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不日常」注意事項:

  不太日常的日常,在生活中所遇種種經驗談。

  靈異鬼怪有。

 

 

*「試膽篇」03

 

  「……原來附近是指廟啊。」

  秦夕嚮四處張望著,規格並沒有很大,但廟宇該有的幾乎都有,每次一踏進廟裡,她便感受到其莊嚴,不自覺將呼吸和腳步放輕。

 

  兩人死命拼命跑,好不容易跑進寺廟內,秦夕嚮只確認祂沒有跟進寺廟,不想理會祂會不會在廟旁徘徊不去。確認安然無事後,才敢大口換氣。

 

  經過一段時間,李檀央全身虛軟地趴在桌上,兩眼昏花,比秦夕嚮狼狽多了,不過他在逃跑前遇到更多需要體力的狀況,體力幾乎歸零,並非他缺乏訓練,體力比女生還差。

 

  「來,辛苦了。」坐在廟裡的成年男人莞爾,遞了杯茶水給秦夕嚮。

  「謝謝……」秦夕嚮細聲言謝,接過茶水。

 

  男人坐在廟裡,應該是廟公?可是,看起來好年輕,三十幾歲?她以為廟公似乎都是老爺爺,若是廟公,他的裝扮時髦帥氣,實在不太像這行業的人。

 

  「踢到鐵板啦?」

  男人一臉壞笑,將茶推到李檀央手邊,見他態度應該兩人早就認識。

  「突發狀況……我,沒帶……太多東西…………」李檀央臉埋在雙臂,仍喘著氣。

  「哈哈,也對,誰叫你不住家裡嘛。」

 

  「呼──哈──!我想住校啊!」李檀央進行一次深呼吸,扳直身子,臉上仍掛著笑容,縱使臉色有點蒼白。

 

  「說起來,那厲鬼真不是普通的有毅力,居然不惜傷害自己追來……」李檀央話未說完,突然想起什麼,細瞇眼仔細端詳起秦夕嚮。

 

  「怎、怎麼?衣服很髒?」為什麼有種快被吃掉的錯覺?

  「妳以前都沒看到過嗎?國中畢業旅行呢?」

  「我因為,重感冒,沒去畢旅,有沒有看過不確定……但是回想起來,曾覺得路上有些人看起來怪怪的……」

  「那護身符,妳都會戴著嗎?」

  「嗯……除了洗澡,媽媽叫我一定要時時戴著。」

 

  「這樣比較說得通了。」李檀央兩手一合,發出響亮的擊掌聲,高興地笑著解釋,「妳靈視力算不錯,還有被神鬼附身的強力體質,難怪祂這麼想得到妳,妳之前能安然無恙、沒看見過,真是不可思議的事。」

 

  「咦?」

  「有當尪姨的才能呢。」男人手托下顎,若有所思地凝視她。

  「尪姨?」她腦袋一片混亂,兩個男人正打算把她拖進不歸路的微妙視線讓她萌生畏懼。

  「類似女性乩童,就是讓神靈上身,讓祂回答信徒問題的一項職業喔。」李檀央和藹可親地解釋。

 

  「呃,我沒想過……」

  壓根子不知道自己有陰陽眼,也容易被附身。

 

  「真可惜,把那麼棒的護身符弄丟了,能保妳這種體質如此久的平安,如果有護身符,祂應該不會追得這麼遠,讓我們這麼累呢。」

 

  「對、對不起,都是因為你抱著我這個沙袋跑了段路……」秦夕嚮愧疚不已,若她能自己跑就不會讓他這麼累,越想越歉疚。

 

  「沒關係喔。」

  「……」

  「沒關係,該做的,總不能放妳一人被拖走吧?我好歹也是道士呢!」

  「咦!道士?」

  秦夕嚮第一次聽到有人稱自己是道士。

 

  「哈哈,人家吃驚到不行了喔?」

  「她對你這個廟公也很吃驚吧?別光說我了。」

 

  「……啊,不過,很合情理喔。」秦夕嚮斂眸,輕輕一笑。

  依照剛才的情況,感覺已經對鬼怪很是熟悉,保護了一群白目的同班同學。

  也救了她。

  沒有李檀央,大概,或許,會死吧。

 

  「總之,真的很謝謝你!」秦夕嚮鼓起勇氣面向李檀央,直視他的雙眼,深深鞠躬,「不管怎樣,我都想好好答謝你,你救了我一命!

 

  「唔嗯,真的沒什麼啦……」面對謝意,李檀央笑得有些靦腆。

 

  「請、請你務必說一個,只有言謝,我過意不去。

  這大概是秦夕嚮活了十多年以來,態度最強硬的一次,當然,是因為她從沒遇過危及生命的事情。

  所有人都視她糞土,一個個棄她而不顧,只有一人願意救她。

 

  「──我很感動,很感謝,你救了我!

 

  李檀央戛戛笑起,就像回應他一句『好』時那般的笑靨,她形容不出那種笑容帶給她什麼感受,讓她腹部有點發熱,胸口裝得滿滿的。

 

 

  「那就以身相許吧,我缺人幫我繁衍子嗣。」他如沐春風,笑容滿面,如是說。

 

 

  咦?

 

  她聽錯了吧。

  秦夕嚮抬起頭,只見李檀央一口喝光茶,要廟公再替他盛一杯,態度泰然自若,果然是她聽錯了。

 

  「唔嗯,那得找天去提親了呢。」廟公翻開行事曆,確認空閒的日期。

 

  「拜託你了喔,記得穿得體面點再去。」李檀央又一口飲盡茶水,見恍神的秦夕嚮,伸手拍拍她的臉,「回神啊,我還有話得說呢。」

 

  秦夕嚮猛然搖頭,急忙退離李檀央好幾步,慌張搖手否認,「我、我我我,什麼子嗣,我不不不行!」

 

  「咦?可是妳剛才說一定要答謝我啊,在神明面前亂說可會遭天譴喔!」李檀央笑著,明明跟之前一樣的笑臉,此刻顯得歹毒非凡。

 

  「呃……」

  她被威脅了?

  道士坑人錢財之事,新聞層出不窮,難道她因此被坑去了終身伴侶?

  想回絕,但思及遭天譴的可能性,秦夕嚮如坐針氈,人就在廟內,彷彿巨大神像就飄到背後盯著瞧,壓力和罪惡感直逼著。

 

  「對了,這位廟公怎麼說也算是我爸,跟你正式介紹一下,不過因為諸多原因,我是跟我媽姓,這位爸爸姓道喔,改天再跟妳介紹我哥。」

  「妳好,小妹妹,叫我道爸就好,我有兩個可愛的兒子,小兒子以後請多指教。」

  父子唱雙簧,怎麼就開始把婚事訂下的說法?

 

  「您好,我是秦夕嚮……」

  現在什麼事都不覺得驚訝,驚嚇神驚些許疲乏,反倒放棄掙扎,隨波逐流。

 

  「如果不喜歡小兒子,我為人成熟,很歡迎投入我的懷抱喔。」

  「年紀差太多了吧?老牛吃嫩草,羞羞臉,上次老哥的女朋友,你也這麼說,當廟公還花心,當心天打雷劈。」

 

  「居然一句句反駁我……好,我決定了,你這小子要生小孩也得給我等成年!給我當處男到十八歲!」道爸指著李檀央,換下一張吊兒郎當的臉,擺起長輩架勢。

 

  「……」秦夕嚮聽得面紅耳赤,沒必要當著女生的面說這種話題吧?

 

  「嗯,爸爸此話有理,那就先當見習之妻,一輩子的事的確得先跟著我學習些東西,就先不用幫我生小孩,這改天再說吧。」

  李檀央笑容燦爛,相對於秦夕嚮,是一臉倦容。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