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不日常」注意事項:

  不太日常的日常,在生活中所遇種種經驗談。

  靈異鬼怪有。

 

 

*「收驚篇」02

 

 

  放學時間,一天最後一個下課鐘響起,班上所有同學鬆了口氣,高中數學老師每次上完課舉行的小考讓人上課精神緊繃,還未適應這種教學以及未脫離基測大考的懶散步調,讓所有人都吃不消。

  然而,數學課後的放學時間喜悅和輕鬆感不同一般。

 

  秦夕嚮揉揉眉心,舒緩兩眉因為一堆數字計算而緊皺的下沉度。

 

  「夕嚮,走吧,今天有工作喔。」李檀央走到她座位旁,笑嘻嘻地迎接她。

 

  「……嗯……」秦夕嚮回應遲疑,到底該對他親密地叫她名字有所反應,還是該問他為什麼非要拉著她去工作?

 

  「怎麼?妳有事嗎?」

 

  「是沒有啦,嗯……算了,你說的工作是什麼?」秦夕嚮決定放棄掙扎,若是又聽到『繁衍子嗣』等話題,她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唔嗯──簡單來說就是收驚,但是這個委託我有點困擾……」

 

  你那笑容一點也不像是困擾啊。秦夕嚮強忍就快從喉嚨淹出的吐槽。

 

  「那個總是……啊,忘記問,妳知道收驚是什麼嗎?」李檀央猛然想起得好好教導秦夕嚮的諾言。

 

  「像是小孩子被嚇到時,老一輩的人就會讓我們去給人收收驚啊。」

  秦夕嚮沒有收驚的印象,但是曾聽過爺爺奶奶提起過,隔壁小孩被爺爺家的狗嚇到哭個不停,為了表示道歉,奶奶帶他去給人收驚後就不哭了。

 

  李檀央點點頭,「人有三魂七魄,就妳的例子來說,因為小孩被『嚇到』,導致魂魄脫離身軀,就需要把魂叫回來,當然不止是小孩會遇到,大人也會。」

 

  「民俗療法啊……一般人生病,都會想說去看醫生,而不是收驚吧?」

 

  「是啊,生病就該去看醫生,但是毫無科學可言的部份,就是我們的工作喔,雖然大多人半信半疑,還是會將『病人』送來讓我們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夕陽不均勻灑落李檀央的面容,深色陰影令他的笑容多了點晦暗不明。

  秦夕嚮無法揣測他的心思,她還對他一無所知。

  所以,覺得他情緒有點低落,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吧。

 

  「說起來,我一直沒跟妳說過道士是什麼呢,想聽嗎?」

  難得詢問秦夕嚮的同意,讓她有點驚喜,她點點頭,「嗯,我在聽呢。」

 

  李檀央滿意笑著說明,「道士信奉道教,而道教是揉合很多宗教信仰而產生的,道士主要有兩種,一個是行度死──對死者之禮的烏頭司公,一個是行度生之禮的紅頭司公,像是祈福、求平安或驅邪之類的法事,我主要是做紅頭司公的工作。」

 

  「第一次聽到耶,原來有這種差別,我還以為只要是道士都是做一樣的法事……」秦夕嚮有點吃驚,不過光是言傳,她依然無法分辨差異,或許以後有能有辨別的機會。

 

  「嗯,雖然是可以,但有些人會忌諱行度死之禮的紅頭司公來做祈平安之類的事。」

  「這稍微能體會呢,但總覺得有點對不起紅……是烏頭司公。」秦夕嚮差點說錯。

  「妳可以想『生』和喜事有關,所以是紅,反之就是『黑』。」

 

  還替她聯想牢記,秦夕嚮真切感受到李檀央真心想要她學會這方面知識的決心。

  老師用心教,如果不專心或不當一回事就太傷人了。

  她回家前去買隨身筆記本好了,以防李檀央突然講課。

 

  「還有,在中國和台灣都有分南北派,不過我並不太在乎自己屬於什麼派,不為非作歹,做著該做的事就是我的主張,順帶一提,我很尊敬道教始祖老子,太上老君喔。」

 

  「……雖然很感激你為我做這麼多說明,但是關於『某句話』我想問問你……」秦夕嚮盡力揚起嘴角,讓接下來的話不會變得太苛刻,「你要我以身相許來報答這點,雖然不算『歹事』,但也不是『好事』啊。」

 

  「咦?會嗎?當時妳那麼堅決,我也不知道要妳報答什麼,原來妳這麼不願意啊?」李檀央一臉震驚,這種問題他從來沒想過,以為對方更困擾沒有給一個『報答方式』。

 

  「呃!」

  這該怎麼回答才好,若是直說不願意會傷了他的心吧,說願意也不行。

 

  李檀央探頭一窺她的臉,笑了笑,「如果不願意就算了吧,我本來就沒有讓妳報答的意思。」

 

  「就……就先把這問題擱著吧。」

  這種天然笑臉說著無私奉獻話,我反而說不出『不願意』啊!秦夕嚮欲哭無淚,只好暫時逃避。

 

  走到熟悉的寺廟時,不像廟公的廟公,也就是李檀央的父親,道爸招手叫他們過來,不過主要是在呼喚李檀央,秦夕嚮亦步亦趨跟在李檀央後面。

 

  廟裡充滿焚香氣味,神像正對大門,依然莊嚴得像真的有神明居住於此似的,秦夕嚮不自覺挺直身子,自小到大就算不懂,也會因為嗅聞到線香而心生崇敬之意。

 

  「噢,未過門的媳婦也來了呢!」

  道爸讓剛把這問題擱在一邊的秦夕嚮羞恥得想逃回家,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為之,惡意的家長、惡意的廟公。

 

  「林小姐來了嗎?」李檀央把書包丟到桌上,到處張望,但連一名上香的人都沒有。

 

  「來過了,又是留件衣服和米給你喔。」道爸將一件淡藍色T-shirt、一碗米放到桌上,聳聳肩,無奈地說,「已經第五次了呢。」

 

  「嗯……明明沒有很嚴重,人不用來收收米驚就結束了,卻三番兩次的……」李檀央攤開衣服,沉思半晌,將衣服放到一旁,「還是去直接解決病人的狀況比較好吧?」

 

  「噢?小兒子在問我的意見嗎?真不得了!」

  「你就是這樣老愛諷刺人,老哥才會不太喜歡跟你講話。」李檀央無奈地嘆了口氣。

 

  在家人面前表情會比較多呢。秦夕嚮稍稍訝然,要不被他當做外人,真正成為朋友,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吧。她想。

 

  「你不懂,你老哥就是被欺負時最可愛啊!」

  「你真的很變態耶──此乃發自肺腑之言。」

  兩人就像朋友,不太像父子的互動。雖說她並沒有很多和父親相處的回憶,只是有點羨慕。

 

  「哈哈哈哈哈……」

  道爸放聲大笑,到底是戳到他哪裡的笑點才讓他笑個不停,連眼角都泛淚了。

  李檀央湊近秦夕嚮耳際,「他腦筋怪怪的吧,大概是想到我和老哥小時候的糗事。」

  「噢……」見他笑成合不攏嘴,秦夕嚮倒是挺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事。

 

  「就別管他了,過來吧,我等會要做收米驚。」

  李檀央抓起淡藍T-SHIRT、裝著米的碗,帶她到供桌旁待著,見他把米倒到盤子上,再用淡藍T-SHIRT包起。

 

  不知何時停止大笑的道爸拿香過來,揉揉李檀央的微捲棕髮,「其實這種事我也可以做的啊,你沒必要住校又要來這裡幫忙,學生就好好當個學生。」

 

  「我自願為之。」李檀央朝他的父親一笑,「何況不是大事,幫你分擔點工作也很好啊。」

 

  「……」

  道爸聳聳肩,不再多說什麼,拉著秦夕嚮站到一旁,讓她一同看他的兒子工作模樣。

 

  李檀央將被摸亂的頭髮整理一番,點起香,斂起笑容,恭敬地向神明祈求。

 

  一個十五、六歲左右的高中生道士,怎麼看都覺得不對勁,但是,親眼目睹這位年輕道士虔誠祈禱的面貌,頓時覺得又跟年齡有什麼關係。

 

  相當矛盾的是,就算認為與年齡無關,她還是介懷著一件事。

 

  「他……為什麼會當道士呢?才十五歲吧……」

 

  「妳想知道他的事?」

  道爸瞅了她一眼,讓她臉蛋熱紅,就像被看透似的,但到底看透什麼,她懵懵懂懂,只覺得很羞澀。

 

  「他一出生就是當道士的命,不是天份高低的緣故,其他的,妳自己問他吧。」

 

  「……」

 

  「我沒有認為妳很失禮,反而因為妳對他產生興趣而感到高興喔,這傢伙雖然人很親切和善,但終究是怪裡怪氣,交不到普通朋友,哈哈,妳還是他未過門的老婆呢!」道爸輕聲笑起來,避免打擾到李檀央。

 

  「呃!不、不是……」秦夕嚮一張臉紅得不能再紅,和李檀央不過認識幾天,為什麼家長如此抬舉她?

 

 

  「吶!第五次,也成功了喔!」李檀央望向兩人,笑容燦爛。

 

 

  「給妳點建議,要仔細品味那傢伙的笑容,他不是那種情感缺陷的人。」道爸懶散地走向李檀央,夾腳拖踩在地板的回音特別響亮。

 

  秦夕嚮怔愣原地,一種被交付的使命感讓她百感交集。

 

 

Tbc.*

 

雖然寫得極其同人曖昧且甜蜜蜜(?),但兩人終究是相識未久。

夕嚮動不動就臉紅是因為她的人生中還沒有跟男性成為朋友的經驗,所以反應很過度。

至於檀央,就給大家猜想吧XD

把他想成只是一枚色胚也無所謂啦(咦)

 

這個,真的是收驚篇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艾琳
  • 是的又是我←

    我們家收驚也是屬米驚呢,不過做法不太一樣就是了

    突然覺得很有親切感ˊ艸ˋ!

    秦妹妹害羞還有認真的樣子真可愛(變態嗎你
  • HIHI阿艾ˇˇˇ
    原來阿艾有這種經驗啊?真是對不起,我是參考書上來寫的,不好意思寫太深。

    欺負妹妹超可愛(忍不住跟著變態)XD

    本旅 於 2013/08/26 14:36 回覆

  • 艾琳
  • 有啊,但說到底也是因為自己的問題RY

    不過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

    別說對不起阿wwwww

    怎麼可以欺負妹妹wwwwww
  • 噢噢,唔嗯──感覺好玄喔,能說的話下次想聽聽看XD
    因為寫這些有點彆扭的地方就是沒體驗過就有點...

    ((其實我也喜歡欺負她(咦

    本旅 於 2013/08/27 00:26 回覆

  • 艾琳
  • 阿榕有興趣嗎? 那麼我有機會當然會說了

    我之前也聽了不少類似的故事,感覺蠻適合給阿榕當靈感參考(?

    有這種經驗也挺麻煩的呢...看看夏目←
  • 務必改日讓我一聽XDDD
    都請務必讓我聽聽!!!!((雖然很怕但又愛聽

    我是都沒有經驗(也不太想遇到),頂多會有一兩件讓人有介意但又很像太過敏感的事XD
    夏目在恐佈的世界,我們看得溫馨感人落淚((微妙的差異

    本旅 於 2013/08/27 23: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