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不日常」注意事項:

  不太日常的日常,在生活中所遇種種經驗談。

  靈異鬼怪有。

 

 

*「試膽篇」01

 

  九月初,秋季的第二個月,天氣方轉涼,秋季乃陰陽五行中的金,所屬顏色為白,又因一到清晨,水氣凝結於葉片而形成露珠,故這時節稱「白露」。

  然而暑氣殘留,不是清晨或夜晚時分,氣溫還是很高。

 

  放學後搭上公車,花的時間比想像中長,到達指定地點時已經傍晚六點,太陽比夏季時還要早下山,夕陽餘暉,晚霞美得眩目,路旁桂花樹飄漫芳香。

 

  若非眼前的山流露一股難以言喻的冷意,能停足片刻該有多好。

 

  一步步跟著前方十人左右的團體,秦夕嚮心中滿是無奈與歸返家中的念頭。

  他們興致高昂,亦或兩人黏貼在一塊,紛紛擾擾地走向森林,雖然出發時已經說了只要去一下下就好,但是誰知道會走到多深。

 

  秦夕嚮不禁幽幽嘆息,回想此刻不太甘願地跟隨這群人的原因。

 

 

  『──吶吶,我們今天來個試膽大會吧。』

  班上嗓門最大、最有號召力、周圍總是圍繞人群的女生林欣愛依然興致高昂地坐在位置上和認識沒多久的同學們聊天。

 

  從國中升上高中,經過學力測驗、分類組又分班級,現在班上根本沒有幾個認識的同學,雖然秦夕嚮在國中熟識的朋友也沒幾個。

 

  她不擅主動攀談交友,升上高中第一學期已經兩個禮拜,下課時間仍然孤自坐在位置上預習下節課的課程。

 

  這種狀態並非罕見,林欣愛那種一下子就跟大家熱絡起來的人才是少數,然而,秦夕嚮連加入他們那圈子都沒有,甚至連一個交談的同學也沒有。思及此,她感到些許悲涼。

 

  『試膽大會?要去哪啊?』

  『啊,欣愛妳該不會是指我們學校附近那座山?那麼搭公車會比較快喔。』

 

  秦夕嚮因為他們說話的聲音而分神,她在想講話的人叫什麼名字。硬是把班級名單記住,然而目前還無法把長相、聲音和名字進行聯想,只有幾個比較有特色的人才記得。

 

  『對啊,芸依妳知道啊?』

  原來是王芸依。秦夕嚮努力在他們對話中汲取資訊,雖然不見得能跟他們成為朋友,不過有備無患。

 

  『我是本地人嘛──』

  『耶?鬼故事啊?我不是本地人啊,我住宿的,我要聽!』

  男同學突然熱情非凡,狀似非常喜歡這種話題。

 

  『嘿嘿,聽我娓娓道來──』王芸依輕咳幾聲,表情慎重,說書的效果做得不錯,見大家準備好雙耳聆聽,緩緩啟口:『老一輩的說那座山沒事不要過去,那裡很陰,因為以前這鎮上都把死人埋到那裡喔,聽說去的人都大病一場,還有人不知道為什麼就死在那裡呢!』

 

  『嘿──果然都是這樣子的說法,真無聊。』

  『挺恐佈的耶……』

  『啊,那個我知道,原來是說那座山啊!』

 

  秦夕嚮同意恐佈的說法,她也住在這鎮上,不過沒聽過,爸媽和朋友都沒提過。

  她的國小、國中生活就是學校、家裡。學校生活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在唸書和學業,百分之五是與少數朋友一起聊天,聊天內容大多是小說、漫畫;回家後就是唸書、看電視、看閒書。

 

  她的生活圈實在太狹小了。

  從沒主動探尋新奇事物,視野和心胸都不夠寬廣,也是她有點自卑的原因。

 

  秦夕嚮雖然沒看過,也沒遇過鬼,但是相信祂們是存在的,身上總是會戴著媽媽要她隨身攜帶的護身符。

  長輩說的話應該是有其可信度,學校後山光看就覺得不妙,沒事別去招惹祂們為上。

 

  『──所以說,我們放學後就去看看嘛!』林欣愛又重申了一次。

 

  『……』

  『我PASS,這有點恐佈啊!』

  『我要去!好像很有趣耶!』

  『大家一起去,多一點人氣就不可怕了嘛!』林欣愛持續慫恿大家。

  『雖然有點怕……我也去。』

  『我今天有事不能啦,抱歉!』

  『……』

  『……』

 

  陸陸續續有參加與不參加的人,參加人數意外的多,到底是出於什麼心理?想快點增進同學的情誼?好玩?難道是青春的趨勢?秦夕嚮不明白,明明有可能會遇到危險。

 

  『──夕嚮!妳也要去嗎?看妳一直看這邊呢!』

  林欣愛忽地點名到坐在角落的秦夕嚮,她嚇了一跳,原來自己一直盯著他們那群人看嗎?

 

  『去吧!大家一起去比較好玩啦!』

  大家的視線一同轉向角落的她,讓她全身僵硬,尷尬不已。

 

  『那、那個……』秦夕嚮的聲音小得可以,根本傳不到教室的另一端,唯唯諾諾的,連她也覺得煩躁。

 

  『那就這麼說定啦!放學後大家一起去吧!』林欣愛完全不在乎她的決定,或許是將這份踟躕當做有點想去又不敢去了。

 

  於是,秦夕嚮被寫上參加的名單。

 

 

  只能責怪自己說話太小聲、太沒膽量,導致這種麻煩事纏身。

  如果跟來後,有誰能陪她說點話,這趟就不算太糟糕,可惜,她在公車上也插不上話,像個硬是要跟來的陌生人,羞恥得想找洞鑽,最後,決定走在後頭降低存在感。

 

  「妳走這麼後面不太好呢。」

 

  「咦?」

 

  男生的聲音。

 

  秦夕嚮沒料到會有人向她搭話,回頭一看,有些眼熟的男生穿著學校校服,臉蛋白白淨淨的,微捲的棕髮,若是沒穿著跟她同所學校的服裝,她以為是長得很高的國一生。

  雖然才剛脫離國中沒多久,用這種說法有點微妙,但她想表達的是對方有張可愛的娃娃臉。

 

  「哈哈,害怕嗎?」

  他笑起來,意外的清爽且成熟,秦夕嚮對他的年齡感十分混亂。

 

  他向她搭話,著實感激,不過──

 

  「那個,對不起……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雖然知道班上有這號人物。

 

  「李檀央,別介意,因為我也不知道妳的名字,私下稱呼妳黑直髮同學。」說著,他又笑了。

 

  真是開朗的人。

  不過,黑直髮同學?她給人這種感覺嗎?的確頭髮是直的而且沒染過……她困惑地抓起一撮髮絲瞧,半晌,猛然想起還沒自我介紹。

 

  「你、你好,我、我是秦夕嚮,怎麼稱呼都可以!」

 

  「唔嗯──」

  李檀央目視森林,低吟,似乎沒聽見秦夕嚮說話,相當專注地在觀察前方,她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森林,但不明白他到底看到什麼。

 

  「那座山……果然有什麼在嗎?」

 

  「這是當然,其實我不希望他們過去,光想著要怎麼阻止他們就傷透腦筋了,會來的人大部份是『基於好玩且不認為會出事』,或者是『想真的看到』,真麻煩啊。」

 

  「……」

 

  「秦夕嚮,妳是被硬拉來的吧?不情願的話,偷偷溜回家才是上策喔。」李檀央莞爾,勸她回去才是他主要目的。

 

  「……」

 

  「還是說,妳也是『想看到』的人?」

 

  「呃……我……」

  秦夕嚮內心一片混亂,她到底是想看還不想看,害怕真的看到,但是,同時又害怕回去後,會不會被眼前強勢的團體排擠。

 

  「我不是在為難妳啦,放心、放心,我知道人和非人都有可怕之處,妳就是怕得太多,嗯,我雖然無法一直待在妳旁邊,但會盡量。」李檀央看穿她所思所想,溫柔地安撫她。

 

  「謝、謝謝,你好像一點也不害怕呢……」

 

  「是啊!啊!有個東西給妳好了!」李檀央打開書包,從中撈出一面鏡子遞給她,「如果──如果妳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靠近,就照那個地方,祂會稍微嚇到,妳就趕快跑。」

 

  「咦、咦!照、照到什麼?」

 

  「山中鬼魅啊,妳可能抓不到祂們的位置,鏡子照到祂們,祂們就會原形畢露,妳逃跑時就有方向了……妳身上有護身符對吧?」

  李檀央一手直接撥開秦夕嚮的頭髮,輕拉她頸上的紅線,確認是寺廟才有的護身符。

 

  秦夕嚮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全身一顫,不過他沒查覺。

 

  「雖然不太肯定,但應該是天師符,至少很有用。」

  「天、天師符?」秦夕嚮拿起黃色護身符瞧,裡頭應該有張符紙,不過她沒拿起來看過。

 

  「鎮煞用,簡單說就是祂們會怕這張靈符,妳千萬別弄掉了啊。」

 

  「啊……好的,謝謝你。」

  身上有避邪符,頓時安心不少。

  對了,他怎麼懂這些事?

 

  「唉,真是的,就嚇嚇他們好了,然後讓他們趕快離開。」

  秦夕嚮還想問他問題,他霍然一個拔腿,跑向前方已經踏入森林的十餘人團體。

 

  發生什麼事?他為什麼突然衝出去?

  說要盡量待在她身邊,連進森林都還沒有,人就先離開了?

  算了,總不能說人家是騙子,只是沒人陪伴,內心不安程度倍增。

 

 

tbc.*

 

裡頭種種相關介紹請勿當真,只是小說小品文,看看就好。

只是我對民俗題材一直很有興趣就多找了點東西。

當然有些東西都有參考大眾說法,但這類事原本就真真假假、見人見志,有興趣請自己多找些資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旅 的頭像
本旅

青步

本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