結束他們早該結束的不穩定交往。倘若坂田銀時在現場,說不定會狠狠胚一口唾液說:
  『不把女兒交給你這種抖S!』
  『我才受夠照顧這種又笨又心猿意馬的女人呢。』而他,一定要這麼怒聲回去。


  他吸吸潮溼的空氣,心情還不錯。
  有種感覺,似乎正因為那個人的出現而漸漸回到原本的世界。
  連同他。


  一時分開,不過一時被像是坂田銀時的那個人搶走,那種長相窩囊的男人過不久就膩了。他想。徹底清除她對坂田銀時離開人世的眷戀,最終,將是沖田總悟的勝利。

 


  ──回 家 吧。
  總算明白,在她心中,沖田總悟也是她的一個家了。

 


  所以說,他能夠開始這麼想,就代表這票被世界末日氛圍感染的病人還有點救了吧。
  


Fin.

  再也不相信我的大綱筆記啦(掀桌)!
  脫序演出什麼的,但也因為如此才有了偏向HE的曙光。

  這篇想寫的就是一句話「沒想到比起憤怒或悲傷,看見妳回來,竟然剩下令人絕望的高興」。
  為了理清到這句話,前面鋪了又鋪、寫了又寫,明明早就能道破的話,硬是要一道道神經質的關卡,最終撥雲見日。
  所謂撥雲見日在於他終究搞清楚到底在想什麼,而就如上述所言,『既是絕望,又是高興』。

  從神樂的心神不寧到回到原本的她,徹底瞭解到這段不穩定交往就要劃下終止符。及此大概都認為是很慘忍的BE吧,在我筆記上也是這麼寫(苦笑)。
  可是,在寫到「回家」之際,我突然看見了一道曙光(給我好好從頭到尾鋪梗)。
  雖然一直沒寫明分開這部份,但開虐整篇了就不要出現了吧。淡淡想道。

  比起抖S沖田,不知為何更加喜愛他玻璃劍的那一面,反差萌點嘛?
  忍不住塑造成一種纖細敏感的人。
  《神經質氾濫成災》由此而生。

  這系列大概能再寫一篇或兩篇,前半段的同居部份終於告一段落,而從第四篇開始的後半段便是劇場版各種腦補了。
  若有看過一些新PV預告或劇場版,應該可以看見那個「滑稽的西瓜皮」,本文所指的「那個人」就是他。
  捏他程度高了前三篇很多,這已經不能用背景捏他來說了。
  但這篇會產出,也是建立在同居設定系列下的續篇。

  說這是連載有點微妙,就一篇篇當閱讀順序吧。
  沒想到可以寫這麼多篇,在對折寫完後還以為吾心了結,但一個BE發言又讓我燃起來,待我一步步寫到不怎麼HE的H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oshita72
  • 覺得沒有文字可以說明我現在激動的心情><!!!!!!!!!!!!!!!!!

    大腿枕wwwww欲求不滿wwwwww
    雖然說從總悟視角,一就是虐到心坎裡的情緒
    但一想到視線中那個人是珍桑臉就忍不住想大笑wwwww(不

    這種和劇場版劇情融合在一起的發展!!!!!!
    覺得超貼切的阿XDDDDD
    像是總悟的確不怎麼說話獨自一人喝酒什麼的w原來是在煩惱那個人的出現嗎ww帶著這樣的心情回想劇場版劇情就好激動哦哦哦哦
    因為坂田銀時出現而讓兩人之間不可能為可能
    好煩XDDDDDD我太吃這種設定或是說這根本就是我的理想發展!!!!(請淡定

    「沒想到比起憤怒或悲傷,看見妳回來,竟然剩下令人絕望的高興」←
    這句話虐到骨子裡,也感動到不行總悟對神樂那種除了你其他事情怎樣都不重要的心意
    快哭了我真的Q口Q
    「────吵死了阿魯!」當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心情真的如總悟一般降到冰點...想著總悟聽到這句話或是說那久違的口癖是什麼心情就好痛
    沒有人能動搖到的她,卻因為一個酷似"他"的人出現而輕意的改變了她
    而長久陪在神樂身邊的總悟是怎樣的心情實在是不忍多想
    而看著她對自己主動,但這即將結束的甜蜜預兆的絕望感...
    玻璃劍的愛...表達的真的是太好了><

    "那副滑稽的樣子,他可不允許坂田銀時以外的人來搶走他的所有物。錯了,就連坂田銀時來搶,他也不允許,只是他管不住她離開的腳步。"
    這段話我也真心覺得寫得很好...很有愛也夠虐(不

    其實已經認定沖田總悟是"家"的神樂也..
    脫口而出真的是太好了><!!!(什麼


    其實很喜歡阿旅這一道道神經質的關卡,最終撥雲見日的描寫法阿XD
    光是一個劇場版
    阿旅能夠寫這麼多我都要痛哭流涕了QQ
  • 看到這麼長的感想我也感激得淚流滿面,不知所云了

    前面先甜一下免得太過份ww
    我也是,寫的時候一直想起珍桑的臉,害我心情複雜wwwww

    想要把BE的虐感轉換,大概得引到劇場版裡了,可是在我的腦海中...實在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HE,大概再一~兩篇會知道頭殼內部的糾結。
    發揮四刷精神,徹底把各種畫面腦補一番,對沖田表情淡然喝酒的場景印象深刻,剛好...(?)
    雖然化不可能為可能,可是兩個人還是分手了(抹臉)。
    不過能重新建立新關係...那真的是理想發展w

    應該說自己怎樣絕望或難過都不重要,比起神樂傷心,還是自己承受比較好。
    真心想把那句話的功能發揮出來。
    不要哭啊(拍拍),結尾還算是美滿(x)

    我覺得,72真的是知音啊...!!!
    就算被說OOC還是想用玻璃劍的角度寫...!!!而72真的感受到我想表達的東西啦,我要哭啦!
    從沒遇到如此明白我想講什麼讀者啊(哭),好像被你看透了這種微妙感wwwww

    敲鍵盤的雙手也脫字而出,真心覺得太好了。

    謝謝,越寫越神經質,好在寫到沖田想開了。
    因為寫太多反而讓我有點驚恐wwwww
    這一切也要感謝72的回復支持,漸漸打通我的任督二脈,然後將毒蔓延全身(?),只差一步就印堂發黑了XD

    本旅 於 2013/10/05 16:37 回覆

  • roshita72
  • 珍桑的臉啊wwww太萬惡(稱讚意味

    阿旅可以越寫越甜><!!!!!!!
    不過故事主軸是一直在銀桑不在的五年後嗎?
    目前看來應該是是怎回劇場版主線裡,
    會不會有小玉時光機器人的五年後劇情呢XD
    雖然挺想看小玉時光機器人的五年後(好長
    但覺得銀桑不在的五年後就這樣結束也有點不甘心(是在不甘心什麼
    總之阿旅會在寫個一兩篇真的好開心哦哦哦哦!!!!!!!!!!

    是呢XDD我也一直疑惑為何總悟就默默的喝酒w
    實在是太貼切了啊wwww

    至少總悟不會在那麼悲觀自虐,神樂雖然是不經意但也講出內心感受
    這雖然只是阿旅的一小步但卻是邁向HE的一大步(?

    這句話雖然才短短幾個字,但是情感真的夠分量......
    反覆咀嚼這句話都還是深有感觸><

    五年後的總悟我覺得的確會是這樣呢XD
    總悟成熟了,神樂也成熟了,更重要的是銀時不在了
    雖然說要抖S也不是不行,但跟五年前有什麼區別呢XD
    玻璃劍也不是軟弱,雖然容易受傷無法承受傷痛但是依然高傲
    儘管高傲但卻也無能為力
    這就是總悟啊><!!!!!我想就算是五年前的他,也會有這樣的一面的
    就好比當初三葉與土方的糾葛一般

    啊啊啊被、被這樣講我也超開心的XDDDD
    可能我們對這個CP的理解真的是同步的wwww
    而且很用心的看文(喜歡的文都看的超投入(?
    我還很擔心我打出來的字傳達的不夠好呢XD

    哈哈哈我一直相信神樂會跟總悟回家的(??
    而果然真的是這樣真的是太好了!!!!
    寫到多反而感到驚恐嗎XDDDDDDDDD
    呼呼閣下太客氣了,這點小功夫不算什麼的w
  • 珍桑www
    不要啊www一直浮現他的臉wwwww

    應該可以把這系列拆成兩部份,《神經質》之後就是劇場版腦補,準備迎接我心目中的結局。不過這之後打算等BD出來後再往貼吧走了。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殼中水母》後再接個幾篇,嘖,真想寫個極擦邊文,同居什麼的沒寫到這部份太殘念且浪費機會了。
    我決定不把話說死了,每次都會突發狀況wwww
    還是再度謝謝72,我說不定又要翻以前對話紀錄來找靈感ˇ

    原來同樣疑惑嗎wwww
    哎唷,真是的,害我興奮了(什麼)XD

    很難得有特別因為想寫某句話才出來一篇文章
    也謝謝72有跟我相同感觸

    可惡啊啊啊啊!!!
    72講得真的是太深我心!
    而且又再得知沖神星座是巨蟹和天蠍後,我整個...!!!可能正是巨蟹,忍不住對一些想法也加諸在角色上。
    土三真的很殘念,有夠痛,但糾葛得好喜歡。

    72看文真的很用心回復也是
    在這點上真的特別敬佩,不過花你很多時間就還是再道個歉
    回文已經很好了ˇˇ
    得到讀後感怎麼說都是一件樂事ˇˇ

    原來一直相信嗎XDDDD
    現在才想到的我先去撞個牆w

    極度驚恐,寫太多真的很恐佈啊!
    中毒太深拔不出來怎麼辦!!!之類的
    小功夫wwwwwww

    本旅 於 2013/10/06 13:37 回覆

  • roshita72
  • 原來是這樣XDDDD
    寫!!!!!!!!!!!!!!!!!!!!!快寫!!!!!!!!!!!!!!!!!!!!拜託阿旅你寫!!!!!!!!!!!!!!!!!(住手
    極度擦邊什麼的wwwwww不寫真的會很可惜啦XDDDDDDDD
    呼呼呼光想像就讓我好興奮(慢著
    沒什麼好謝的XDDDDD 聊的非常滿足!!!這樣聊感覺都是日常的一部分了XD

    畢竟正常總悟總悟不是拿火箭砲或是刀對準土方就是跟神樂吵架(刪除線)
    所以經阿旅這樣巧妙的結合....唔哇真的挺萌的w

    嗯嗯?阿旅是巨蟹座的意思嗎w
    有聽說巨蟹跟天蠍是絕配啊wwwww哀優這真的只是讀者太會YY嗎(?
    嗯嗯土三真的非常><
    尤其土方說的為了心愛的女人什麼的真的是....
    好希望這兩人能幸福啊

    呀XD嗯嗯嗯~~怎麼說,也可以說是積了一肚子沖神愛需要發洩吧(?
    很喜歡能夠跟同好聊聊的感覺><
    能夠這樣交換彼此意見相當難得~~
    其實若不是能夠引起共鳴也不會打出這麼多的心得XD
    所以也可以說是阿旅的創作給了動力(?

    哀呀呀~其實不用這麼客氣啦XDD
    怎麼說呢~如果真的忙或有事就真的不會及時回了XD
    所以能回就表示有空閒(?
    阿旅免擔心!

    有寫出來撞牆什麼的就不用了wwww
    這代表詳細思考過後在加上潛意識這兩人會這樣發展w
    是好事(??

    那就只好一直沉浸在這毒海中了(???
  • 不要激動wwww
    這樣我會太激動開始胡亂寫wwwwww
    大概去找點小黃文來增進功力(望天),我真的可以嗎...
    真的,從這邊聊到那邊,涉足的範圍很廣ww

    因為剛看完那個CD,滿腦子都沖田的「土方去死」
    吵架,你們再吵下去我就要住院了

    嗯,是巨蟹沒錯
    剛好也有個很好的天蠍座朋友XD
    寫文的人YY程度也高(抹臉),連星座特質都要加進去亂來。
    可是三葉大姐她已經(再抹臉),可惡,土三沒未來啦,痛哭流涕!
    現在承認有喜歡女人(?)的似乎還有桂有機會XD
    可是傻萌他的人妻屬性真的wwwww

    我怎麼有種邊發洩邊加以擴增的感覺www
    有種越來越膨脹的感覺啊!!!!
    72啊啊啊啊(痛抱)────
    不要一直說這麼可愛的話wwwwwwww

    好的那就不擔心XD
    不過我接下來擔心的是留言串是否會越來越多wwww

    潛意識作祟wwwww
    謝謝72挽救了我家牆壁(→頭很硬)

    中毒也會拉72下水的XD

    本旅 於 2013/10/07 18:05 回覆

  • roshita72
  • 真的要先講阿旅這串回復我一直笑不停啊XDDDDD

    阿旅你一定可以的!!!!!!!!!(拍肩
    其實研究一下艾笠R18本轉換成文字就(慢著

    他們真的是一見面就會吵架wwww很可愛啊!!!

    原來是巨蟹w這邊是雙子請多多指教(?
    話說銀桑生日快來了總覺得要做點什麼啊啊啊啊啊
    寫文YY程度真的要很高XDDDD
    土三只能在同人裡得到慰藉了......
    桂嗎XDDDD
    人妻屬性XDDDDDD 嗯嗯嗯嗯...有拉麵店的幾松哦(?

    哈哈哈的確會邊發洩邊加以擴增這樣wwww
    這樣也挺好的(????
    人的心臟腦容量不是氣球不會太輕易爆破的w
    耶XDDDD阿旅這麼熱情我會不好意思的(什麼
    只是說出心中所想而已w

    的確XDDDDDD
    嗯嗯嗯嗯這太難解決(??? 只好交給阿旅了w(別丟卸責任
    而且卷軸也越來越細...(望

    頭很硬真的戳到我笑點XDDDD

    若是CP毒我會抱著必死的決心跳下去的w
  • 咦咦咦(開始看笑點在哪裡)!!

    不我不太想再翻開那本R18衝擊了(抹臉)...
    還是到處去翻個小黃文看看怎麼轉換寫擦邊(結果還是擦邊)

    什麼!!上大學後我就常看到雙子出現好奇妙
    銀時要生日啦(驚恐),怎麼辦,糾結,再虐他一次嗎(咦)
    我覺得72YY的程度也很高了,不實體化真可惜wwww
    對啊,前陣子的(?)桂單戀發言真的好可愛wwww
    可惜果然是人妻屬性,魄力啦桂同志(x)

    不會破但會很難受wwww
    就算熬夜三日也要繼續熬夜寫沖神,當真被72各種沖神發言給萌到無邊無際
    ↑那麼也只好來點心中所想吶喊一番www

    居然丟給我wwww
    那就只好看看哪天被強迫關站(?)→跟著丟給官方
    真的www卷軸好細wwwwww

    關於頭很硬是在差不多一周前發生的,有留證據:
    http://www.plurk.com/p/j8p293

    真的會死喔wwwwwww
    爆肝什麼的(x)

    本旅 於 2013/10/08 12:10 回覆

  • roshita72
  • 竟然有這麼大的衝擊力嗎XDDDDDDDDD

    我倒是挺少遇到雙子的呢XD
    再虐他一次wwwww竟然嗎XDDDDD
    我也是近期才知道原來銀桑10/10生日的w超好記(?
    雖然想著要做什麼但就是兩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還是用愉快的心情度過這一天就好(??

    欸欸哈哈哈可我還沒學過念,無法發動具現化的能力啊w
    耶XDDDD什麼假髮的單戀發言?!

    (完全沒意識到講了什麼沖神萌發言(?
    一些YY行為竟然能夠讓阿旅有動力有想法真是太令人開心了ww(給我不好意思啊喂
    不過熬夜傷身啊還是要多多注意哦!

    官方何其無辜wwwwww

    阿旅的,噗浪,get!(什麼
    雖然這樣講不過其實我沒再用噗浪XDD
    關注推特比較多(?
    居然不痛嗎XDDDDDDDD這是怎樣合金製的腦袋呢www
  • 真的嗎!
    光大學同學就頻頻遇到了。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銀時生日wwww
    畢竟我根本記不太起來朋友生日在何時,這時就很慶幸噗浪有小蛋糕(x)
    結果我在兩天後才回到這裡(喂)

    還是該說是旁人替假髮發言的呢,就找幾松老爸那幾集w
    桂當然什麼也沒說hahaha

    居然沒意識到,講著講著就連環好幾個沖神拳啦!
    我想我根本已經開始習慣熬夜這件事了(望天)
    就讓我去吧。
    接下來幾天都要有覺悟了。
    不過72打工到這麼晚,是會累到躺平,還是會不小心就凌晨了?(→後者的人)

    噢噢是推特啊,我都在噗浪活動(耍廢)
    之前有辦過推特但不太會用就先擱置它了。
    我家腦袋大概都這樣吧,基因遺傳(x)

    本旅 於 2013/10/12 15:01 回覆

  • roshita72
  • 哈哈哈,熟的我姑且會記一下(?
    但其實大部分都需要別人提醒wwww

    原來如此(?勢必得回味一下那幾集了w

    是不會累到躺平的程度,不過也不敢用電腦用到太晚XDDD
    母上大人惹不起w

    竟然是基因遺傳嗎wwwwwwwwwww
  • 真的,不過常不知不覺連熟人的也過了(抹臉)

    我是住外面,實在沒人管(x)

    如沒能回就直接斷掉XD

    本旅 於 2013/10/13 12: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