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intama二次衍生創作
》 沖田總悟 x 神樂
  內容物糖份過度,可能造成不適,請慎入。

 

 

  才經過一天清爽的早晨,沒想到又再度體驗發高燒而醒來的痛苦,雖然比上次好得多了。

  夏天感冒的是笨蛋,那在短時間感冒兩次就負負得正了嗎?
  證明自己不是笨蛋又如何?好不容易等到了能夠吃冰的時候,這下子又不能吃了。

  神樂摸摸發燙的額頭,思考迴路堵塞,滿腹冤屈。
  什麼也不能吃,只能一直躺在床上,雖然能夠使喚別人,但什麼也不能吃,嚥下去也不美味,感冒實在太折磨人。


  若說紅腫的雙眼,那就不是因為感冒而形成,原因的話──……



  「中國女孩,還在睡嗎?在睡的話講一聲我就不吵妳了。」


  對,就是因為有這討人厭聲音的人。
  怎麼老是有這種以干擾睡眠為前提的說法啊?

  「……咦?」
  話說回來,那聲音是沖田總悟吧?

  「沒回應啊,那我只好打擾了。」門被拉了開來。


  一定是沖田總悟。
  她趕緊閉上眼,不願與之面對的因素種種,佔最多的原因則是她若看到他,一定會腦細胞撞成一團,燈泡燒壞了就不能動,腦袋迴路中斷就無法克制到底會講出什麼話。

  他坐到離她有一點距離的位置,沒有說話,也沒有發出刻意的聲響。
  他來了,卻沒有讓她有紛亂的思維,甚至使得一切變得輕盈、寧靜和放鬆。

  他看著窗外吧?
  晴天,無雨,一定沒帶傘。

  他能直視整個天空,面對刺眼的太陽;她則有晴無晴之日都撐著一把紫紙傘,仰望天空的角度總是比別人小。
  雨季到了,就算現在出太陽,過不了多久還是會下雨。

  然而,他一定沒帶傘來。
  要把傘借他,不然,他也會感冒吧,感冒很痛苦的。

  如果現在起來,會看到他的臉,思及此,她又畏縮了。真難啊,為什麼不能順心而為?究竟是什麼在阻撓她?眼睛睜不開,手腳動不了,全身被封印住似的。


  「對不起啊。」他放低聲音開口,還算聽得見的音量。

  咦?他道歉了?

  「不管是不顧意願亂親妳,還是讓妳感到害怕,沒想到還哭到感冒了,雖然有點滑稽到想笑,但終歸一句,對不起啦……」

  「你到底是來道歉的還是來被扁的啊你!」爆裂的理智線讓她一瞬間爬了起來,但是一看見他的臉,她愕然又尷尬地紅了臉,接著窩回棉被裡,發出一連串沒有意義的呻吟。

  「妳還是很怕我是嗎?」
  「不!誰怕你這種王八蛋!」
  「那為什麼不敢看我啊?我的臉應該沒帥到讓人無法直視的吧?」
  「當然沒帥到那種地步!少自戀了你!」

  「所以對妳來說,還是有某程度的帥氣囉?」

  「……少抓別人語病阿魯!」


  心裡真慶幸有一條棉被能蓋住她的臉,究竟是不是發燒所造成她都沒把握,更別提能用這招去瞞騙別人,或是沖田總悟這隻臭狐狸。
  他笑了起來,笑得清爽開朗,竟如晨曦所拂來的風般令人放鬆。

  「又有什麼鬼計了阿魯……你居然會有這種笑聲,很讓人不安耶阿魯。」她會這麼說是理所當然,因為他的虐待狂指數高到無法輕信此人會有正向發展出的性格。
  「哈哈,妳就當做因為開心啦。」他將手上的冰袋丟到她的頭上。
  「很痛耶!」

  她氣得抓起冰袋打算扔回去,他突然走向了她,讓她想起了昨天,肩頭縮了起來。


  ──糟糕,無意識就……


  「……放心,我沒要對妳做什麼,只是想請妳快點睡上一覺。」他的手輕摸她的額,笑瞇了眼,「嗯,確實有一點發燒呢,快睡。」
  「我沒……」
  「中國女孩,快睡吧。」
  「……」

  她看著他的笑容,心臟刺痛著。


  ──啊,果然傷到他了吧。


  她沒有惡意,會有這樣的反應,原因她也不清楚啊,他不斷地接近她,她覺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腦袋一片混亂,心思全放在他身上,讓她呼吸好困難。

  不喜歡這樣。
  嗆他、罵他、拳打腳踢,以前做得到的事沒辦法沒關係的。
  就是不喜歡沒辦法看著他。

  他愈是接近她,她就愈無法雙眼直盯著他,與他說話。
  所以不要接近他,她不想變得那樣子。
  所以,逃了。

  逃了,然後傷害了他。

  她難過,窩在棉被裡哭了一下午,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而打算尋求幫助,結果銀時和新八就與她想像中一樣無用武之地。

  「還沒睡著的話……我問妳一件事。」他用手掩著她的雙眼,沒有觸碰到她,不想讓她看到他的表情。


  「妳,很討厭我嗎?」聲音沉穩,一字字說得清楚,他對她說。


  討、厭?她咀嚼著這個詞。

  她哪次沒覺得他討厭?他很討厭啊,很可惡,超S、腹黑,整個人根本就是黑除了眼白外沒一處是白的,很壞心眼,老是要跟她作對。
  但是,她沒有厭惡他到他一靠近她就害怕的地步,他只不過──

  「只不過是到有點討人厭的程度而已,少自以為是了!」

  「……呵呵,妳果然是個好女人。」
  「本來就是阿魯。」
  「值得我S的對象。」
  「這哪是稱讚啊!」
  「是啊,是稱讚的,妳要虛心接受才是。」
  「啊──?」
  「呵,我翹班得也差不多了,再不走我會被土方言語炮轟,雖然我沒把他放在眼裡過。」他拍了拍她額頭上的冰袋。


  要走了……

  她撐起腰,看向仍有金色光芒的晴空,如此耀眼。
  露出淺淺的微笑,心中有一處明朗後,另一處卻開始寂寞,心情轉換得太快,就像最近的氣候,忽晴忽雨……雨……


  對了,他沒帶傘。


  「等、等會。」她扯住他的腳,「外面、可可可可可能會下雨,我借傘給你。」
  他一對紅眼睜得大,吃驚咤異的面容掺雜著喜悅,接著他嘴角上揚,笑了,莫名其妙地,這是她見過最耀眼的笑靨。
  「幹麻笑成這樣……」她背脊寒了一下,摀著心律不整的胸口。

  他神態認真,雙眼直視著她的藍瞳,以極有紳士風度地執起她的手,他說:


  「我想了又想,還是認為要好好對女孩子的雙唇負責,妳願意嗎?」


  他親吻她的指尖。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