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話題是接續薄櫻鬼的,我追番追到發癲,說起「大神與七位夥伴」。我就說了我是正太控了啊!你看,聲優還是入野自由!

 

我:

  「好帥喔亮士! 」 →發作中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對啊!超帥的! 

   可是我覺得這種能力很悲哀。

   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帥得起來」

 

我:

  「征服涼子發言很讚啊!帥啦! 」 →沒在聽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沒錯!!!!

   我都快尖叫了我!!!!!! 

 

我:

  「你是小女生啊!!!!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夭壽,我覺得我一方面往大叔的方向發展,一方面往大嬸的方向發展…… 

   可是亮士真的超帥的啊!

   我決定了,這一部我最喜歡的~~就是亮士了~~ 

 

我:

  「……算了。」  →瞬間冷卻的正太控家人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迷糊餐廳呢?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喜歡男主角了嗎?」

 

我:

  「女裝?」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沒有錯!超漂亮的!                                           ↓騙人,2013年的他愛現視研波戶愛得死去活來

   我不迷偽娘,但小鳥遊是第一個我看到覺得超棒的偽娘!」 

 

我:

  「那已經叫做女生了喔。」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這倒也沒錯。

   好吧,反正我不萌偽娘就是了  →騙人,他現在愛現視研波戶愛得死去活來

   我最近練就了男女角都能萌得起來的能力

   我覺得我好厲害

   跨越了性別的障壁!  

 

我:

  「……」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這能力愈來愈平均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女角色看多了還是怎樣

   總覺得男角有獨特的新萌點 

   每每都讓我想要尖叫

   我可以體會你們的心情!!!!!   

 

我:

  「你走向奇怪的道路了!趁現在快回頭啦!!!!!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我覺得我在進化

   男女角都萌的話,能看的東西就會變得無限寬廣──── 」

 

我:

  「這不是進化吧………」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這是我在看過這麼多動畫小說以後學會的技能!

   LV UP────!!!!  」  →根本有病

 

我:

  「你哪天接觸乙女向遊戲就壞掉啊……」  →擔憂著乙女向各個男角的貞潔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我應該還沒到那種能耐

   我現在想先慢慢朝BL向的同人本邁近。」  →為什麼會是從這裡開始?

  「嘛,不過我還滿想玩薄櫻鬼遊戲的。」  →速度快得我吐槽跟不上

 

我:

  「我也想玩!」  →放棄吐槽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噢──找時間來抓一下。

   我覺得薄櫻鬼比金色琴弦好看很多欸

   薄櫻鬼的男角都很萌! 」  →金琴迷對不起

 

我:

  「你都喜歡在最後一句加炸彈性發言耶……

   可以抓到的話麻煩連隨想錄一起抓。」  →吐槽之餘,該要的還是要到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可惡,抓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好想看齋藤結巴喔,唉! 」  →嘆什麼嘆啦你

 

我:

  「我覺得我好像在跟女生聊天。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把我當小鳥遊好了!

 

我:

  「淦沒有偽娘你這麼高壯啦!!!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我被動畫裡那一集喝完變若水的樣子迷到

   土方的話,還在觀察中

   平助剪髮有萌到我                            ←↓小妹的我,開始紮實朝天吶喊

   其實我對山南先生有種微妙的感覺 

 

我:

  「山南先生也有啊……」  →無力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有啊!」  →淦還回答

  「其實呢

   我看到你的顯示圖片,差點就臉紅了! 

   我也想放同一張,可惜不能被實驗室的人看到

   唉,只好放桌面當桌布用了!

   哈哈哈哈哈哈────!!!!! 」

 

我:

  「哎,當桌布就不會被看到嗎?」

 

在地圖兵器面前,戰爭已經失去了意義:

  「我指的是家裡的電腦 」  →淦不會用自己的喔

 

我:

  「……等等,你是要回家把桌布改掉嗎?老爸會嚇到吧!」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覺得還好啊

   只不過放個帥一點的男人而已

   平常也是放一些年紀很小的蘿莉

   真要擔心的話……擔心不完吧!」

 

我:

  「是這樣嗎……」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平常還會克盡本份,把薄櫻鬼宣傳出去!」

 

我:

  「等等你暱稱那什麼啦!」  →時差吐槽,這時候才發現的我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隨便寫寫的

   沖田不是總受

   但我覺得他的名字很適合當總受 

   這樣才能吸引人來問我。」

 

我:

  「…………………他叫總司。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關於推坑,我是專業的

   唉呀呀,我突然發現……

   我的暱稱跟狀態全都是男人欸,真有趣 」

 

我:

  「後面還加個驚嘆號。」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當然要驚嘆號啊

   我又不打顏文字,不然就打了~」

 

我:

  「哎所以你是有打算要打就對了啦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有啊,我本來還打算加個 ㄍ一ㄚˊ~ 

 

我:

  「我好像聽過你發出那種叫聲

   記得喔,很像破掉的蛋那種感覺 」 →印象深刻,反正就是破音的尖叫聲啦XD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沒有發過哦                                                     羞恥心請擺對地方

   這種聲太羞恥了,我不可能會發出這種聲音!!  

 

我:

  「我就有印象啊!」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頂多只是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你是錯覺吧,要不然就是你平常聽太多了

   這種聲音真的很羞恥啊

   你覺得我真的敢發出來嗎?

 

我:

  「……我覺得光是你以上這些發言就夠羞恥了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平常也是這樣跟幾個熟識朋友說話的

   我想方設法要讓他們明白男角也是有萌點的。」

 

我:

  「靠!你朋友心臟這麼強!?」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不只哦

   我也會說小蘿莉的事情啊

   正太的事也會講

   我常跟他們說,如果哪一天我被抓去關的話,一定要說:

   ──我早就覺得他遲早會幹出這種事的!!  

 

我:

  「……你到底有多少屬性啊?」  →吐槽疲累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或者應該說我不能接受哪種屬性吧

   第一,我無法接受奪人妻女或老公男友這種劇情

   第二,我還無法接受過激的BL

   這點我會努力的!!!!

 

我:

  「不用努力,沒關係。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然後…………百合偽娘GLBLBG全都行!

   乙女向也沒問題

   BL的話,我很少能夠接觸那一邊的東西啊……

   平常都只是看著動畫裡的男角色配對而已,這樣根本升不了幾級!

 

我:

  「……你是不是在想這點要靠我解決?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對啊,你好聰明耶!!! 

 

我:

  「……」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你只有在這方面才有潛力!

 

我:

  「請不要用這種看似稱讚的方式損我。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你是BL吸引機!! 

 

我:

  「哪有啊!」  →微弱的字體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認為我很有潛力,只是找不到一個好老師……」

 

我:

  「我是良師!?」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所以CWT就麻煩你了

   由淺而深,一開始不要給我看太激烈的喔!   

 

我:

  「…………」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重要的是想像力!! 

   以我目前對BL的感想!!」

 

我:

  「你的練功表上除了HP還有很多條線快到MAX了耶。」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只要有兩個男人出現就要能夠腐得起來 

   即使是少年向也一樣!

   你太高估我了,很多東西都在學習中呢。」

 

我:

  「那我問你,門把和門誰攻誰受?」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這問題好微妙,是入門考試嗎?」

 

我:

  「答得出來嗎?」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這是有思考時間的嗎?」  →為什麼自我限制了XDDD

 

我:

  「嘛,看你啦,答不出來嗎?」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只是還沒有用那種眼神看待過周圍的醟具

   我覺得……門把是攻,門是受!

 

我:

  「答對了,恭喜啊 」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欸

   就覺得應該是這樣,反過來就覺得怪怪的,理由講不出來

   ──所以,門把是攻的理由是啥?

 

我:

  「蛤?我是你妹喔,居然要我回答BL   →明明是這個人問的

   因為門把插在門上啦…………」     →還是乖乖回答了,有點受傷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原來如此,受教了。

   我原先是想說門好受……

   門把不動作門就動不了

   ──感覺就很受啊!! 

 

我:

  「……好嶄新的回答。」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原來真正的腐女已經能夠連生活用具都腐起來

   我要看到人物才行,真是完全不行啊…… 

 

我:

  「拜教友人,他們願意教你啦。」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不了,他們等級太高。

 

我:

  「……」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這種跨科系學習的人是很脆弱的,你要體諒啊!!

   你要想想資工系跑去中文系上課時,周圍的人都不認識,上課內容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聽得懂的心情!」

 

我:

  「我看你一點都不受影響吧,別說謊了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總之,我害怕真正的腐女

   我這點小伎倆在她們面前根本就不敢拿出來……」

 

我:

  「不,我想你可以試試看 」

 

沖田總受,齊藤好萌!

  「我沒有勇氣…… 」

 

我:

  那你怎麼有勇氣對我說這些事!!」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